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147章 我们睡过?

    顾凌擎都说成这样了,她在强求,感觉是质疑他的人品。

    他会更生气的吧。

    她干脆,看向窗户外,心里还是很浮躁。

    那种浮躁,是对未知的恐惧和出乎了自己的判断的不踏实。

    手机响起来。

    她从包里翻出手机,看是刘爽的,赶紧接听。

    “小白,你现在在哪里啊?我旷班出来了,我来接你,雨太大了。”刘爽仗义的说道。

    白雅像是受到了及时雨,说道:“你现在去蓝天别苑吧,我在那里,一会你到了蓝天别苑打电话给我。”

    “好嘞,么么哒,一会见。”刘爽风风火火的挂上了手机。

    白雅松了一口气。

    顾凌擎没什么表情,眼眸漆黑的一片黯然。

    他云淡风轻的对着宋中校说道:“这种大雨,很适合锻炼士兵的意志,十分钟后,安排急训,另外,确保战士的安全,让医护室的人全部在办公室待命。”

    白雅:“……”

    她觉得顾凌擎是故意的。

    他耳朵那么好?

    难不成是偷听到她和刘爽的聊天了?

    看样子,他是知道她和刘爽的关系了。

    她不能把刘爽害了。

    “别急训了,多危险啊。”白雅低声抱怨道。

    顾凌擎看向白雅,眼眸沉沉,“现在培养抵御危险的能力,是为了将来能够在危险中生还。我军中的事情,白警官想过问么?”

    白雅被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现在的顾凌擎怎么腹黑成这样。

    她有些赌气的成分看向窗外。

    不一会,刘爽打电话过来,“擦,我靠,那个变态首长这么大的雨让士兵们急训,我还得过去,有没有一点人性啊。你当年幸亏没跟他……”

    白雅心里一紧。

    她不想顾凌擎知道他们过去的事情,打断道;“爽妞,不着急,你先忙,我反正回来了,不准备走了,我们随时有时间聚会的。”

    “也只能这样了,你不知道,那个顾凌擎有多严格,在军区里,我都不敢大声说话,我先不说了,晚点在联系。”刘爽无奈的挂上电话。

    白雅还没有收起手机,顾凌擎转身,单手撑在她的身侧,把她笼罩在自己的气息之中,目光漆黑的审视着她,“你当年幸亏没有跟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每说一个字,气息都扑在了她的脸上。

    白雅尽量让自己稳定下来。

    顾凌擎已经听到了。

    她否定,反而成了掩饰。

    她微微扬起嘴角,“字面上的意思。”

    “我们……”顾凌擎眼神幽暗了起来,打量着她,慢慢的吐出口,“睡过没?”

    白雅没有想到他会直接问这个,别过脸,不让他看到她的眼睛。

    顾凌擎了然了,口气很平静,“看来睡过啊。”

    白雅不知道应该这么回,心乱如麻,闭了闭眼睛,深吸一口气。

    冲动是魔鬼,心理学的知识告诉她,当大脑无法准确思考,和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千万不要因为心虚而胡乱撒谎。

    一个谎言往往把人带进万劫不复之中。

    白雅看向顾凌擎,对上他深讳的眼睛,“首长的技巧,没有让人回味的地方。”

    顾凌擎拧起眉头,握住她的下巴,厉声道:“你说什么?”

    “幸亏没有跟你,这句话不是渗透了很多有趣的意思吗?当然,首长如果生气,我应该改口,首长的技巧可真是出神入化,让人惊叹不已。”

    顾凌擎眉头拧的更紧,对上她的喜笑颜开,心里不太舒服,松开她的下巴,笔直的坐着,幽暗的看着前面。

    白雅揉了揉脸。

    顾凌擎没有再说话,车子里的气氛一直凝结在零点。

    她也不会故意去搭话,暴露自己的心虚。

    谨言慎行,才是活得长久的秘方。

    终于到了蓝天别院。

    宋中校打起了伞,过来撑顾凌擎。

    顾凌擎看向白雅,眼神依旧是冷冰冰的,“撑她。”

    “是。”

    宋中校过来撑白雅。

    白雅看顾凌擎已经走向了雨中。

    暴雨很大,在他的周围笼罩上一层迷迷蒙蒙的湿气,清冷,又矜贵。

    她想到了一句话:满城风雨,你从海上来。

    心里,有了几分暖意,眼眸也湿润了几分。

    即便他已经失忆,即便他越发的冷酷,即便,他变了很多,但是有些东西,是骨子里拥有的,比如,她熟悉的,顾凌擎的,面冷心热。

    白雅觉得心里有些难受,别过了脸,深吸了一口气,缓解了情绪,才跟着宋中校走向他的别墅门口。

    顾凌擎先进去了,在门口放了几双拖鞋。

    拖鞋都是男性的,型号比较大。

    那说明,这里,她可能是第一个来的女性。

    即便不是,他这里,女人也很少来。

    白雅垂下了眼眸,穿上拖鞋进去。

    顾凌擎在倒水,没有看她,不冷不淡的问道:“喜欢咖啡还是果汁?”

    “白开水就好。”白雅说道。

    顾凌擎把白开水递给了白雅。

    白雅面无表情的接过。

    “说下吧,你这里看病怎么收费?”顾凌擎冷声问道,公事公办的态度。

    白雅喝了一口水,放下水杯,“我在美国的时候,一小时的收费2000美金。”

    “合理,我一个月结账给你,现在就开始看吧。”顾凌擎走向书房。

    白雅望着他的背影,现在这样,在经济上清楚,公私上分明,挺好。

    至少,不会在感情上相欠。

    白雅跟着他走进了书房。

    他的书房很干净,整齐。

    桌面上很多军舰模型。

    他的书种类很多。

    有一本军事论放在桌上,一支笔夹在中心。

    看书,做笔记,他的习惯还没有变。

    白雅坐到了他的对面。

    “开始吧。”顾凌擎沉声道。

    “你觉得你是什么问题?”白雅轻柔的说道,手轻轻的敲着桌面。

    “这三年来,我经常做梦,梦的内容关于一个女人,我从来都没有看清楚她的样子,她却一直在,起初,我以为是我的女朋友,后来我发现不是。”顾凌擎狐疑。

    “你是怎么发现不是的?”白雅问道。

    “她很痛苦,声嘶力竭。”顾凌擎看向白雅的手,眼眸深了几分,“我看到她也是断了小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