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146章 他对她,依旧野心勃勃

    顾凌擎喊她去,她拒绝不了。

    心理学,主要是通过人的言行,举止,眼神,谈吐,表情来判断这个人的心理。

    这对一般的人很有用。

    但是,有些人,城府和情绪隐藏的很深,不会轻易显露自己的真实想法,就连表情都控制的恰到好吃,让人除了看到高深莫测,就是讳莫如深。

    顾凌擎就是这么一种人。

    三年前的他,或许还有热血青年的冲动,不理智。

    经过了三年多的沉淀,他成熟了,内敛了,比过去更加的冷酷,霸道,强势。

    如今,他是一个真正的王者了。

    白雅跟着顾凌擎走到了一楼的书房里。

    “关上门。”顾凌擎说道,坐到了沙发上,手机编辑着短信,发出去。

    他把手机放在茶几上面。

    白雅顿时觉得倍感压力。

    她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看向顾凌擎,对上他漆黑如墨的眼睛。

    顾凌擎在审视她。

    相看无声,胜有声。

    白雅让他打量着,没有说话,也没有表情,更不能退缩。

    这个时候,谁先收回眼神,谁就是心虚。

    竟然,一个眼神就是十几分钟。

    四周很安静,安静的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顾凌擎勾起了嘴角,“白警官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顾首长是一个很冷静沉着的人。

    你很了解自己。

    我和你没有直接的利益关系。

    你也不是这次我负责案件的调查人。

    我分析你,分析的不对,你会觉得我虚有其名,心里鄙夷我。

    如果我分析的很正确,一下子说重了你隐藏在心里的秘密,你心里不舒服了,警觉了,想来想去,觉得危险了,我又可能会被灭口。

    所以,我觉得我还是保持缄默比较好,顾首长觉得呢?”白雅反问。

    “你小心眼听多,不管你说了什么,我都恕你无罪,也不会追究你。”顾凌擎沉声道,靠着沙发,以慵懒之势。

    这个姿势,看得出来,他很放松,只是跟她闲聊,确实是无害的。

    他无害,并不代表,她要什么都说出来。

    白雅微微笑道:“今天首长不忙吗?有闲情逸致做些无聊的事情。”

    顾凌擎的眼中掠过一道锋锐,身姿笔直了,犀利的锁着她,脸上也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成分。

    “现在跟我说,如果有说错,就凭你刚才的信口开河,污蔑我的舅舅,舅妈,给我表弟造成心理上的压力和阴影,就这么一点,你就会被关进监狱,一辈子都出不来。”顾凌擎是命令的口气。

    容不得人一点拒绝。

    变脸,变得比翻书都快。

    白雅意识到他说的是真的,脸色凝重起来,不敢怠慢了,公事公办的说道:“你的心里有一处,非常的阴暗。”

    顾凌擎嗤笑一声,神色莫辩,让人看不清楚他在想什么。

    “继续!”顾凌擎说道。

    “你有一段记忆缺失。”白雅垂下眼眸,长长的睫毛遮住了心灵的窗口。

    她不去看别人,也让别人看不到她的心里。

    “你对这段记忆很困惑,也很迷茫。

    这几年来,你在寻找答案,又发现,有人在阻止你寻找答案,而阻止你寻找答案的是你的亲人。

    所以,你是受伤了的,当受伤越来越重,就会变的麻木。”白雅继续说道。

    “知道我让你给我看的原因了吗?”顾凌擎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白雅脑中闪过不好的预感。

    难不成,他是让她给他看病。

    她震惊的看向顾凌擎。

    顾凌擎笑了,“听说你是心理界里面的天才,催眠里面的顶尖,今日一见,果然很有能力,你猜对了,我需要你帮我看病,我想要找回过去的记忆。”

    白雅的眼睛红了几分,想都不想的说道:“我拒绝。”

    顾凌擎起身,双手压在她的身侧,目光冷冽的锁着她,和她之间的距离只有二十公分。

    他的气场强大,把她压的快要透不过气来。

    “恐怕,你拒绝不了。”顾凌擎霸道道。

    白雅的眼中流淌过一丝迷惘。

    现在的顾凌擎,缺失了一段记忆的顾凌擎,好像跟以前看着冷漠,实则热情的顾凌擎有了很大的区别。

    现在的他是实打实的冷漠,甚至,呼吸到她脸上的气息都有些凉意。

    “我如何拒绝不了?”白雅反问道。

    顾凌擎抬起她的下巴,靠近,“不信,你尽管可以试试。”

    白雅了然了。

    他是总统候选人。

    以他现在的势力,一句话,随随便便都能让她死的悄无声息。

    她又何必以卵击石,“我试试,不过我提醒首长,最不希望你恢复记忆的是你的父母,恐怕,他们要阻止,我也无能为力。”

    “我每周会让人来接你,跟你也不会有表面上的联系,他们不会知道。”顾凌擎承诺道,站起身来,俯视着她,“我现在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的同事会送我回去。”白雅拒绝道。

    “他们早就离开了,现在外面雨那么大,这个地方不是随随便便什么车都能进来的,难道你想住在这里?”顾凌擎反问道。

    白雅也站了起来,对着顾凌擎恭敬而又疏离的颔首,“那就多谢首长。”

    门外,暴雨还在下着,噼里啪啦的打在车上。

    白雅一直看着窗外,看似平静,其实,心更这场雨一样,躁乱,心烦。

    司机停下了车。

    “怎么了?”顾凌擎问道。

    “回司令,前面堵车了,很多车回头,可能是水位太高。”宋中校汇报道。

    “去蓝天别苑,找人立马把前面的问题解决了。”顾凌擎命令道。

    “是。”

    白雅拧眉,“那个,首长,您在这里放我下车吧,我走过去打的。”

    “这么大的雨,前面又被淹了,这里不可能有的士,按照堵车程度,公交车都过不来。”顾凌擎看都不看她,沉声说道。

    白雅有些气恼了。

    她非常不喜欢别人替她做决定,“我可以走回去。”

    “你这小身板就不怕被水给冲走了?”顾凌擎冷冰冰的说道。

    “我没这么柔弱。”

    顾凌擎扫向她,“你废话很多。我说去蓝天别苑,就是去蓝天别苑,又不会吃了你,你怕什么!等这路段处理好了,我自然喊人送你回去。”

    白雅竟然无言以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