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149章 风姿卓越比不过一颗真心

    “你这么说倒也是,也只有自己能够在黑暗中找到自己的太阳穴,那样精准,只是,怕就凭我们的一面之词,不能让安将军信服,会觉得我们是在敷衍他。”沐晓生担忧道。

    “找宋建仁问问吧,这张照片对他来说是什么意义?我觉得,应该很会有有证据的。”白雅淡雅的说道。

    “你为什么这么觉得?”沐晓生看不出玄机。

    “安琪几天前就准备好了自杀,她能设计的那么精密,其实,心思非常细腻。

    她选择了自杀,又担心她的死,会连累到健身房的教练,给的信息,不会没有用。”白雅分析道。

    “既然她选择自杀,为什么要搞的那么特别,不能简单的选择割腕吗?”警察问道。

    白雅眼眸一顿,手腕上隐隐的发疼。

    面上,依旧不动声色。

    “因为她还带着怨恨。”白雅轻轻地说道,“如果我猜的不错,缪玉应该是她丈夫背后的女人。安琪不是左撇子,她却用左手把银症插入了左边的太阳穴,意在给缪玉找点麻烦。”

    “她要陷害缪玉,为什么又要留证据证明自己是自杀的呢?这点说不过去。”沐晓生想不通。

    白雅微微扬起嘴角,“她不是想要陷害缪玉,只是想给她找点麻烦而已。

    安琪善良,敏感,爱自己的丈夫,并不代表她没有脾气。

    她活着的时候碍于老公的面子,所有苦水往心里咽了,死亡的时候,想像小孩子一样,发一次脾气而已。”

    “你说的都是正确的。”健身教练说道:“那个缪玉确实是安琪丈夫背后的女人,安琪的丈夫在外面给缪玉买了别墅,他们经常住在一起,安琪都知道,只是不说。

    安琪是个好女人,我劝她离婚,离婚后我会娶她,我爱她。

    但是她说,她如果离婚,她家的面子,宋家的面子,顾家的面子怎么办?她老公,她儿子,都会成为别人的笑柄,她不能离。”

    健身教练情绪有些激动,“上一个月,安琪脚扭了,我去照顾安琪,宋建仁那个混蛋,说安琪跟我有染,逼安琪离婚。

    安琪和我根本就没有发生过关系,我很生气,捅出了宋建仁和缪玉的关系。

    宋建仁怕东窗事发,态度立马变了,接安琪回家,天天照顾,不让我见。

    前几天,安琪过来找我,给了我这个盒子,我从她听的话里,感觉出了不对劲。

    我打电话给她,她都是关机的。没想到,她选择了自杀。”

    白雅听完,心里很不舒服,压压的,沉甸甸的。

    最让人心痛的爱情,不是年少轻狂的轰轰烈烈。

    而是,我陪你几十年,生儿育女,历经沧桑,当红颜老去,爱情也已经消失,剩下,风烛残年。

    “我们去见下宋建仁吧。”白雅对着沐晓生说道。

    “他是个混蛋。”健身教练说着,跑开了。

    宋建仁没有让他们去办公室找他,而是约了咖啡厅。

    咖啡厅里就白雅和宋建仁。

    白雅把照片放到桌上,推到宋建仁的面前,“想知道你妻子是怎么死的吗?”

    “安琪的人很好,对谁都好,我也想不通,有谁会杀她。”宋建仁拧起了眉头。

    白雅笑了,眼眸之中都是嘲讽之意,“她的死,对于你来说,是解脱。他知道她是怎么死的,你却只想着不要牵扯到在你想要隐藏的秘密。”

    宋建仁恼羞成怒,“你在胡说什么?”

    白雅自顾自的说道:“她的死,对她自己来说,源于爱和成全。我只想问下宋先生,你心里,想要的是一个浪漫美好为你付出全部的女子,还是想要一个明知道会毁了你,还义无反顾的伤害爱你女人的女子。”

    宋建仁顿住 了,深深的看着白雅。

    “有些人,有一颗优雅的心,有些人,只有一个优雅的外表。

    有优雅心的人能看到对方的优雅心。

    没有优雅心的人,也只能看到对方优雅的外表,说下,这张照片的故事吧?”白雅目光看向照片上。

    宋建仁看了一眼照片,沉思着,并不想说。

    “你现在是不相信安琪的爱情,还是你已经没有人爱人的心?”白雅问道。

    宋建仁看向白雅,“她以前说过,如果对我生气,就会把心思写在纸上,放在铁盒里,藏在这个石头桌子下面。”

    “现在带我们去吧,里面,应该有她的遗言,可能,也是她最后想跟你说的话。”白雅站了起来。

    宋建仁拧起了眉头,“我要求由我先过目,这是我的私人东西。”

    “你到最后还不相信她啊?呵。”最后这个音,白雅充满了鄙夷。

    一小时后,他们娶出了安琪藏着的铁盒子。

    白雅撑着黑色的伞,站在一边,看宋建仁打开了盒子。

    最上面是一封信,下面是一个用锁锁着的小铁盒。

    小铁盒上面贴着纸条,纸条上的字并不漂亮,却很工整,写的是:“仁哥亲启。”

    “设置密码了。”白雅睨了一眼小铁盒,清澈的眸光看向宋建仁,“她在最后一刻,想的还是保护你,现在的她,应该在天堂。”

    宋建仁颤抖的把信封里的信抽出来。

    他要确定,没有把他的秘密暴露出去。

    信上的内容是这样的:

    仁哥:

    我生病了,生了很重的病,我要先走了,不能再照顾你,对不起,谢谢你对我的悉心照顾,嫁给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小轶,对不起,妈妈要走了,妈妈最舍不得你,妈妈还没有看到你结婚,还没有给你带孩子,可是,妈妈生病了,妈妈必须死,才能解脱,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弟弟,仁哥对我很好,我的死,和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姐姐希望,你能幸福,赶紧找一个妻子照顾你。

    我走了,如果有天堂,我会在天堂里面保护你们。

    安琪绝笔。

    白雅收起了信,嫁给了警察。

    这个案件牵扯的人都是高官,自杀,是最好的风平浪静的结局。

    她看向宋建仁。

    那个温润如玉,外表谦谦的男人在看着小盒子里的一封封的信,没有形象的痛哭流涕。

    白雅突然的想,如果当时她死了,恢复记忆的顾凌擎会不会也这样痛哭流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