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160跟着凌擎哥有肉吃

    这个理由还真是让人吐血。

    “你随便找一个女的,都能让你觉得舒服的。”白雅拧眉道。

    他不喜欢她把他推给别人,说不出是为什么,眼中掠过一道凌光,“就找你。”

    他一项霸道,狂卷

    她一点办法都没有,他就吻上了她的嘴唇,强势的进入她的口中,大掌从她的衣服下摆里面进去。

    她的肌肤是冰冷的,透着丝丝的凉意。

    他的心里流淌过怜惜。

    这女人,身体不太好吗?

    这么冷。

    他下意识的用手掌的温暖捂暖她的血液,也没有一开始那么粗鲁,吻着她的嘴唇往下,解开了她背后的卡扣,掀开了她的衣服。

    低头。

    白雅随着他的亲吻,轻哼了一声。

    他口中的温度非常的高,但是这种高又会让人觉得很舒服,仿佛血液在流淌,机能在复苏。

    她依稀的在此时此刻的他的身上寻找到了一点过去顾凌擎的影子,眼中染上了水雾,朦胧中盈盈闪闪,多了几分动情。

    顾凌擎先是试探了她一下,确保她可以了,他才慢慢的……

    白雅看他好像没有用计生用品,赶紧提醒道:“我不是安全期。”

    “嗯。”顾凌擎沉沉的应了一声,望着她的眼眸沉沉。

    白雅不奔放,相反很害羞,连呼吸都是压抑着的轻盈。

    但是她张开嘴唇,时而拧眉,水波潺潺的模样,他觉得很美。

    他想看到不同节奏下她的表情变化,坐在了沙发上。

    目光太过专注,似乎要把他吸收到眼睛里。

    白雅不好意思看他,趴在他的肩膀上,气息都落在他的耳边。

    他心随意动,虎口握着她的下巴,让她正对着他。

    她的目光很是涣散,好像笼罩了神秘的薄纱,脸蛋红红,妩媚动人。

    “我们以前也这样的,对吧?”顾凌擎沙哑的问道。白雅不想被他完全的掌控,也握住了他的下巴,嘴唇落到了他的嘴唇上。

    他的嘴唇温度也高,就像是太阳,散发着热血。

    曾经她为了取暖,不断不断的靠近,直到,涅槃重生。

    这次,她不能在贪恋了。

    只是一会,白雅就松开了。

    顾凌擎却并不满足,按着她的后颈,继续吻她,吻到,他控制不住自己的理智,在反客为主,汹涌的要了她。

    *

    他去浴室洗澡,白雅躺在沙发上休息。

    虽然每次他都出来,她觉得太不保险,要是又有了小宝宝该怎么办?

    她的人生,不能再有差池了。

    她明天得去医院戴环。

    手机响起来,她看是刘爽的,起身去自己房间洗澡的时候接听了。

    “小白,你在哪里啊?我去后台和刚认识的男朋友培养感情了,出来你就不在了。”刘爽环视着四周说道。

    “我有些事情先走了,你相亲顺利吗?”白雅在浴缸里放了热水。

    “还行,给我挑了一个,觉得还不错,刚才有了一点了解,以后交往看看,明天我把他带出来,你给我点意见。”刘爽心情不错的说道。

    “嗯,我先洗澡,明天再联系。”白雅挂上了电话,躺在浴缸里。

    温暖的水从身体之间流淌,纾解了肌肉的疼痛。

    她有些犯困了,闭上了眼睛,迷迷糊糊之中听到顾凌擎的声音响起,“你以前习惯性在浴缸中睡着吗?”

    白雅睁开眼睛,没有回答他。

    顾凌擎把浴巾递给她,“你体寒,长期泡冷水澡对身体不太好,现在你还年轻感觉不到,以后等你老了,就是一身的病,你之前不是医生吗?这都不懂?”

    白雅接过他手中的浴巾,围住了身体,从浴缸里面出来,回了他一句,“你对女性倒是懂得挺多的。”

    “这是基础常识,我母亲很注意养生,所以我也略知一二。”顾凌擎加上了后面两句话。

    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她误会他和别的女人的关系。

    白雅心里一颤,有一圈的涟漪荡漾开来,清了清嗓子,故意忽视了,转移了话题问道:“你吃饭没?”

    “你说呢?”顾凌擎反问,眼睛里阴阴的,明显的在压抑着气愤。

    白雅没想到他一直在等她,“我给你热热。”

    “有人热,你陪我吃饭就行。”顾凌擎朝着她走过去。“我已经吃过了。”白雅拒绝。

    他搂住了她的腰,俯视着她,“让你陪就陪,吃过了可以当夜宵,你太瘦了,一点肉都没有。”

    “不是你说舒服的吗?”白雅拿他说过的话丢出来故意堵他。

    “我说的是心里舒服。”顾凌擎随口接上。

    说完,自己都顿了顿。

    心里舒服,意味着,他对她是走心,不是走肾。

    白雅也听出来了,有些慌张,觉得他搂在她腰上的手异常的热,把他的手拿走,“我要换衣服了。”

    顾凌擎没有出去。

    白雅拿了衣服看向他。

    “看什么?换啊。”顾凌擎沉声道。

    白雅下颔瞟向房门,“你出去。”

    顾凌擎双手环胸,靠在门框上,眼眸幽幽的,因为表情严肃,所以说出话来也是一本正经的,“你身上还有哪里我没看过,没摸过,说下,我现在都补上了。”

    白雅气急了,反而笑了。

    “首长什么时候变成了无赖了。”白雅无语道,背过他,解开了浴巾。

    顾凌擎走到了她的身后,撩过她的头发到脸的右侧。

    头发从她背上撩过,又柔软的落在她的肩上,有些痒。

    白雅抬头看他。

    他目光深邃的俯视着她,很认真的问道:“我以前对你没有无赖过吗?”

    白雅不敢回忆以前。

    她收回眼神,利落的穿上里面的衣服,“现在多美好,未来更美好,别老是陷在回忆里,有些东西,别人想忘都忘不了,首长很幸运。”

    她左一句首长,右一句首长,还让他听的不舒服,“换一个称呼,你以前喊我什么?擎哥?”

    白雅觉得现在的顾凌擎还挺自以为是的,“顾凌擎。”

    这个称呼他不满意。

    “全名全姓的喊我啊?叫擎哥,叫擎哥有肉吃。”顾凌擎抬起她的下巴,让她正对着他,“叫。”

    白雅脸皮薄,推开他的手,“我不爱吃肉。”

    “刚才不是挺喜欢的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