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167白雅,我们之间有过孩子没?

    这就是,她愿意跟现在的顾凌擎妥协的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吧。

    她的内心里,还存在着一份渴望 ,隐藏的很深,很深,但是,并不是没有。

    “行吧,那就玩牌,随意抽取,是吧?”白雅问了一下规则、

    顾凌擎点头,让士兵去拿了一副牌。

    他洗牌,让白雅抽。

    白雅抽了一张,他也抽了一张……

    顾凌擎玩牌很厉害,几乎不输的。

    白雅也很爽快,直接干了。

    他很细心,并不是连续的玩牌,总是让她吃点,再玩牌。

    她吃了很多,也喝了很多。

    醉了。

    白雅上了洗手间出来,已经摇摇晃晃。

    “再来。”她坐在顾凌擎的旁边,眼眸半眯着说道。

    “不来了,你已经喝的够多了,再喝下去,就伤身了。”顾凌擎沉声道。

    “呵。”白雅笑了一声,眸中星光点点,跨坐在顾凌擎的腿上,手自然的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你关心我啊?”

    顾凌擎抿着嘴,没有说话。

    她的眼神在他的脸上徘徊,“顾凌擎,如果你没有忘记我,你猜,我们现在会怎样?”

    顾凌擎发现她真的喝醉了,小脸红红的,连笑容都有些憨厚。

    “会怎样?”顾凌擎顺着她的话说道。

    白雅咧开笑容,中指碰在他柔软的嘴唇上,摩挲,多了几分的迷恋,说出来的话,又很悲观:“不会怎么样吧,我不是你喜欢的类型,你喜欢的是周海兰。”

    顾凌擎拧起了眉头,握着了她在他嘴唇上造次的手,“你知道周海兰。”

    白雅点头,眼泪从眼角流了出来。

    周海兰,他心中的朱砂痣,她心中的肉中刺。顾凌擎看到她流眼泪,心中有种怪异的黯然,指腹擦了她的眼泪,意识到了一种可能,“我和你分手,跟她有关吗?”

    其实无关,但又有关。

    无关在,她和周海兰不认识,她们两个人出现在他不同的人生时期。

    有关在,她认识他的时候,他心里有一个周海兰。

    从他见到夏荷的反应,她就看出来了。

    他失忆后,忘记了她,记住的也是周海兰。

    这是导致她自杀的直接原因吧。

    想到这些,她的心很痛,不想再提周海兰了。

    “顾凌擎,我不喜欢你一直试探我。”白雅表达道。

    顾凌擎沉默了。

    白雅扬起了嘴角, “其实我知道,你把我留在身边,就是想知道过去而已。”

    “你喝醉了,休息一会吧,快到平衍的时候我喊你。”顾凌擎把白雅抱起来,放在床上。

    白雅拉下了他。环住他的后颈,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不到十公分。

    顾凌擎看向她。

    “不是想知道,我们以前喜欢什么样的姿势吗?”白雅问道。

    顾凌擎定定的看着她,深邃的眼中倒映出两个小小的白雅。

    她在笑着,流泪着,眼神中,带着他捉摸不住的情感,更像是绝望和涅槃。

    “你真喝醉了。”顾凌擎拧眉说道。

    白雅双腿缠住了他的腰,拉进。

    顾凌擎靠近了她,微微拧起了眉头,望进了她的眼眸。

    她这是个非常常规的动作。

    不同在于,她是主动的,喜欢的,配合的。

    这证明,曾经,他们是真的相爱过的。

    他应该趁她酒醉问更多的,那些她想要隐藏的秘密,或许会因为酒醉全盘脱口而出。

    但是,他的脑子里闪过白雅刚刚说的话:顾凌擎,我不喜欢你一直试探我。

    想起她流泪的模样,心里紧的厉害。

    他低头,吻住了她的嘴唇。

    喝醉酒的白雅很热情,回吻着他,会像是一只惹人怜惜的小猫咪一样磨蹭着他,撩动着他。

    他要她的时候,会缠上他的腰。这种感觉跟前面几次冰冷的被动完全不一样。

    她现在是真实的,灵动的,鲜活的。

    他很激动,呼吸也重了,汗水随着他尖锐钢硬的下巴低落在她的身上。

    他和她几乎是同时……

    她的声音绵柔,婉转,好听的就像是天籁一般。

    他能感觉出不同。

    有股吸引力,把他融入进她的世界里去。

    顾凌擎低头吻她的嘴唇。

    她微微张开嘴巴呼吸,视线涣散,疲倦了,沉沉睡去。

    顾凌擎起身。

    他知道白雅喜欢干净,帮她清理了,自己才去洗手间清理。

    出来,白雅还在睡着,一时半会不会醒。

    他反倒特别的清醒,想着白雅喝醉酒后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

    他有种预感,他们并没有分手,而是他失忆了,不得不分开……

    白雅睡到自然醒,睁开眼睛,看到顾凌擎还坐在电脑前工作。

    桌上已经被清理干净了,连空酒瓶都不见了。

    她喝醉了。

    喝醉了一项断片,最后的记忆就是她去了厕所。

    她断片后会胡言乱语的,有些担心,“现在几点了。”

    顾凌擎看向白雅,“九点,你醒的很及时。”

    白雅打量着他的脸色,没有发现异样,“我,没有胡说什么吧?”

    顾凌擎勾起嘴角,“说我喜欢什么姿势算是胡说吗?”

    白雅脸涨的通红。

    她不至于说这个吧,也太不矜持了。

    “除了这个,我还说什么了?”白雅有种不好的预感。

    “哦,对了,你不是说的,你是直接做的。”顾凌擎纠正。

    白雅是一脸懵逼的,眼睛睁的大大的,打量着他,判断他说的真假。

    主要是,他们之前已经有过一次,再发生一次,她也感觉不出区别啊。

    白雅从顾凌擎脸上看不出真假,低声问道:“那是怎样的?”

    顾凌擎没有说,转移了话题,“你一会是跟你同伴一起走,还是跟我一起走。”

    白雅看他没说,应该是假的吧。

    她表情放松了很多,“我跟我的同事们一起吧,单独行动不太好。”那个城堡我也会去,到时再联系。”顾凌擎沉声道。

    “嗯。”白雅起床,朝着门口走去。

    “白雅,你说我们喜欢的那种姿势,其实不方便我出来,你以前又没有上节育环,我也应该不喜欢用计生用品,我们之间,有过孩子吗?”顾凌擎突然问道。

    白雅心跳跳的飞快的,背脊僵直,紧张的不得了,头都没有回,怕顾凌擎看出她的心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