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168它再跟顾凌擎撒娇

    白雅知道,跟顾凌擎说话,必须处处小心谨慎,一点错误和逻辑问题,他都能看出端倪。

    她斜睨向顾凌擎,“我和你这种姿势做怎么可能会有小孩,又没有做过几次。”

    顾凌擎:“……”

    他在她的语气中感觉出了深深的幽怨。

    难不成,他以前真的没有满足她。

    这点认知,让顾凌擎很不舒服。

    *

    白雅回去了自己的车厢。

    冷秋尊锋锐的目光审视着白雅,好像是x光一样,看的人心里胆寒。

    她只是瞥了冷秋尊一眼后,假装没有看到,坐回了自己原来的位置。

    “去哪里了?”冷秋尊问道,口气冷冰冰的,像是质问。

    “我去哪里没必要跟你汇报吧?”白雅防备道。

    “我现在是你的组长,我有义务保证你的安全,你出去了六个小时,就算跟别人聊天六小时也太长了吧。”冷秋尊拧眉道。

    “我又不是小孩子,再说,就在火车上,能去哪里?”白雅不想回答。

    “所以我就更好奇了,在火车上,有什么事情需要六个小时的。”冷秋尊打破砂锅问到底。

    “我有朋友更好也在,所以到他那边去了。”白雅模棱两可的说道。

    “什么朋友?”冷秋尊理所当然的问道。

    白雅拧起了眉头,“你是这次破案的组长,就算是我的领导,也没有权利干涉我交朋友的自由吧,冷先生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

    冷秋尊咬起了牙,脸色铁青的别过脸,嘴唇抿的紧紧的。

    他的助理脸色很差。

    冷先生绝对是生气了。

    “白警官,我家先生是关心您,他看了好几次手机,只是想要确认你的安全而已。”助理说道。

    白雅也觉得自己的语气很差,归根到底是自己心虚,所以用语言的锋锐和强势掩盖。

    “对不起啊冷先生。”白雅主动道歉。冷秋尊依旧不理她,像是个雕塑一样,一动不动。

    白雅看他一眼。

    她都道歉了,他要不要原谅就是他的事情了。

    手机短信响起来。

    她看是顾凌擎的,点开来看。

    “如果你同事问你去哪里的,你就说被我喊过来的,主要是询问案情,没有关系。”

    白雅把手机放回包里。

    她都说了,是遇到朋友,再改口,就打脸了。

    反正是小事。

    冷秋尊自己调整了心情,看向白雅,说道:“今天晚上去城堡睡,你敢吗?”

    白雅诧异的看向冷秋尊。

    那城堡本来就带着诡秘和萧杀的感觉。

    白天去都觉得有些阴森恐怖,晚上去睡在那里……这人的胆子也太大了一点吧。

    冷秋尊勾起讽刺的嘴角,“不敢吗?听说你之前是个医生,你不会也相信鬼神这些无稽之谈吧。”

    “我只是觉得酒店会睡得舒服而已。”白雅解释道。

    冷秋尊的脸色更差了。

    “让你出来办案,是让你舒服的吗?不好意思,我三天内要搞定这次案件,没有空浪费时间,你要去酒店就一个人去,事实上,我也不觉得用得上你。”冷秋尊尖酸刻薄的说道。

    白雅竟然无言以对,好像她不和他们一起住在城堡里面就十恶不赦了一样。

    “我知道了。”白雅应了一声。

    冷秋尊别过脸,冷言道:“废物。”

    白雅气结。

    当面跟他吵又显得没有素质。

    她不需要说服他,她只需要自己认定就可以了。

    但是心里还是觉得毛毛的。

    白雅给顾凌擎发了一个短信过去,“你知道冷秋尊啊,是个非常有名的侦探,他现在是这次办案的组长,他让我们今天晚上就睡在那个杀人城堡。”

    “嗯。”顾凌擎发了一个字。

    白雅看只有一个字,简单干脆利落。

    她的心里有几分失落感。手机短信再次响起来,还是顾凌擎的,“我已经安排好了,今晚上我们也会住在城堡里面,我带2个人进去,不要害怕。”

    白雅不自觉的往上扬起嘴角,瞬间就安心了。

    好像有他在的地方,就会安全,他给她这种能保护她的感觉。

    冷秋尊冷哼一声,用白雅可以听得见的分贝说道:“还是个小女孩,装的倒是成熟干练,一有事就跟男朋友打报告,寻求安慰吗?”

    白雅不可置信的看向冷秋尊。

    他怎么知道她是在打小报告了?

    不过,她这个行为还真像是跟男朋友告状寻求安危。

    顾凌擎是她的男朋友吗?

    白雅的心跳快了好几分,脸红的看向窗外。

    窗户上面倒映出她小女人的样子。

    白雅叹了一口气。

    好不容易才从阴影里走出来,又要跌进去了吗?

    不一会,火车到站了。

    “不要再掉队了,平衍市局有人来接我们。他们安排了夜宵。” 冷秋尊对着空气说道。

    白雅估计他是跟她说的。

    她用心理的角度分析了一下冷秋尊这个人。

    傲慢,无礼,狂妄,自大,目中无人。

    另外,他应该知道她。

    他有一个世界。

    这个世界不随便放入进来。

    他跟别人对不说话的,偶尔还跟她说说话,拽的像是250一样。

    说明,他还是愿意放她进他的世界的,只是,他还在考察。

    白雅突然觉得这样的冷秋尊也挺可爱的,笑了出来。

    冷秋尊突然看向她,脸拉的很长,“你笑什么?”

    “你猜。”白雅就不告诉他。

    “你在笑我。”冷秋尊很明确的说道。

    白雅笑的更明朗了,眼眸都是弯弯的,“难得糊涂。呵呵。”

    冷秋尊咬牙切齿,“你果然在笑我。”

    白雅没有接他的话,走在了前面。

    警察局的人开着警车迎接,警车上面旋转的五彩灯格外的亮眼。

    非常容易辨认。 一个穿着公安服装的强壮男人上前和冷秋尊打招呼道:“总算等到你们了,饿了吧,我家局长准备了饭局,各位请跟我上车吧。”

    “嗯。”冷秋尊酷酷的应了一声。

    他们这次一共来了五个人。

    一辆车子有司机,有来接的人,白雅特意想和冷秋尊分开了坐车子。

    她走向后面一辆车,才坐到了后车位上,冷秋尊坐到了她的旁边。

    白雅:“……”

    让白雅更没有想到的是,局长还请了顾凌擎他们一起吃夜宵。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