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156是首长你服侍的好

    白雅看他越来越激动,想起她还不是在安全期,抵着他的胸膛,声音断断续续的提醒道:“别弄在里面。”

    顾凌擎灼灼的锁着她粉红的脸蛋,脊骨一阵热热的电流穿过。

    他保持住了最后的理智,低头亲吻她的嘴唇,抽——离。

    白雅感觉到腹部上一烫。

    他闷哼的声音落入她的口中。

    她的呼吸也有些不稳,眸色涣散,慢慢的,平息起来。

    顾凌擎勾起嘴角,笑意很淡,不细看,压根就看不出来,“嘴上说不要,身体 却很诚实,说的是否就是你这种女人。”

    白雅不喜欢他这样形容,带着冰冷似乎暧昧更像是嘲讽。

    她也扯起笑容,眼眸里却是清淡的,“首长有没有听过这样一句话,在实力悬殊的情况下,与其反抗不如享受。”

    “你的意思是,你觉得很舒服。”顾凌擎问道。

    白雅顺着他的话说道:“你伺候的很好。”

    “伶牙俐齿。”顾凌擎起身,心情还算不错,朝着浴室走去。

    白雅坐了起来,擦干净了身上。

    但是,身上还残留着他的味道,让她觉得不舒服。

    她回去她房间重新洗了澡,之前的衬衫皱了,她重新换了一条j.k的套裙,拉着行李箱出来。

    顾凌擎也已经出来了,换上了深冷色的西装还有紫色的衬衫,会恢复了平日里的矜贵和冷酷,好像刚才的狂野不过是一场梦一般。

    他看了一眼她的行李箱,原本因为疏解放松了的眼眸又冷了几分,“你可以住在这里。”

    “这里离我上班的地方太远了,不方便。”白雅想要跟他谈判。

    “你公司附近看上哪套别墅,我重新买下来。”顾凌擎沉声道。

    “我不缺钱。”白雅拒绝。

    “不缺钱也给我拿着,工作的地方在研究院对吧,我会在附近物色一套房子给你。”顾凌擎霸道道。

    白雅审视着他。

    他想要给她房子,无非是他把他们之间的关系看成了雇佣的关系。

    他用她,他给她钱,没有一点点公平在里面,更别说感情的延续。她想站在平等的位置上,但是,这个世界就不是她想怎样就怎样的,是站在高位的人想怎样就怎样的。

    “谢谢。”白雅不再拒绝,眼眸更冷,大不了一年后都还给他呗。

    顾凌擎站起来,“我现在去军区,晚点会联系你。”

    白雅颔首,等顾凌擎从门口出去,她才坐到了沙发上,默然的看着空气,眼中的神色越发的缥缈。

    休息了一个小时,在外面吃了中饭,下午去的研究院。

    沐晓生的研究院挺大的,坐落在A大里面,有四层楼。

    沐晓生看到她过来,很开心,寒暄道:“昨晚睡的还好?”

    “一般般。”白雅回道。

    “呵呵。”沐晓生对白雅的这种冷淡态度已经习惯了,“昨天开车送你朋友回去的是你的前夫吧,他好像很关心你,一直跟我打听你。”

    白雅不想了解苏桀然的状况,“我朋友安全送回军区了吧?”

    “应该安全送回军区了。”沐晓生面有难色的说道。

    白雅听出异样,“什么叫应该安全的送回军区了?”

    “ 他们军区不让外面的车辆进去,就只能把你朋友放在门卫上了,我本来想跟你说下的,但是担心你已经睡着了吵醒了你不好,今天早上想着你肯定来上班,我就准备在上班的时候告诉你。”沐晓生解释道。

    白雅立马给刘爽拨打电话过去。

    五声,刘爽那边才接听。

    “爽妞,你还好吧?”白雅担心的问道。

    “嗯嗯,昨天喝醉了,幸亏顾首长出去开会了,很晚才来军区,我睡了一上午,还好,你呢?”刘爽担心的问道。

    “嗯,我已经在上班了,你先忙,晚点再联系。”白雅说道。

    “别晚点啊,我跟你说,今天晚上军区有场联谊会,可以带家属的,你陪我一起去啊,哈哈,帮我物色物色,我再嫁不出去,我就变剩女战斗士了。”

    “优剩劣太。你是最好的。”白雅开玩笑的说道。

    “哈哈哈哈哈,说的好,一直在努力中,百败百战,不过我就纳闷了,我也长得不差,性格虽然大大咧咧但是也算平易近人,家事也不差,工作也不差,我怎么就没有一个男朋友的,郁闷。”刘爽无奈道。

    “我晚上陪你,先这样,我先上班了。”白雅挂了电话,拉开椅子,坐到了沐晓生的对面,“说吧,你希望我做些什么。”

    “是这样的,我知道我们小小的研究所也留不下你这只鸿鹄,你来帮我,是你守信用,我也不能白占了这个便宜,你只要给我办理二十四个案件,二十四个案件后,你就自由了,你看下合同,我给你特意拟的。”沐晓生把合约递给白雅。

    白雅看了一眼,基本没什么问题,一次性支付的费用是一百万。 “我有两个问题,为什么是二十四个案件?”白雅问道。

    “我是觉得五年的时间太埋没你了,我只是资助了你两年,那么,我就当是让你为我工作两年,研究院的绩效考核是一年十二个案件,所以,你只要给我完成二十四个案件,你就自由了。”沐晓生解释道。

    “把费用这块取消,这个合同我签了。”白雅干脆利落的说道。

    “你不要费用?”沐晓生诧异道。

    “你也说了,二十四个案件只是偿还你两年的资助,既然是资助,那又为什么要收费,沐晓生,有些恩情,并不是用金钱衡量,我当初找你,已经是走投无路,你能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帮我,这份感情,就比一百万珍贵。”白雅露出了笑容。

    笑容虽然清清淡淡的,但是特别的漂亮。

    沐晓生心跳快了好几分。“好,我让人事部重新拟定一份合约,希望二十四个案件后,我们还是朋友。”

    “能帮的我会帮忙的。”白雅爽快的说道。

    刘爽的电话又拨打过来。

    白雅接听。

    “小白,顾凌擎知不知道你回来了?好奇怪,他三年来从来不搭理我的,现在让人叫我去他的办公室,有什么事啊?我好怕怕。”刘爽担忧的问道。

    白雅想到了一种可能性,心里咯噔了一下,往下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