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165喜欢和你在一起白雅被他说的,竟然无言以对。

    顾凌擎让手下拿来了很大的盆子,还有五瓶热水壶。

    白雅实在不能不洗澡,身上不舒服。

    她进洗手间清洗后出来。

    顾凌擎也进洗手间清洗。

    他的电脑没关,白雅扫了一眼电脑。

    他的电脑里应该有很多机密文件吧。

    他居然没有关就去了洗手间,要是有人过来偷看,很多机密都要暴露出去了。

    她也没有看。

    秘密知道越多的人,基本上都是死的快的。

    她躺在床上,拿出手机,上了qq。

    一个叫蔓蔓的人发过来好多条消息。

    这个qq号她好久不用了,平时用,也只是跟刘爽联系。

    她不轻易加人的。

    这个叫蔓蔓的她一点都没有印象,想着是不是曾经的同事改名字了?

    就比如刘爽,一个月都要改一会。

    以前她都找不到,后来,她把刘爽的名字备注了。

    白雅点开留言。

    “在啊,在啊。”这样的留言几乎每一天都在发,也不说其他的。

    白雅回了一条留言过去,“在,你是?”

    “白雅,你终于在了,我好想你,你现在在哪里?”蔓蔓问道。

    白雅觉得好奇,对方居然能够喊出她的名字。

    “你谁啊?”白雅问道。

    “一个爱你的男人。”蔓蔓说道。

    白雅感觉出对方有意隐瞒,而且,说话带着挑豆,让她心里不爽,口气也就不好了起来,“爱我的男人多的,不说是谁,拉黑了。”

    对方沉默了三秒。

    白雅准备拉黑。他那边输入了几个字,“苏桀然。”

    白雅记得这个qq里她早就拉黑了苏桀然的,他怎么可能还在。

    不管是不是苏桀然,她都得拉黑了。

    手机突然的被一只大手拿了去。

    白雅看向手的主人。

    顾凌擎扫着他们的聊天记录,眉头拧起来,“爱你的男人挺多?”

    本来这句话就是一句挑衅的话,多少带着故意和吹牛的成分。

    但是,他抢她手机看她隐私,她很不喜欢。

    他电脑里的东西她都没看。

    “应该不少。”白雅说道,去拿回他的手机。

    顾凌擎眉头拧得更紧,“你和前夫还藕断丝连?”

    “我也不知道蔓蔓是他,还以为是个女人的名字呢,再说,我好像很久之前就把他拉黑了。”这句话不假。

    顾凌擎随手就把蔓蔓拉进了黑名单,把手机递给她,“哪些人爱你呢,说说看。”

    白雅:“……”

    她不过是一句话,他就当真了啊。

    “阿猫,阿狗,张三,李四,张龙,赵虎。”白雅随便瞎掰着。

    顾凌擎握住了她的下巴,俯身,吻住了她的嘴唇。

    确切的说,不是吻,而是咬,比咬轻了一点,但是锐气不减,把她推倒在了床上。

    白雅吓了一跳,双手抵着他的胸膛,脸蛋绯红,“不是刚要过吗?我才洗干净。”

    顾凌擎深深的看着她。

    他不说话,眼中却是非常的亮,能够倒影出她。

    白雅摸不透他是什么意思。

    “首先,不是推倒就是想要,其次,刚要过就不能要了吗?”顾凌擎反问。

    “那个,”白雅趁机坐了起来,缩在了床脚。

    “哪个?”顾凌擎把她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并不揭穿她。

    “一周一次,是生理需要,一周两次是感情需要,一周七次,就是不注意养生了,对身体有损。”白雅解释道。

    顾凌擎坐在床边,睨着她,“那你希望,我和你一周几次?”

    白雅觉得他这句话就是个陷阱。

    如果说一次,她好像被当成了用具,她也接受不了。 如果是两次,显得她有野心,想要的很不简单。

    “这个,太过较真,就有负担了。”白雅跳过他这个问题。

    “你也知道较真有负担啊?”顾凌擎扬起嘴角,神色不明的说道。

    白雅:“……”

    他这句话是针对她上面的养生论的。

    白雅发现,一点都说不过他,倒不是他口若悬河,巧舌如簧。

    顾凌擎话不多,大多数时候还是沉稳如泰山一般的。

    只是,他说话非常的严谨,不是一般思维的人能够抗衡的。

    想着他故意套她,她有些气恼,低声数落道:“每次赢我好吗?你的心不会痛吗?”

    你的心,不会痛吗?

    这句话,是网络上经常说的,相当于口头禅。

    她说完,就觉得,自己错了。

    顾凌擎那么刻板的人,怎么可能知道这是网络语,用于开玩笑的呢。

    他会当真的。

    “我下次让你。”顾凌擎一本正经的承诺道。

    白雅心里有种怪异的感觉,低下了头,察觉到他雄性气息的靠近。

    他已经在她的面前了。

    “不过,我要纠正你一件事。”顾凌擎说道。

    “什么事啊?”白雅上下联系,她好像没做错事吧。

    “我不纵谷欠,过去的三年多里没有过女人,也没有自己解决过,但是,想和你做。”顾凌擎严肃的说道。

    白雅心跳快的不得了。

    顾凌擎在暗示什么?

    他喜欢她?

    不太可能。

    他喜欢和她发生关系并不代表着喜欢她本人。

    他也说了,她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他觉得很好奇过去的自己怎么可能喜欢她。

    但是,他为什么对她说这些呢?

    白雅望着他清澈如水,静如秋禅的眼眸。

    好吧,他只是就事论事的表达了,他喜欢和她做这件事情而已。

    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的答案。

    “你过去都没自己解决过,那生理上,怎么办的啊?”白雅试图转移思绪。他太热了,隔着空气,就扑到她的肌肤上面了。

    “运动,训练,高度紧张的演习,工作的处理可以消耗掉部分的精力,有的时候一两个月也会弄脏一次被子。”顾凌擎解释道。

    白雅想起了苏筱灵。

    苏筱灵是他的未婚妻,根据她的了解,苏筱灵应该比她大。

    她现在都二十八了,苏筱灵到了轻熟的阶段,也会有需要的。

    她该不该提醒他,苏筱灵的事情呢?

    不想多管闲事。

    可是,要是顾凌擎和苏筱灵那什么,顾凌擎又跟她那什么,她也会遭殃的吧。

    “反正你以后一定要用套。”白雅说道,太热了,她朝着床边爬去,离他远一点。

    顾凌擎看她那模样,热气上涌,握住了她的腰,轻而易举的把她抱到了他的怀里,“你不是上节育环了吗?可以不用的。”

    白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