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145章 他,好像对她依旧喜欢

    “我有未婚妻。”顾凌擎沉声道,神色难辨。

    白雅心里咯噔了一下,不期然的,还是痛了一下。

    顾凌擎和苏筱灵订婚三年多了,还没有结,是他还在想念周海兰吗?

    白雅垂下了眼眸,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他能直接告诉她,他订婚了,说明也想和她保持距离的。

    她又何必,因为心虚,而特意排斥。

    “我接下来的,只是判断,如果我说的哪里不对,请包容,海涵。”白雅先打招呼说道。

    “说吧,赶紧说。”宋轶比较冲动,英俊的脸上,眉头拧起了起来,直直的锁着白雅。

    “您母亲,表面看起来性格大大咧咧,不注意细节,过的随性。

    其实,她心思敏感,只是用乐观开朗去掩盖。

    她很善良,拥有着少女心,温柔,体贴。”白雅判断道。

    “说的都对,继续。”宋轶催促道。

    “你父亲表面上儒雅,矜贵,温柔,很有涵养,出生名门,家教和修养极好,富有才华,注重细节,心细如尘,又追求完美,事实上,他非常苛刻,非常好面子,凶狠起来,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他在极力隐藏着自己这不为人知的一面。”白雅又说道。

    宋轶抿着嘴唇,有些生气了,“上半段很对,下半段,你是这么判断出来的?我觉得你是在胡言乱语。”

    “你父亲在玄关处准备了鞋套,鞋套的盒子放在最明显的位置,对着门口,他其实不喜欢别人来到他的家里,只是,他有涵养,没有做绝,顶多,眼不见为净。

    不喜欢别人造访的人,也不喜欢去造访别人,他们或许豁达,但是对人绝对防备,这种人,偏自私一点,这又和你父亲的修养相驳,他就压抑在心里。

    你母亲相反,她大大咧咧,热情好喝,对人和善又大方,很喜欢和人交际,导致的结果,就是你父亲把这些挤压,越压越多,这些东西,从您父亲的画中也可以看出来。

    他的画境界很高,高到天方夜谭,在他的画中总有一些压抑的东西,让整个画面又不是那么和谐。

    其中有一幅画,是山水画,山水在云雾之中,犹如仙境,偏偏,他在图的左下角,画了几个人。

    虽然了了几笔,但是,看得出来想要表达的意思。

    一个壮年去求仙,偏偏遇到了几个人的阻扰。

    画反应出了他的心境。”白雅分析。

    “别告诉我,你觉得凶手是我父亲,我父亲根本就不在家里,他这个时间正在接待美国特使。”宋轶不悦的说道。

    白雅微微一笑,“你父亲和你母亲至少长达五年的时间没有过夫妻生活,或许更长,可能长达十几年。”

    宋轶毕竟年轻,脸红了,“他们感情挺好的。”

    顾凌擎深讳的看着白雅,目光太过漆黑,好像是旋涡,能够吞噬一切。

    白雅特意忽略他的目光,说道:“你父亲,年少的时候,爱上了你母亲的青春浪漫,活泼可爱,你母亲年轻时候也是个美人。

    女人在生完孩子后,身材或多或少的就会走样。

    你父亲是一个完美主义者,随着生活琐事,熟悉程度,以及你母亲身材的日益走样,他们就不再发生夫妻关系。

    到后期,你父亲已经完全厌恶和一个肥胖邋遢,又喜欢打麻将的大妈生活在一起。

    从他的画和题词上看得出来,他基本上一周回来两三天。

    他回来,仅仅是因为他的责任和完美主义影响。

    你妈心思细腻,发现了你父亲嫌弃她,想过减肥。

    她减肥很辛苦,节食,运动,但是抵不过年龄,口欲和体质。

    她放弃了。ด้儛ด้偌ด้小ด้说ด้网

    直到,她发现你父亲在外面有了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美如画,细腰如柳,大家闺秀,谈吐优雅,见多识广,喜欢历史,又擅长书画。

    她母亲很难过,可是,她谁都没有说,人前欢乐,人后悲伤。

    她很爱这个老公,处处隐忍,绝不影响他的仕途。

    她去跑步,去健身,去游泳,去默默的改变。

    因为心情不好,健身,又没有胃口的原因,她迅速的瘦了下去。

    在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她吸引了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年纪比你母亲小很多,两个人发生了关系。

    这种关系因为你母亲脚伤,被你父亲发现。

    你父亲想要回头,你母亲,却已经回不了头。

    伤害,背叛,恩宠,爱情,让她决定离婚。

    所以,杀她的凶手有以下可能:她的丈夫,她丈夫的属下,她丈夫外面的女人,她的弟弟,以及,她自己。

    去查下她的账户吧,应该可以找到她的那位男朋友,或许可以查到蛛丝马迹。”白雅说完。

    宋轶不淡定的站了起来,“你在编故事吗?你是写小说的吗?这样天方夜谭的故事都能编的出来,这关系到一条人命,而不是让你随意的诬蔑和抹黑。”

    “这些,从你母亲的化妆品,佩戴饰物,以及最近穿衣风格和之前的差距可以判断出来,另外,以上只是我的猜测,你如果想要知道真相,问你父亲,或者,等待我们的调查结果。”白雅站了起来。

    “你如果胡言乱语,我保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宋轶恶狠狠的警告道。

    白雅睨向宋轶,并不生气,微微一笑,“你和你母亲的感情非常非常好,你曾经有段恋情在你父亲的干涉下无疾而终,所以,你对你的父亲,其实,又爱又恨。”

    宋轶诧异的看着白雅,“你调查过我?”

    “你身上佩戴着项链,项链上一个简约的丽字,应该是你过去女朋友送的,你很喜欢她。

    提到你母亲的时候,你的眼里有震惊,心疼,愤怒。

    我说到宋建仁的时候,你的眼里除了憎恨外,还有鄙视,厌恶以及嗤笑。”白雅解释道。

    宋轶抿着嘴巴不说话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