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153顾先生,很喜欢你

    白雅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他现在这种行为像是把她卖了,卖完了,还问她准备怎么做!

    她能怎么做?

    她能怎么做?

    告他吗?

    她可以骗得了天下人,她骗不了自己,她舍不得。

    舍不得他名誉扫地,舍不得他心烦意乱,舍不得,他受到一点点伤害。

    即便,他已经忘记了她。

    即便,他的心里现在只有周海兰。

    白雅感觉到脸上热热的,才意识到自己又哭了,帅气的擦掉眼泪,看向眼眸漆黑如墨的顾凌擎。

    他的眼中深不见底,看不清一点点的神色。

    “哭什么?”顾凌擎问道,终于拧起了眉头。

    白雅越想越生气,又把枕头砸在了他的身上。

    他继续接住,不动声色,沉稳的再次把枕头放到了床头,睨向她红红的眼睛。

    “相忘于江湖吧,有些事情,不去碰,就不会有危险,现在的顾凌擎,已经如日中天,你总有一天会成为最伟大的人,那是所有人希望的。”白雅清淡的说道。

    “所有人,包括你?”顾凌擎沉声问道。

    “当然,你和我之前没有仇恨,我曾经有一个男朋友,成为了最伟大的人,等我成为了奶奶,会很荣耀的跟我的孙子夸耀。”白雅想都不想的说道。

    顾凌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不说话,幽眸像是x光一样,审视着她。

    白雅不敢看他,也不敢再说话,怕暴露一些什么。

    气氛,紧张的怪异,又安静的怪异,好像洪水般的压力冲击着她的心脏。

    一个小时候,顾凌擎才起身。

    白雅紧张的看着他。

    他什么都没有说,拢了拢衣服,从她的房间离开。

    白雅瘫软的倒在了床上。

    他人已经走开了,房间中却还残留着他的味道,充斥着鼻尖。白雅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他现在这种行为像是把她卖了,卖完了,还问她准备怎么做!

    她能怎么做?

    她能怎么做?

    告他吗?

    她可以骗得了天下人,她骗不了自己,她舍不得。

    舍不得他名誉扫地,舍不得他心烦意乱,舍不得,他受到一点点伤害。

    即便,他已经忘记了她。

    即便,他的心里现在只有周海兰。

    白雅感觉到脸上热热的,才意识到自己又哭了,帅气的擦掉眼泪,看向眼眸漆黑如墨的顾凌擎。

    他的眼中深不见底,看不清一点点的神色。

    “哭什么?”顾凌擎问道,终于拧起了眉头。

    白雅越想越生气,又把枕头砸在了他的身上。

    他继续接住,不动声色,沉稳的再次把枕头放到了床头,睨向她红红的眼睛。

    “相忘于江湖吧,有些事情,不去碰,就不会有危险,现在的顾凌擎,已经如日中天,你总有一天会成为最伟大的人,那是所有人希望的。”白雅清淡的说道。

    “所有人,包括你?”顾凌擎沉声问道。

    “当然,你和我之前没有仇恨,我曾经有一个男朋友,成为了最伟大的人,等我成为了奶奶,会很荣耀的跟我的孙子夸耀。”白雅想都不想的说道。

    顾凌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不说话,幽眸像是x光一样,审视着她。

    白雅不敢看他,也不敢再说话,怕暴露一些什么。

    气氛,紧张的怪异,又安静的怪异,好像洪水般的压力冲击着她的心脏。

    一个小时候,顾凌擎才起身。

    白雅紧张的看着他。

    他什么都没有说,拢了拢衣服,从她的房间离开。

    白雅瘫软的倒在了床上。

    他人已经走开了,房间中却还残留着他的味道,充斥着鼻尖。

    白雅想起了那个遥远遥远的昨天。

    有一个威武不屈的军人,用他的血肉之躯保护着她,保护着他想保护的人。

    他总是不畏惧生死,不畏惧锋芒,战斗在第一线。

    他是一个能给人处处温暖的人。不给温暖的,不过是命运。

    这糟糕的命运啊!

