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154我觉得挺舒服,继续吧,白雅

    他还真是每一次的,都来踩她的底线。

    白雅强制性的冷静下来,“不好意思,我不缺钱,也不卖身,我有体面的工作,不愿意做谁背后的女人。”

    “白女士知道的,你朋友刘爽现在正在特种军区工作,说不定她是一个间谍什么的,非常难说。”雷诺笑着说道,眼睛上都有笑纹,却让人觉得阴寒无比。

    这句话的言外之意是,他们想要弄死刘爽就像弄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而且,还能让刘爽整个家族完蛋。

    现在的顾凌擎怎么变成这样了。

    他和她印象中的顾凌擎相差很多。

    三年来,他究竟经历了什么!

    白雅太过生气,拳头紧紧的握着,手背上的青筋崩起,隐忍的,连牙床都在颤抖。

    “白女士别生气,我们顾先生挺好的,至少在私生活上面绝对的干净,他不随便找女人解决生理问题。”雷诺又说道。

    怎么叫不随便找女人解决生理问题,这句话的意思是,他找女人解决过生理问题!

    也对,顾凌擎已经三十三了,找女人解决生理也正常。

    但这个女人,她不要做。

    她宁愿和他老死不相往来。

    “据我所知,顾凌擎现在正在竞选总统吧,你就不担心这些绯闻传出去,他什么都没有?”白雅试图谈判道,清冷的锁着雷诺。

    “这次总统,顾先生并不打算竞争,看来你还是挺关心顾先生。”雷诺意味深长的说道。

    “他不竞争?”白雅很诧异。

    他可是最热门的候选人。

    不管从势力,财力,民众支持程度,百分之70会成为总统的。

    算了,她关心这些干嘛,和她无关。

    “我劝白女士尽量要些自己想要的东西,以卵击石,只会粉身碎骨,还会连带着其他人跟你一起陨落,。但是,如果换种思维模式,你可以趁机要到你想要的东西,一年时间并不长,你却可以少奋斗一辈子。

    更关键是这种关系是隐秘的,谁都不可能知道,不会影响你将来的结婚生子,白女士又何乐而不为呢?

    再说,我们顾先生是A国最炙手可热的男人,你跟着他,也不亏。

    说不定,你还能让他爱上你,成为未来的一品夫人,目前,顾先生有未婚妻但没有结婚打算,你还是有机会的。”雷诺谈判道。

    白雅不傻。

    强大和弱小之间的区别,她太清楚。

    “我要跟顾凌擎谈。”白雅直接说道。

    雷诺看自己该说的,也已经说了。

    下车,他神色凝重的拨打电话出去。

    一会上车道:“顾先生可以跟你谈,现在过去吧。”

    车子前行,白雅看向窗外,好像是开去蓝天别院的。

    她估计,那个地方可能是顾凌擎平时休息的地方吧。

    车子开了一个多小时,到了蓝天别院。

    宋中校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对着白雅说道:“首长现在在开会,会晚一点过来,她让你想等一会。”

    白雅话都看的说,进去别墅,坐在了沙发上。

    雷诺的人把她的行李拿了下来,放到了沙发边上。

    白雅拿起手机翻看新闻。

    树江市有一家化工厂昨晚发生爆炸,死了两百多人,非常轰动。

    人的生命真的异常脆弱。

    那些人的家人,应该会悲痛万分。

    不过,再悲痛,生活还得过下去。

    只是,心里,总是会像少了一块肉那样吧。

    有人推开了门,光影落在了她的脸上。

    白雅下意识的看向门口。

    顾凌擎走了进来,把手腕上的风衣递给了旁边的宋中校。

    里面是白色的衬衫,以及黑色的西装,刻板,一丝不苟,冷酷,禁欲。

    他脸上依旧是面无表情,深讳的谁都捉摸不到他内心的想法。

    他坐到了她的对面,身子笔直,眼眸凌厉,“雷诺说你想跟我谈?”

    “我觉得顾先生可以有很多女人,有为什么强求一个不愿意的女人呢?”白雅冷声道。“想知道原因?”顾凌擎眼中越发的冷凝。

    “一,说实话,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却和你交往过,我觉得很好奇,我想知道,那个时候的我为什么会喜欢你。

    二,既然当初我们已经发生过关系,昨天也发生关系了,我就没有必要再去找其他女人。

    三,我觉得你有很多的事情隐瞒,既然你不愿意说,我也只能在相处中慢慢的发现,你在隐瞒什么。

    四,昨天挺舒服的,在某种程度上,你符合我对女性的幻想,我也该要一个女人了。

    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顾凌擎简单直接,明明是很暧昧,隐晦的问题,他却坦荡荡的,公事公办的说了出来。

    “你就没有发现我并不喜欢你?”白雅残忍的说道。

    顾凌擎的眼中掠过一道锋寒,那是可以冰冻三尺的冷,“跟我有关吗?”

    他目色深沉而又决绝的看着她。

    里面一点温度都没有。

    白雅诧异的看着顾凌擎。

    他除了冷,还是冷,刻薄到,令人发指。

    她好像遇到来强盗,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要百分之百的自由。你不能限制我的工作和生活。”白雅无奈的说到。

    “跟我在一起来,你就没有百分之百的自由,我打电话给你,必须回到这里,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和你浪费。”顾凌擎冷声说道,站起来。

    白雅跟着站起来,“你不能干涉我的生活和工作,这可以做到吧,另外,一年的时间太长,三个月,三个月后你不要再纠缠。”

    不要再纠缠?

    她对他还真是无情。

    顾凌擎转身,握住来白雅的下巴,“你没有和我谈判的权利。”

    白雅恼了,打开他的手,锋锐的看着他,“你所谓的权利就是站在高处践踏别人的自尊,让别人无条件的服从!你做这些又凭什么?强迫,只会让人反抗,得不到人心。”

    顾凌擎冷眸剧缩的厉害,染上腥红,“你的人心,配我得到吗?纠正你的思想,我只是想要知道你们所隐瞒的过去,而不是对你本人感兴趣。”

    白雅抿着嘴巴不说话。

    顾凌擎知道说重了,眼中闪过一道异样,快速的谁都没有看清楚,“别再惹火我,先去洗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