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155我们以前也这样吗?白雅?

    她明白了。

    顾凌擎要她做他的女人,不是因为喜欢,更不是因为爱,而是,他要从她身上知道他被隐藏的过去。

    他在试探她,审视她,观察她。

    心里,还是疼的厉害。

    他父母,不想让他知道过去,是怕他招惹上了她,从此毁了前途。

    她不想让他知道过去,是不想让自己成为他的绊脚石。

    他们的所谓的保护,如今,把顾凌擎变成来一个真正冷血无情的人。

    “我不要洗。”白雅倔强的说道,别过脸,心中气恼,烦躁。

    顾凌擎长臂把她勾到了自己的怀中,“我帮你洗。”

    白雅扭着身体,想要挣脱出来。

    他的手臂就像是铁钳。

    呼出来的热气都落在她冰冷的脸上。

    她压根就挣脱不出,放弃了挣扎,叹了一口气,“我自己洗。”

    “这里你随便挑选一个房间,以后住在这里,我空了会回这里,一般我很忙,一个月也就空一两天,其他时间,你一直是自由的。”顾凌擎沉声道,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像是回答了她之前的要求。

    白雅听他这么说,一个月只有空一两天,那一年也不过二十四,这么听起来,就没那么难接受了。

    “我对你的过去已经都说出来了,我们认识的时间并不长,这点你可以算算,从我和你一起完成拯救孕妇的任务,到你出事,顶多半年的时间,而且,我们早就分手了。”白雅解释的说道。

    “你说的是真是假,我自己会判断。”顾凌擎并不相信她。

    “一年时间里,不要让别人发现我们的关系,在人前,即便相遇,也假装不认识,可以吧?”白雅提要求。

    顾凌擎凌锐的看着她。

    多少女人想跟他攀上关系,她却那么排斥,为什么?“可以。”顾凌擎沉声道。

    “木强则折,一年后,真的各自安好吧。”白雅拧起了眉头,垂下了眼眸,长长的睫毛遮住了心灵的窗口,隐藏着太多的情绪。

    “去洗澡吧。”顾凌擎松开手,这个问题没有正面回答。

    他转身,没有让白雅盯着问的机会,进入了第一间房间。

    白雅拎着行李,推开了第二间房间。

    第二间房间是空着的,但是也打扫的一层不染。

    房间里还有独立的卫生间。

    白雅觉得这间房间不错,拉着行李走了进去。

    不过,她不能一直住在这里,感觉像是被包的。

    她不希望一开始和顾凌擎建立的就是不平等的关系,她有她需要维护的尊严。

    即便是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只能留在他身边。

    白雅只是拿了里面的衣服进了浴室。

    她身上的衣服都是今天刚换,干净的。

    温水从她的头顶落下去,洗去了她厚厚的妆容,她闭上了眼睛。

    洗了好久,才从浴室出去,吹干了头发,穿好了衣服,打开门。

    顾凌擎坐在沙发上,看手机上的新闻,冷冷酷酷的,没什么表情,神色莫辨。

    只是,他穿的并不是一开始进来时候的西装,而是白色的浴袍,少了几分刻板矜持,多了几分成熟男人的魅惑。

    感觉到了白雅的目光,他清睿的目光睨向她,依旧深讳,淡漠,“你以前和我认识的时候化妆吗?”

    “不化。”白雅简单直接。

    “你不化妆比你化妆好看,如果你当初是化妆的,我想,我应该不可能会看上你。”顾凌擎不冷不淡的说道。

    白雅往上扬起嘴角,“早知道,我就化妆了。”

    顾凌擎原本清清淡淡的眼中掠过不悦,站起来。

    白雅僵硬的站着,大气都不敢喘。

    顾凌擎走到她的面前,抬起她的下巴,慢慢的俯身。

    俊脸在她的眼前扩大。

    白雅低垂着眼眸,不拒绝,也不回应。

    顾凌擎并没有亲上去,睨着她的眼睛,问道:“以前是我主动还是你主动?”

    “你。”白雅看向他说道。他没有多大的表情变化,“我猜也是这样。”

    不过,能让他主动,他应该很喜欢眼前这个女孩。

    她能在他的强压下还据理力争。

    他不觉得,她是一个因为危险放弃他的人。

    “喜欢什么姿势?”顾凌擎的声音低沉了几分。

    白雅脸红了起来,别过脸,没有说话。

    顾凌擎握住了她的手。

    她的手很小,他的掌心可以完全包容。

    “这次,你来引导,告诉我,我们之前是怎么做的?”顾凌擎审视着她问道。

    以她学心理的敏锐。

    她知道,他的目的是要想起一些回忆。

    但是,在这上面回忆,她做不出来。

    “我忘记了。”白雅直接回绝了。

    顾凌擎勾起嘴角,眼中却没有一点笑意,“是做的多忘记,还是,你担心我想起什么忘记?”

    “是时间太长了忘记。”白雅纠正道。

    “那就继续重温。”顾凌擎把她抱了起来,朝着他的房间走去,把她放在了他的床上,吻上了她的嘴唇。

    白雅觉得他的温度太高了,高的她觉得热,热的不能思考。

    想推他,对于他来说,她的力气就像是棉花一样,软绵绵的。

    顾凌擎在吻她的时候,把她的衬衫纽扣解开了,大掌覆盖了上去,目光深深的望着白雅。

    白雅拧起了眉头,看不到他一点情谷欠,只有审视,探索。

    她进入不去状况,本来就是不愿意的。

    他要她的时候,她还是紧绷了肌肉,疼。

    不过,毕竟生过孩子,疼也就在一开始的时候,很快,并能适应他的存在。

    她抿着嘴唇,不发出一点点声音。

    他看不到她的喜欢和享受,也有些气恼,咬住了她的肩膀。

    “啊。”白雅吃疼,轻哼了一声。

    顾凌擎吻住她的嘴唇,挑起她的舌尖,很强势的吻她。

    白雅都快被他吻到透不过气来了,推着他的肩膀,本来就气恼他咬她,很疼的。

    顾凌擎松开她,声音沙哑了几分,眼中也终于出现了异样的迷蒙和情的蛊惑,“白雅,大声点,我喜欢你的声音。” 她才不让他如意,搂住了他的后颈,牙齿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顾凌擎激动。

    他们以前也这样互动,咬来咬去的吗?

    他好像挺喜欢的,用力……(脑补中)

    终于,让她支离破碎的发出了声,虽然细细的,轻轻的,但是他听到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