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142章 他最爱的女人,原来是她

    “呵。”白雅轻笑一声,“我似乎不想听你的重要的事情。”

    沐晓生顿了顿。

    白雅笑的更明媚了,下颔瞟向电梯,“跟你开个玩笑的,答应替你工作五年,岂有不工作的道理。”

    “你好像变调皮了,看到你想这样,我也为你感到高兴。”沐晓生柔下语气说道。

    白雅没有说话,按了向下的电梯。

    “我之前还很担心,我听说学校留你下来做教授,fbi也对你丢出了橄榄枝,你在美国破获的几期案件非常轰动,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呢?”沐晓生感叹的说道。

    “答应你的事情,我肯定要做到的,不过,我也想跟你商量下,是这样的,我为你工作,你有任务可以给我,但是我不坐班,我想开个心理诊所,可以吧?”白雅口气并不强势。

    “当然,当初我资助你的费用并不多,我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出色,你能回来帮我,我已经很满足了。”沐晓生好说话道。

    “谢谢,现在说下你那边的事情吧,我看看我能做什么?”白雅问道。

    “这件事情设计到一个高官,所以,警察局那边寻求我这边的资源。要是破不了这个案件,还比较麻烦。”沐晓生说道。

    “详细说说,从现在到晚上我都有时间,今天我请你吃饭吧。”白雅从容的说道。

    沐晓生发现,现在的白雅跟三年前的变化很多。

    三年前,她是阴郁的,颓废的,了无生趣和绝望的。

    但是她现在,充满了知性女人的魅力,又能适度的谈笑风云间,比三年前更加迷人。

    他送白雅在A市国际大酒店住下,就酒店的餐厅吃饭。

    “要不要公司给你安排住处?”沐晓生关心的问道。

    “不用了,我空了会买房子,说说你那边的事情吧。”白雅从包里拿出笔记本和笔,喝了一口柠檬水,等着他说。

    “死者叫安琪,今年53岁。她的弟弟是国防部的安将军,地位显赫。

    丈夫是宋建仁,今年54岁,是国家财政部的副部长,地位也不同一般。

    事发当天,几个人在她家里打麻将。

    打麻将的有熊黛妮,熊黛妮的小叔是苏正,纪检委副统,儿子是苏桀然,大型集团公司老总,政治背景强大,不好招惹。

    当时熊黛妮坐在东边的位置,安琪坐在喜欢的位置。

    坐在南边位置上的是常如烟,A州州长的妻子。

    坐在北边位置上的是缪玉,安琪同学的女儿,目前在财政部做财务,安琪把她介绍给了自己弟弟的儿子,也就是说,是国防部部长未来的儿媳妇。”沐晓生解释道。

    白雅面无表情的把这些人的身份地位,以及坐的位置都写了下来。

    没想到,三年多不见,这一见面,竟然以这种方式。

    “除了这些打麻将的人外,房间里还有谁在,安琪又是怎么死的?”白雅冷淡的问道。

    “还有两个保姆,一个管家,两个保镖,其中,宋建仁的姐姐宋惜雨来过。”

    白雅眼眸一顿,“宋建仁是宋惜雨的弟弟?”

    白雅诧异,她对顾凌擎的家庭关系并不了解。

    “是啊,宋惜雨的丈夫是顾天航,军事委员会的副统,宋惜雨的儿子顾凌擎,是特种军区的手掌,最年轻的大将,炙手可热的总统候选人。全是背景显赫的人。

    今天早上安琪的哥哥安将军就下达了下去,一周内破案,警察局找到我,我研究了下案情,事关重大,不敢轻易下手,就过来找我师哥商量,我师哥压根就不敢接。”沐晓生解释道。

    “涉及人物非富即贵,稍有差池,你可能有灭顶之灾,这个单子,你不应该接。”白雅理智的判断道。

    沐晓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是研究院的院长,警察局那边的最高指令下来了,我不能不接啊,这个,抗拒不了,我师哥可以拒绝,因为是私人感情的邀请,研究院拒绝不了的。”

    “我只能告诉你,我会接下来,因为我答应过给你工作,但是,可能有些人并不想要我接,你做好心理准备。”白雅提醒道。

    “为什么?”沐晓生不解。

    他这句话一问,白雅就知道,他其实对她,一无所知。

    “熊黛妮是我前夫的母亲,常如烟是我后母,宋惜雨……我和她有些不怎么愉快的经历,你觉得他们会配合我吗?我只能说,我尽力而为。”

    沐晓生;“……”

    “你是苏桀然的前妻啊,都说苏桀然心中有一个改变他一生的女人,为了这个女人他一改以前的生活作风,以前的他是来者不拒,现在的他是女色不沾,那个他爱的女人,是你吗?”沐晓生很震惊。

    白雅想起三年前苏桀然说的,不管三年,十年,三十年,我都等你。

    她的眼眸沉了下来,“时间是很好的东西,能够淡化感情,但是,并不能抚平伤口,我在一个男人身上跌倒一次,就不会跌倒第二次。”

    “你值得更好。”沐晓生微笑着说道。

    他对白雅是动过心思的,特别是后来白雅找他,他总是幻想能够白雅发生出一些罗曼蒂克出来。

    毕竟他风流倜傥,有身份,有地位,有长相和学识。

    但是,他现在对白雅只有由衷的欣赏和敬佩,不敢有一点非分之想了。

    “我继续说说案件啊,这个案件有几个特别的地方。

    晚上十点半的时候,停电一次。

    管家带着其中一个保姆去拿蜡烛,其中一个保安去查停电的原因,熊黛妮从包里翻出了手机照明,安琪倒了下去。”

    “从停电和照明之间,间隔多长时间?死亡的原因是什么?”白雅打断沐晓生的话。

    “这就是我要说的,悬疑和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方。

    从停电和熊黛妮拿出手机照明之间大约间隔了十秒。

    安琪死亡的原因是沾这箭毒木的毒汁的银针插入了她的太阳穴。

    问题是,漆黑的环境下怎么那么精准的找到太阳穴的。

    值得一提的是所有人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没有动。

    停电的原因是保险丝断了,好像是死神做的一样!”沐晓生实在想不通缘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