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170白天还睡不够?首长吃醋了

    顾凌擎抱着她进了最后一间的格子里。

    空间太窄了,她手抵在他的胸膛上,都能感觉出他的心跳。

    砰砰砰的,坚实有力。

    突然,有些伤感,抬头看向顾凌擎。

    至少,他还活着,还活着,不是吗?

    她应该感谢老天,夺走的只是他的记忆,而不是生命。

    可,她眼中涩涩然的,又是什么。

    是不甘,是难过,是觉得自己可怜?

    白雅低下了头,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中真实的情绪。

    她不该让他看出来的。

    “那个顾先生的身份很高贵吧?”冷秋尊的声音传出来。

    “嗯,应该是这样的,上头交代下来,让我们听他的调遣。”局长回复道。

    “他有女朋友吗?”冷秋尊淡淡然的问道,打开水龙头洗手。

    “这个不清楚,我连他具体什么身份都不知道,又怎么会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呢?”局长笑着说道。

    “这个顾先生可是少女杀手啊,我的助理和那个白雅看到他脸都会发红。”冷秋尊阴阳怪气的说道,打开门出去。

    白雅:“……”

    她看到顾凌擎的时候脸红了?

    她怎么不知道?

    冷秋尊观察能力太强了,她很担心。

    “你看到我脸红了?”顾凌擎很有兴致的问道。

    “没有吧,可能是喝了一点酒的缘故,那个冷秋尊喜欢胡言乱语的。”白雅否定道。

    顾凌擎朝着她的嘴唇吻上去。

    白雅往后躲开了。

    顾凌擎不悦,捏住了她的下巴顾凌擎抱着她进了最后一间的格子里。

    空间太窄了,她手抵在他的胸膛上,都能感觉出他的心跳。

    砰砰砰的,坚实有力。

    突然,有些伤感,抬头看向顾凌擎。

    至少,他还活着,还活着,不是吗?

    她应该感谢老天,夺走的只是他的记忆,而不是生命。

    可,她眼中涩涩然的,又是什么。

    是不甘,是难过,是觉得自己可怜?

    白雅低下了头,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中真实的情绪。

    她不该让他看出来的。

    “那个顾先生的身份很高贵吧?”冷秋尊的声音传出来。

    “嗯,应该是这样的,上头交代下来,让我们听他的调遣。”局长回复道。

    “他有女朋友吗?”冷秋尊淡淡然的问道,打开水龙头洗手。

    “这个不清楚,我连他具体什么身份都不知道,又怎么会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呢?”局长笑着说道。

    “这个顾先生可是少女杀手啊,我的助理和那个白雅看到他脸都会发红。”冷秋尊阴阳怪气的说道,打开门出去。

    白雅:“……”

    她看到顾凌擎的时候脸红了?

    她怎么不知道?

    冷秋尊观察能力太强了,她很担心。

    “你看到我脸红了?”顾凌擎很有兴致的问道。

    “没有吧,可能是喝了一点酒的缘故,那个冷秋尊喜欢胡言乱语的。”白雅否定道。

    顾凌擎朝着她的嘴唇吻上去。

    白雅往后躲开了。

    顾凌擎不悦,捏住了她的下巴。

    白雅拨开顾凌擎的手,解释道:“我们已经出来很久,再不回去别人就要怀疑了。”

    她不等顾凌擎回复,打开门,蒙着头走了出来。

    回包厢,大家都在,除了顾凌擎外。

    冷秋尊看了白雅一眼,“你去了很久,还以为你淹死在洗手间了呢?”

    白雅有些羞恼。

    冷秋尊一直在针对她。上的时间长你也要管啊?”白雅是压低声音说道,没有注意语气。

    冷秋尊看向她,对上白雅看过来颇为幽怨的眼神,眼神之中还有些害羞。

    她害羞是因为冷秋尊说的:白雅看到顾凌擎脸红。

    冷秋尊眼神稍微有些异样,端起手边的茶,喝了一口。

    白雅不理她,自己剥螃蟹,做的还挺好吃的。

    冷秋尊把自己的螃蟹放到她的旁边。

    白雅不解的看向他。

    “帮我剥。”冷秋尊简单三个字。

    白雅笑了。

    他是哪里来的勇气觉得她会帮他剥啊。

    “冷助理,你家先生的,麻烦了。”白雅把盘子递到冷助理的面前。

    冷秋尊的脸色不好了几分,“你就这么对待领导的?”

