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162在,我等你

    到了研究院门口,白雅还在沉思。

    如果说,顾凌擎只有她一个女人,苏筱灵为什么得了妇科病,甚至是染上梅毒?

    她有别的男人?

    “美女,你到了。”司机师傅喊道。

    白雅缓过神来,“哦。”

    她看了一眼计价器,付了钱,从车上下来。

    她到底在胡思乱想什么啊?

    就算苏筱灵有别的男人又跟她有什么关系呢。

    只是,三年多的时间,真的改变了很多人,物是人非。

    白雅走进研究院,沐晓生正在发脾气。

    “你们到底是怎么毕业的?没事的时候,一个个吹牛吹的好像神仙,有事了,就没有人敢接了。”

    “我们研究院不是来了一个业内权威吗?这件事情可能也只有权威可以接了。”有人说道。

    “什么事都要她来接,我还要你们干嘛,你们不如一个个回去吃自己。”沐晓生火大道。

    白雅走到会议室门口,雍容的敲了敲门。

    沐晓生看向白雅,面露难色,欲言又止。

    白雅微微一笑,“说吧,我接。”

    沐晓生像是握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这个时候,也只有你救我于危难之中了。到我办公室来。”

    沐晓生从会议室走出去,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丢了一些照片给白雅。

    白雅看这是一个欧式的城堡,缩小版,用的还是现在已经不再用的青砖,城堡的四周长满了爬山虎,因为年代久远的关系,植物疯狂生长,显得这座城堡有些诡异。

    第二张照片,一个高大的男人死在了房间中,身体蜷缩了起来,手指握的非常紧,表情扭曲而痛苦。

    “这个男人叫熊锦平,熊黛妮的弟弟,现在任平衍市市长,死亡的地点就在这个城堡内,密室杀人,身上没有一处伤痕,解剖发现,大脑里面呈现充血状,死于恐惧。体内,没有任何毒素,也没有吸毒的现象。”沐晓生解释道。

    白雅看向第三张照片,也是一个男人死在房间中,倒在地上,自己掐住了自己的脖子,眼睛血红,死相非常恐怖。

    “这个人叫熊志清,中校,特种军区的教官,看起来是自己掐死自己,事实上,也是死于恐惧,这两个人都是昨天死的,现在上面压下来,要一周内判案,我这研究院,不得不接。”沐晓生无奈道。

    白雅听明白了,“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声誉越高,脸面也就越重要,承担着荣耀,也面临着压力,你这研究院是国内顶尖,应该承受的。”

    “你就别挖苦我了,这件事情拜托你了,出差费用全报,总统套房随便住,每天再给你补贴一千元的辛苦费,只要能破案,我这里有钱必应。”沐晓生好说话的说道。

    “我现在是跟警察局的人一起去吗?”白雅问道。

    “警察局那边非常的重视,高薪聘请了一个专家过来,叫冷秋尊,外号尊主,他会带一个助理,另外,警察局那边也有两名警员随行,你们一共五个人,尊主是组长。”

    “冷秋尊?听过,名声很大,为人低调,除了断案,几乎和外界隔离。这次有机会见到传说中的大神,也是极好的。”白雅笑着说道。

    “说不定你在他心目中也是女神呢,你在国际上的名声,不比他小。”沐晓生夸赞道。

    白雅没有再说什么,回去收拾了行李去警察局。

    她没有告诉顾凌擎她要出差。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但是,她得通知刘爽,“妞,我要出差,暂时不能聚了。”

    “啊,你工作那么忙啊,一回来就要出差,那个沐晓生也太苛刻了吧。”刘爽抱怨道。

    “任务,完成了就好,等我回来再联系。”白雅抱歉道。

    “嗯,对了我跟你说件事,我们军区昨天晚上出事了。

    一名军官被杀,同时,另外一名军官,死在了遥远的平衍市,关键是,死在平衍市的那位没有休假,属于违抗君命,私自外出。

    首长很生气,毕竟在特种军区行凶非同小可,意味着安全系统出现问题,如果混入了间谍就非同小可,反正是非常大的事情,还出现在首长选举总统的时候。

    现在这个消息暂时封锁了,这几天,我也得夹着尾巴做人,不跟你说,我先做事。”刘爽挂了电话。

    白雅收起了手机,怪不得,昨天晚上顾凌擎神色凝重的离开了。

    熊志清的死,会不会跟军区死的那个人有关呢?

    如果她能调查出来,也算间接帮助了顾凌擎吧。

    她回去整理了行李,去警察局。

    冷秋尊已经在车上了。

    她是最晚来的一个。白雅上了警察局的大巴,见到了传说中的冷秋尊。

    他大约三十五岁的模样,穿着黑色的风衣,高高瘦瘦,带着帽子,三角脸,锋锐的单眼皮,看起来很凌厉,瞳孔中带着不用言语的锋锐,看人的时候杀伤力十足,型男,欧巴那种。

    不怎么好相处,这是白雅判断的,所以她也没有主动打招呼,坐到了位置上。

    “白雅。”冷秋尊先开口喊她,声音特别的低沉,辨识度很高。

    白雅睨向冷秋尊,嘴角微微往上扬起,“冷先生刚从飞机场来,走得时候太过匆忙,被一个喝着奶茶的小女孩撞了,小女孩的妈妈很生气,觉得你是怪叔叔,还说要带你来警察局,你一生气,就把那母女两一起带来了警察局。”

    冷秋尊抿着嘴巴不说话,定定的看着白雅,眸光中闪烁着晦暗的光芒。

    冷秋尊的助理很诧异,“你怎么知道的?”

    “放行李的时候看到了冷先生行李上的标签,十一点到a市的航班,现在才十二点三十,从机场过来也要一个小时,说明,确实很匆忙,导致你的衣服上有些奶迹没有擦干净,这个高度,应该是个小女孩。

    我来的时候,一个中年妇女带着一个小女孩走,骂骂咧咧的说着,简直是个变态,他倒不用赶飞机。

    我上车来,看冷先生眼中还有没消逝的戾气。”白雅解释道。

    “你是在故意卖弄吗?”冷秋尊不客气的说道。

    白雅一点都不生气,“你喊我的时候,眼神里带着疑虑,想要知道我的本事,我只是按照你的心愿走,不是吗?”

    冷秋尊不说话了、

    白雅的手机响起来。

    她看是顾凌擎的短信。

    他言简意赅的说道:“gxxx,上12号车厢,我在。”

    白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