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141章 相思,而已

    如果是以前的白雅,肯定会紧张到语无伦次。

    在顾凌擎的低压下,她被审视的无处遁形。

    现在,她反而坦然了。

    白雅微笑着问道:“这个想法让首长您困惑了吗?”

    顾凌擎睿眸一顿,打量着白雅每一个表情的变化。

    但是,没有。

    她笑面如花,风轻云淡。

    “这是真的吗?”顾凌擎反问道,目光深沉了起来。

    “往事如风,首长又何必介怀。

    爱过,或者没有爱过,对现在的我们,没有一点意义。

    或许,只是我单纯的相思?

    随着时间的流逝,任何浮躁的念想,谷欠望都留在过去那段浮躁的时光里。”白雅看似开玩笑的说道。

    “不用拐弯抹角,我想知道,到底有没有谈过?”顾凌擎严肃起来,刚正不阿,冷酷凌厉。

    白雅停顿了三秒,清晰,简单,而又明白的回道;“没有。”

    “没有你说那么多废话,有意思吗?还是觉得我有很多时间听你啰嗦。”顾凌擎审视着她,莫名的发怒。

    白雅自知言多必失,犯了心理学上的大忌,“抱歉。”

    其实,她只是太想掩饰。

    用口若悬河,掩饰自己的心虚,和洒脱。

    顾凌擎看向窗外。

    雨,噼里啪啦的打着车窗。

    白雅也看向窗外。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车上的气氛浓重了起来,充满了低气压,压的人,心口不舒服,就像外面这场暴雨一样。

    幸好,终于到了疗养院门口。

    白雅下车。

    顾凌擎的手下帮她把行李拿了下来,还给了她一把打伞。

    白雅没有在拒绝,颔首,拉着行李箱进去。

    顾凌擎讳莫的目光一直盯着后车镜中的她,直到看不见,他才收回了目光,脸色沉沉,深不可测。

    白雅签了字,先跟主任医生见了面,了解了情况,然后去看白冰。

    白冰三年前,还会对着枕头自言自语,时而露出笑容,只是,不认人。

    现在,她还是抱着枕头,眼神空洞,模糊,不聚焦的看着空气,一点表情都没有,已经呆滞。

    主任医生说,她已经大小便失常,大多数时间躺在床上,偶尔坐起来。

    苏桀然找了两个专门的看护来照顾她。

    所以,虽然已经完全失常,身上倒是干净。

    白雅坐在了白冰的面前。

    白冰眼珠子动都不动,好像没有看到人一样。

    “妈,我是白雅。”白雅轻柔的说道。

    白冰没有反应。

    “邢霸川最近还好吗?”白雅又问道。

    白冰缓缓的看向白雅。

    白雅扯了扯嘴角,眼圈有些发红。

    在白冰的心里,只有邢霸川了。

    她这个女儿,可有可无吧。

    “他很好,我们昨天还一起跳舞了。”白冰认真的说道。

    “放的是什么音乐?”白雅声调轻松的说道,手指轻轻的点着桌子,发出规则的笃笃笃的声音。

    “是红色多瑙河,那是傍晚,夕阳好没,染红了半个天空,他伸出手,搂住我的腰,步伐很轻,很慢,摇啊摇,摇啊摇。”白冰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哦,我看到你们了,你好美,你们好恩爱,他给了你一个盒子,你打开来看看,是什么?”白雅问道,收回了手。

    “是钻石,他跟我求婚了,他终于跟我求婚了,我开开心。”白冰雀跃的说道,站了起来。

    白雅也站了起来,站在她的身后,“不止是钻石,还有另外一颗钻石,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怎么回事?”白冰做了一个丢的动作,惊吓的往后跳开。

    “他是跟我求婚两次。”白冰迷茫道。

    “求婚两次,你们离过婚吗?”白雅问道。

    “离婚?”白冰慌了,眼神恐惧,表情狰狞, 捂着头,喃喃道;“那个是表子,贱货,抢了我的男人,我要杀了你。”

    白冰凶狠的看向白雅,双手去掐白雅的脖子。

    白雅很淡定,“你最后胜利了,邢霸川又跟你求婚了。”

    白冰顿住,“对啊,他又跟我求婚了,他跟那个贱人离婚了的。”、

    她迷茫的看着白雅,“你是谁?”

    白雅微微一笑,“妈,我回来了,我是小雅。”

    “小雅,你是小雅?你去哪里了?我好久,好久都没有看到你了。”白冰握住白雅的肩膀。

    她的力气有些大,白雅被抓的有些疼,“妈,以后的日子里你有我,我们会好起来的,我有信心,让爸爸重新回到你的身边。”

    “真的吗?你爸爸还会要我?”白冰捧着自己的脸,惊喜又怀疑的问道。

    “别忘记了,你可是第一美人,他当初为了娶你,可是跟家里决裂的,你只要收拾一下自己,还是第一美人。”白雅微笑着说道。

    “对,对,我要洗澡,我要洗头,我要化妆。”白冰喜极而泣。

    白雅坐下,轻敲着桌面,“需要我帮你吗?”

    “不用,妈又不是小孩,我可以的。”白冰自己拿了衣物,走进了洗手间。

    白雅轻柔的扬起嘴角,走到窗前,看着外面还没有停的暴雨,目光清明。

    外面的医生和看护惊呆了。

    这一年来,白冰从不说一句话,生活已经不能自理,现在居然能够自己找出衣服去洗澡。

    是亲情的力量吗?

    白冰从洗手间出来,白雅给她吹干了头发,耐心的画上精致的妆容,用了有美颜功能的手机,给白冰拍了照。

    白冰也比较满意,“发给你爸爸。”

    “别急。”白雅收回手机,握着白冰的手,“妈,我觉得你现在不是最好的状态,我们这次出马。必须一击即中,不然,恐怕,没有预想中的效果。”

    “我应该怎么做?”白冰问白雅。

    “健身,饮食,读书,做最好的自己,调整一年,其他,就交给我。”

    “好,你一定要帮我。”白冰恳求道。

    白雅眸光很深,“我一定会帮你。”

    白冰聊了很多,说起了她的曾经,调理清楚,思绪明朗。

    白雅耐心的听完。

    白冰累了,上床休息,还自己铺了床。

    白雅从白冰的房间走出来。

    沐晓生站在门口,微笑着说道:“我今天过来请学长帮忙,听到了你的传奇,过来看看是谁?你的催眠术已经登峰造极,欢迎你回来,白雅,刚好解了我的燃眉之急,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