    白雅生气,站起来,砸了酒店的烟灰缸,砸了台灯,砸了电视机。

    终于没有力气了,坐在了沙发上,低着头,肩膀颤抖着,痛哭了起来。

    哭完了,还是觉得心疼。

    太过理智,太过清晰,太过洞悉人生,反而太过绝望。

    她这个病,是治不好了。

    她哭着从包里翻出白色的小瓶子,倒出了一颗白色的药片,丢到了嘴巴里,旋转开了床头柜上的矿泉水瓶,吃了下起,爬到了床上。

    这个强制性睡眠的药,不是给意志力坚强的病人准备的,而是,她自己的,所以,随身携带。

    渐渐的,白雅睡着了。

    一觉,睡到了大天亮,睁开眼睛,看到满屋的狼藉。

    她昨天,又发病了。

    白雅垂下了眼眸,理智的拨打电话到前台,“我一小时后退房,房间里发生了一些意外,最好让客房经理过来看下,你们酒店的损失我退房的时候清算。”

    她安静的走进洗手间。

    刷牙,洗脸,化妆,梳理头发,换上一身香奈儿今年的春季款驼色风衣,拎上lv的包包,

    整理行李的时候,客房经理过来了,看到一屋子的碎片,“您这是发生抢劫了吗?我可以报警的。”

    “不用,我算一下,我照价赔偿就是。”白雅平静的说道,拉上行李箱的拉链,“外面还下雨吗?”

    “不下了。”客服经理恭敬的说道。

    “嗯。”白雅拎着行李出门,按了电梯,下去。

    “ 我是1809号房间的客人,现在退房。”白雅把房卡和押金条递给服务台。

    她知道客房经理要登记房间损坏物品,拿出手机,给沐晓生发短信过去,“我今天晚点去研究所。”

    “嗯,可以,我给你安排了一份企划书,你到时过来看看,合不合理,如果觉得合理,就签下字。”沐晓生回道。

    “好。”

    “女士,一共是一万五千六百。”收银员说道。

    “可以付支付宝吧。”白雅问道。

    “可以。”

    白雅打开支付平台的时候,旁边一只手拿着银行卡递过去,“她的费用这边结。”

    白雅诧异的看向旁边的男人。

    高高壮壮,皮肤略白,穿着笔挺的西装,戴着黑边的眼睛,看起来很成熟稳重。

    但是,她并不认识。

    男人看到白雅的狐疑,微笑着说道:“我是顾先生派过来的人。”

    “哪个顾先生?”白雅脑中迅速的排查着讯息。

    她认识的姓顾得不多,闪过顾凌擎的名字。

    “顾凌擎,顾先生。”男人直接回答道。

    白雅并不想别人知道她和顾凌擎的关系,压低声音道:“我不用他付。”

    “白女士是一个聪明人,你还是学心理的,应该知道顾先生的脾气,他想付,就没有人能够阻止的了。”雷诺微笑着说道。

    白雅拧眉,转过身,眼中掠过狐疑。

    她就是不想纠缠,所以选择退房换个地方。

    顾凌擎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一头雾水,拎着行李朝着门口走去。

    四个高大威猛的男人挡在了她的前面。

    白雅扭头看向雷诺,生气的火苗在眼中跳跃。

    雷诺倒是云淡风轻的,拿了服务员退回的押金,递给白雅。

    白雅打开他的手,“你们是什么意思?”

    “白女士上车再说,你知道不得不上的,顾先生的势力,你恐怕还不清楚,就算让你在这里消失,也不会留下任何把柄。”雷诺微笑着说道,字里行间充满了杀机。

    这个男人,就是一个笑面虎。

    白雅朝着外面走去,手中的心里被雷诺的手下抢过去,放进了后备箱。

    白雅呼出一口气,调整了呼吸,上了加长版林肯。

    顾凌擎不在车上。

    雷诺坐在了她的对面,直接谈判道:“顾先生很喜欢你,想你做他背后的女人,一年时间,你有什么条件可以谈。”

    “什么?”白雅非常非常的震惊。

    顾凌擎居然会找人来跟她说,让她成为他背后的女人。

    这,背后的女人是什么意思?

    他已经有未婚妻了。

    明摆着让她成为他见不得光的情人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