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152找到她,他的心,才能停靠

    他非常的强势,跟她记忆中的一样。

    张狂,霸道,无法拒绝和挣脱。

    她更像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她不要回去过去,那种每天都是绝望的日子。

    白雅死死抿着嘴唇,不让他进去。

    她越是不让他进去,越是抗拒,他就是越想要征服。

    顾凌擎吻的越来越热烈,大掌从她的裙摆里面进去。

    白雅害怕的撑大了眼睛。

    她嘴唇被他堵着,发不了声。

    力气没有他大,根本就挣脱不了。

    他非要让她重新爱上他,爱上后呢?爱上后呢?!!!

    他一个失忆,把她忘记的干干净净。

    她深爱着他,却只能看着他深爱着别的女人。

    她成了众矢之的,他却可以放手的那么洒脱。

    如果苏桀然让她学会了悲伤和生气。

    那么,顾凌擎就是让她知道了什么是绝望。

    绝望到……现在她还严重的病着。

    医者不能自医,这句话,是真的。

    白天的她,还能装的游润有余,谈笑风生。

    一到深夜,面对漆黑的空气,无人的静寂,她的全部思绪,情绪,都回到了三年前,她割破手腕的那天。

    活着,只有一个人,没有人能够温暖她那颗冰冷的心。

    死了,还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躺在幽暗的世界,继续享受着孤独。

    她现在过的日子,好像是幽灵,洞察着别人的人生。

    可,自己的人生,其实,在她看来,在三年前割破手腕的时候已经结束了。

    她只是让自己过成别人想要她过的完美样子。可,那颗心,已经残缺。

    顾凌擎残忍的探了进去。

    白雅只觉得羞耻和愤怒,一动不动,冰冷的看着他,没有改变的俊逸和冷酷。

    顾凌擎感觉到她不再挣扎,深睿的目光看向白雅,触及她的眼神,好像是冰封的湖面,充满了透明的凉意。

    “首长这是要用强吗?当然,你位高权重,要什么女人没有,就算你强了,我也没有能力告你吧?”白雅冷声说道。

    “你觉得这是在用强?”顾凌擎反问。

    “难不成你觉得我现在这样是很享受?”白雅讽刺道。

    “那就给我好好的享受。”顾凌擎霸道道。

    他也不知道自己对她为什么会那么的疯狂。

    事实上,三年前在火车上见到她的时候,他主动邀请她去他住的地方,他就觉得很疯狂了。

    他对她,有种特别的感觉。

    他对这种感觉摸不清,道不明。

    每次梦见那女孩伤心的说道:“顾凌擎,你回来。”

    他就会觉得心格外的疼,疼到睡不着,疼的想把心给割掉。

    他想要寻找答案。

    他的父母阻止他寻找答案,他的朋友阻止他寻找答案,就连她,也在阻止他寻找答案。

    他们都在阻止他寻找答案,他非要得到答案。

    即便是,自我毁灭。

    顾凌擎吻她。

    白雅紧抿着嘴唇。

    他就吸她的嘴唇,用力的,强势的,吸到红肿。

    手指不留情的占有。

    他死死的盯着她每一个表情,想要看到她的动情。

    但是,没有。

    她也死死的看着他,充满了她的不屈,骄傲,和傲然。

    她是一个有非常尖锐脾气的女人。

    他握住了她的下巴,带着一股恨意,“不是说,即便我用强,你也拿我没什么办法吗?你是希望我强,还是不强。”

    “不希望。”白雅想都没有想的说道。

    “那就好好的配合。”顾凌擎霸道道。白雅感觉到自己被他撕裂。

    三年多来,她没有过其他男人,所以……

    她只感觉到了疼痛。

    除了身体,还有心。

    不想哭的,雾气迷蒙了眼眸,汇合成了泪水,从眼角流出来。

    他的眼中也没有情,没有迷惑,只有冰冷。

    没有记忆的顾凌擎,三年多来究竟经历了什么,才变得这样的残酷无情。

    白雅从哭,到没有形象的嚎啕痛哭。

    如果顾凌擎没有失去记忆,他是不会这样对她的。

    可是,世界上没有如果。

    顾凌擎的眼中流淌过一丝柔软,瞬间汇合进了漆黑的眸色中间。

    他俯身,亲吻着她的眼泪。

    她的眼泪咸咸的。

    他吻她,从眼角,到脸颊,再到嘴唇。

    连攻击的动作都轻柔了一些,松开了她的脚踝。

    他让她坐在了他的身上,他们面对面的坐着。

    他深讳看着她,眸中漆黑,不过,没有刚才那么凌锐。

    白雅想起自己的嚎啕痛哭,也有些丢脸。

    自己又不是小女孩,也不是第一次,干嘛把自己弄的像是少女一样。

    她别过脸。

    她难过的,其实不是被迫和他发生关系,而是,她心中的那个顾凌擎,不知道现在在哪里?

    她生的时候找不到,死的时候也找不到。

    她只是静静的流着眼泪。

    “是不是安全期?”顾凌擎沉声问道。

    她就算是,也只会说不是。“你别弄在里面。”

    “嗯。”顾凌擎应了一声。

    白雅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的。

    难以启齿。

    她居然回国的第一天,就跟他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大大的超出了她的预计。

    她不能这样下去。

    顾凌擎过程中很凶猛,过程后……估计,他也觉得做的太过了,帮她擦拭的时候,倒是温柔。白雅气恼他的霸道,不要他擦拭,打开了她的手,自己擦。

    “后面的时候,感觉还好啊?”顾凌擎问道。

    白雅白了他一眼。

    他还有自知之明,知道前面的时候她感觉肯定不好。

    她不想回答他这个问题,“首长可以走了,我要洗澡。”

    “你洗澡和让我走,有必然的联系吗?”顾凌擎拧眉道。

    白雅随手把枕头砸在了他的身上。

    顾凌擎轻而易举的接住,“你脾气倒是不小。”

    他把枕头放在她的背后,睨了她一眼,眼眸深沉而幽邃。

    在最后出来的时候,他突然的觉得,她就是他一直在找的,让他的心,瞬间安定了很多。

    他敢肯定,他在失忆之前,肯定很爱她。

    她呢?

    真的如她故事里说的那样,不喜欢他吗?

    想到这点,他的心,就像是被一只手紧紧的握着,呼吸有些困难。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顾凌擎理智的问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