    “你又不是我的领导。”白雅不客气的说道。

    冷秋尊:“……”

    顾凌擎从门口进来,坐在了白雅的对面。

    “顾先生有女朋友吗?”冷秋尊直接问道,因为心情不好,连口气也非常的不好。

    顾凌擎有意无意的看了白雅一眼。

    “有。”他沉声道。

    白雅的心跳跳的飞快的。

    不对,顾凌擎不止有女朋友,他还有未婚妻。

    白雅那跳动的心脏恢复了平静。

    “那真是可惜了。”冷秋尊扬起了笑容,也看白雅一眼。

    白雅:“……”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冷秋尊会笑,但是他笑,为什么要看她一眼,让她觉得有种不好的感觉啊。

    饭后

    已经是十一点了。

    局长吩咐的人带来了八张凉席和八条被褥。

    他们一起出发去古堡。

    古堡的地址还有些偏远,从平衍市开车过去,需要一个多小时。

    白雅不想跟冷秋尊说话,所以一上车就假寐。

    她晚上容易失眠,加上白天睡过了,现在还真是睡不着。突然的,她感觉到有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她不知道对方要干嘛。

    冷秋尊用了一些力气。

    白雅倒在了冷秋尊的肩膀上。

    白雅:“……”

    她闻到他身上淡淡的古龙水的香味,带着迷惑心智的感觉。

    她现在是装睡呢,还是睁开眼睛呢。

    之前不睁开,现在睁开,感觉,会很尴尬啊。

    红灯,车子停下。

    顾凌擎的车子停在了白雅车子的旁边。

    他下意识的看向他们车里面。

    看到白雅靠在冷秋尊的肩膀上,瞳孔收缩了,眼中迸射出一道锋锐。

    他拿起手机给白雅拨打电话过去。

    白雅的手机响了。

    她庆幸有人给她打电话,让她醒的那么自然。

    冷秋尊解释道:“是你自己倒在我肩膀上的。”

    白雅:“……”

    她从包里翻出手机,看是顾凌擎的。

    顿时,觉得不庆幸了。

    她接听了顾凌擎的电话。

    “白天睡的还不够吗?”顾凌擎问道,口气沉沉的,好像低气压。

    “嗯?”白雅一开始没有理解顾凌擎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下意识的看向窗外。

    她对上顾凌擎如鹰隼一般的眼睛,猜测顾凌擎是看到她靠在冷秋尊的肩膀上了,解释道:“以后不会了。”

    “给我清醒一点。”顾凌擎直接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白雅很是心虚,像是做了坏事被人发现了一眼。

    “我知道了。”她挂上了电话。

    绿灯行。

    “男朋友查岗啊?”冷秋尊问道,斜睨向白雅。

    “冷先生很喜欢多管闲事。”白雅靠在椅子上说道。

    “不是你说没有男朋友的吗?我不太清楚你这种女人说谎的心理。”冷秋尊冷言冷语道。“我什么心理跟你无关吧。”白雅不客气的说道。

    冷秋尊火大,一脚踢在了前面的椅子上。

    前面椅子上坐的是冷秋尊的助理。

    助理脸色苍白了。

    她知道,冷先生最不喜欢别人批判他,立马解释道:“冷先生从不多管闲事的。冷先生很负责,可能因为白女士是团队的人,所以关心多了一点。”

    白雅也不想跟冷秋尊闹僵,毕竟还要一起破案,见好就收了,转移了话题,问开车的警察,“还有多久到?”

    “还有半个多小时,说实话啊,你们还真是胆大,还有一件事,我们局长没有跟你们说,2007年的时候,这个城堡里面还发生一件毛骨悚然的事情。”警员说道。

    “什么毛骨悚然的事情?”白雅问道。

    她有种直觉,这件毛骨悚然的事情,会是案件的开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