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166做点有意思的事情

    白雅知道他误会了。

    “我说的是你和你未婚妻。”白雅说出这句话就后悔了。

    他和他未婚妻结婚后,总该生宝宝的。

    难道不让他们生宝宝吗?

    顾凌擎幽幽的看着她,也不说话,眼眸太深了。

    白雅不敢和他直视,觉得特别的尴尬,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清楚了。

    顾凌擎松开了她。

    白雅立马起身,离他两米远,防备着他。

    可能是中饭还没有吃,又加上运动,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

    顾凌擎如若洞悉,“你饭吃没?”

    白雅也不好否定,“走的太着急了,没来得及。”

    顾凌擎拨打电话出去,“去餐厅,让厨师做四样菜过来。”

    顾凌擎又看向白雅,“有特别想要吃的吗?”

    白雅觉得嘴巴里面清淡,她想吃重口味的,“有剁椒鱼头,辣子鸡丁,毛血旺之类的吗?”

    顾凌擎微微拧起眉头,“你喜欢吃辣?”

    白雅摇头,“只是现在想吃而已。”

    “让厨房做剁椒鱼头,辣子鸡丁,番茄鸡蛋,还有冬瓜排骨,就这样。”顾凌擎吩咐完后挂上了电话。

    白雅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等吃的。

    顾凌擎也不说话,视线再次放在电脑上工作。

    她有些无聊,拿起手机,随便的浏览网页,安安静静的,静影沉璧,一副时光静好的模样。

    顾凌擎的目光放在了她的脸上 ,好像在深思着什么。

    白雅看到了一则新闻。

    上面说警察在龙城解救了两百多名儿童,呼吁家人去认领。

    她的眼眸沉了下来。

    如果她和顾凌擎的孩子现在还活着,应该有五周岁了,这些解救的儿童中,会有她的宝宝吗?当初苏桀然说他有线索,三年多过去了,什么都没有查到,否则,按照他的性格,应该会来找她谈判的。

    “龙城和平衍市是不是不太远?”白雅抬头问顾凌擎。

    因为陷入自己的沉思中,所以,没有注意到的目光里面的深沉。

    即便注意到了,以顾凌擎的深不可测,她也看不出什么来的。

    “高铁半个多小时,怎么了?”顾凌擎问道。

    白雅点了点头,等这个案子破了,她想去龙城的公安局看看,碰碰运气也好,“随便问问的。”

    顾凌擎又把视线放在了电脑上面。

    白雅坐在沙发上发呆。

    她的宝宝生出来的时候,她看了的,跟她长的不太像。

    宝宝的生父是顾凌擎,如果说跟她不像,会跟顾凌擎长得像吗?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白雅缓过神来,去开门。

    门外的士兵一人端了一盘菜过来。

    顾凌擎把电脑合上,放到了茶几上,空出了桌子,对着士兵又说道:“去拿两瓶饮料过来。”

    “有啤酒吗?”白雅问士兵。

    士兵看向顾凌擎。

    “去拿几瓶啤酒过来吧。”顾凌擎吩咐道。

    “是。”士兵从房间里面退出去。

    白雅坐到了顾凌擎的旁边,用一次性筷子吃了一点剁椒鱼头。

    又鲜,又咸,又辣。

    “我有好久没有吃过剁椒鱼头了,我做的剁椒鱼头也特别好吃,改天,做给首长吃。”白雅随口说道。

    顾凌擎表情看起来清清淡淡的,眼中倒有些喜色,“你以前也做饭给我吃吗?”

    “做过。”白雅今天心情还算好,话也多了一些。

    “等回去后,可以做几样拿手的,我胃口一直都不太好。”顾凌擎沉声道。

    白雅看向顾凌擎,没有忍住对他的关心,脱口道:“胃口为什么不太好?”

    “出医院就这样了,事情比较多,空白了很多年的记忆,很多东西都要去适应。

    比如,适应做一个特种军区首长,中央反对的声音也比较大,能者生存,要去证明,有这个能力和魄力。

    还要去了解比较复杂的人物关系。比如,和我未婚妻的。所有人都跟我说,我很爱我未婚妻。”顾凌擎截然而止,没有再说下去。

    事实上,他已经说的很多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信任白雅。

    白雅垂下了眼眸。

    她没有经历,但是用脑子想,也能感受的到。

    一个失去记忆的首长,他失去的还有阅历,经历,谋略和那份雍容的魄力。

    他位居高位,肯定会有很多人反对他,他为了证明自己还要能力,需要付出多少的努力。

    特别是苏筱灵的存在。

    那等于是一个谎言。

    骗他的,是他的亲人,朋友,以及,他曾经信任的所有。

    他在谎言中生存,肯定很艰难。

    白雅心疼他。

    怪不得,他变得如此的刻薄,绝情,冷漠和狠厉。

    士兵送来了十二瓶啤酒,两个酒杯,还有一个开瓶器。

    白雅开了一瓶啤酒,给他倒上。

    顾凌擎握住了她的手,目光漆黑如墨水般看着她,“能告诉我,我们分手的真正原因了吗?”

    白雅看着顾凌擎。

    她不想骗他了。

    否则,他就太可怜了。

    但是,她也不想把他推向地狱。

    “命运的安排。”白雅模棱两可的说道。

    顾凌擎眼神黯淡下来,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你终究还是不肯说,白雅,我究竟要这么做,才能撬开你心中的秘密。”

    “往事如风,首长真不用执着,如果可以,你尽量的往上爬吧,站在世界的最高峰,无坚不摧,没有弱点,没有把柄,也就没有人能够伤害。”白雅意味深长的说道,也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她看顾凌擎还想问些什么,怕自己无力担负,转移了话题说道:“首长,我们来玩个游戏吧,会行酒令吧。”

    顾凌擎看得出来她在故意逃避,也有些气恼,“行酒令没意思,我们玩牌,简单干脆,输的人喝。”

    “要是我喝醉了怎么办?”白雅有些担心。

    “喝醉了睡一觉,到平衍也能酒醒了,怕什么,不是还有我吗?”顾凌擎沉声道。  “不是还有我吗?”这句话好熟悉,好像曾经听到顾凌擎说过。

    她望着顾凌擎,眸中波光粼粼,水流潺潺,很是动容,仿佛找到了她心目中的顾凌擎。

    即便,那样的顾凌擎只会出现一两秒,也足够让她觉得温暖。

    她现在知道,为什么还能苟延残喘的活着。

    因为活着,还能感觉到他的存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