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148章 他的心里,依旧有她

    白雅眼眸一颤,深深的看着顾凌擎,想在他脸上看到撒谎的痕迹。

    但是,没有。

    他比她还深不可测。

    他的梦里,一直有她吗?

    他想过她吗?

    即便决定不再回头,即便决定清心寡欲,心,还是被重重的击了一下。

    “我们在三年前见过一面,就在火车上 ,当时的你见过我,你对我的小拇指耿耿于怀。

    梦,不一定是记忆,也有可能是一不小心机记住的东西。

    曾经有一个精神病患者,她老师讲述自己的鬼故事。

    讲她丈夫情人的名字叫桑雪。

    讲她丈夫外面女儿的名字叫孟雨。

    事实上,这个桑雪是她女儿的名字,孟雨是她女儿同学的名字。

    你记得梦中的女人断了一根手指,是你潜意识里的觉得是我,事实上,不一定是我。”白雅解释道。

    “行,开始治疗吧。”顾凌擎坐在了椅子上面。

    白雅收回思绪,就把顾凌擎当做一个普通的病人。

    “三年前,你的记忆终止在那场意外之中。”白雅开始聊天。

    “你怎么知道我的记忆终止在那场意外之中?”顾凌擎狐疑的眯起眼睛,警觉的锁着白雅。

    白雅自知说错话了,“我们以前认识,不是吗?你的事情我多少会知道一点。”

    “行,继续吧。”顾凌擎理智的说道。

    “能详细说说吗?你最后记忆的地方是什么?”白雅问道。

    顾凌擎眼眸阴阴的,“杀戮,绝望,痛苦。”

    白雅垂下了眼睛。

    事实上,对顾凌擎来说最痛苦的是她吧。

    所以,他忘记了她的存在。

    是他选择忘记了她,现在,又何必想起。

    想起,不过是给双方负担。

    白雅停止了敲打桌面,“如果你女朋友给了你一个盒子,你希望盒子里面的是什么?”

    “没有如果。”顾凌擎清冷的说道。

    “顾首长有很强的洞悉能力,意志很强,不容易被催眠,对于这样的客户,我一般会让对方吃下一颗药片。

    大多数的时候,病人并不知道自己吃了下去,他们的防备会降低,比较容易催眠。

    但是我觉得,如果我无缘无故的给顾首长吃药,顾首长肯定更加防备。:”白雅从包里翻

    出一个白色的瓶子,带出来一颗白色的药,放在自己的手心里,递到顾凌擎的面前。

    顾凌擎审视着白雅。

    白雅微微一笑,“怕我下毒吗?这里是你的地盘,我毒死你,自己也活不了,现在的我,不想死。”

    顾凌擎握着她的手背,红唇在她的手心上划过。

    像是有股电流。

    白雅身体一颤,收回了手。

    手心中还要些潮湿感。

    她在衣服上磨蹭着手心。

    顾凌擎看了她手一眼,掠过不悦。

    他不动声色的把药片含在了嘴里,喝了两口水,把药片吃了下去。

    “现在,你可以开始了,疑人不用,用人不疑。”顾凌擎霸气的说道。

    白雅从包里拿出手机,放了轻缓优雅的音乐。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风吹过你的脸旁,带来阵阵的清香。

    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旷神怡,经过了玫瑰园,来到了草地上。

    草地上的草软绵绵的,赤脚踩在上面,很舒服。

    你看到了远处,有一个女孩的背影。

    女孩穿着白色的裙子,坐在草地上,赤着脚,你慢慢的朝着她走过去……”白云区轻柔的说道,缓缓的看向顾凌擎。

    顾凌擎已经睡着了,靠在椅子上,剑眉拧着,心事重重的模样。

    白雅眼中染上了一层感伤,“看到了那个女孩,女孩很美,跟你想象中那个人一样美。

    她说,顾凌擎,陪我睡会吧。

    你躺在了草地上,沐浴着阳光,闻着大自然的芬芳,安安心心的睡着了。”

    顾凌擎的眉头渐渐的舒展开来,沉沉的睡去。

    白雅起身,在沙发上拿了一条毯子,盖在了顾凌擎的身上。

    她走到了窗口,看着外面。

    雨还在下着,风很大,刮动了树枝,树枝摇晃着,好像恶魔的张狂。

    白雅的手机响起来,她赶紧按掉了,走出去,关上了门,接听,“怎么了?”

    “你现在方便接电话吗?”沐晓生问道。

    “嗯,可以,你说吧。”白雅朝着大门口走去。

    “我们按照你说的方向去调查,真的找到了安琪的情人,是个健身教练。

    他才知道安琪死了,很伤心。

    他说,安琪前段日子给了他一个盒子,说如果警察找他,就把这个盒子交给警察,能够让他安全。

    你要不要过来看看?”沐晓生说道。

    “嗯,我现在回酒店,你把他和盒子带到我住的酒店来吧。”白雅换上了自己的鞋子。

    开门

    宋中校等人站在门外,像是雕塑一样,面无表情的护卫着。

    顾凌擎的手下果然训练有素。

    宋中校看到白雅,有些诧异,“首长呢?”

    “他在休息,不要吵醒他,应该是很久都没好好睡觉了,现在方便派人送我走吗?”白雅问道。

    宋中校防备,回到了书房。

    他看到首长真的在休息,这才安心,走出去,对着白雅说道:“白警官真是有本事,首长一直被噩梦缠身,经常失眠睡不好,我现在就派人送你回去。”

    白雅颔首,“多谢。”

    士兵送白雅从五一路走,因为下暴雨的原因,车子开的不快。

    一个小时后,白雅才到了酒店,沐晓生他们已经在了。

    “你怎么那么慢呢?宝妈说你早就走了。”沐晓生数落道。

    “后来那边的路被水淹没了, 车子堵在路中。”白雅看向健身教练。

    健身教练长的很帅,很壮,眼睛红红的,“安琪真的死了吗?怎么会这样?我们之前好好的。”

    “盒子看下吧。”白雅说道。

    健身教练把盒子递给了白雅。

    白雅打开,里面只有一张照片。

    这张照片白雅见到过,放在安琪床头柜的抽屉里。

    是宋建仁和安琪年轻时候的照片。

    宋建兰搂住安琪,他们都灿烂的微笑。

    “这照片的意思是不是,杀死安琪的是宋建仁?”沐晓生狐疑。

    “这意思是,安琪是自杀的。”白雅判断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