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171醉翁之意……哈哈

    “曾经这个古堡经常有人听到里面有女人的声音。

    有的时候像是做那种事情才发出来的。

    有的时候,又像是受尽了虐待歇斯底里的叫喊。

    有的时候,又是悲伤的哭泣。

    又有的时候,是那种阴森恐怖的笑声,就像是女鬼。”警察说道。

    冷秋尊的助理打了一个寒颤,心里害怕,“你别说了,我本来不害怕的,听你这么说,我都害怕了。”

    “这件事情是发生在少年失踪前,还是失踪后?”白雅冷静的问道。

    “应该是同期吧,那群孩子就是听到古堡闹鬼的传说,才特意进去冒险的,没想到,都死了,一个活着的,已经疯了。”警察叹气道。

    “一共进去了几个少年?”白雅紧接着问道。

    “三个,两个不知所终,我们警察进去找遍了城堡,也没有发现人。”

    “在地上找到了血迹没有?”冷秋尊狐疑的问道。

    警察摇头,“没有,所以,那个地方成了鬼堡,没有人敢靠近,更没有人敢去。”

    “那个鬼堡那么危险,怎么不拆掉呢?”冷助理抱怨道。

    “那个城堡是非物质文化遗产。”警察解释道。

    “怎么可能呢?我看过城堡,好像是欧洲的风格,怎么成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了?”冷助理不解。

    “关于这个城堡有一个传说。当初有个皇帝,聘请了国外的一个画家,好像叫郎世宁的,这个郎世宁还精通建筑。

    皇宫里有一个太监,非常有钱,要退休离开皇宫的时候,花了重金在郎世宁那里买了建筑图。

    那个太监是平衍人,回来后,就在平衍建筑了一个城堡。

    相传这个城堡里面还有很多皇宫里面的宝贝,只是,很多人都进去找了,都没有找到。”警察解释道。

    “年代已经这么久远了,早就应该塌了吧,怎么,这座城堡还好好的存在呢?”冷助理狐疑道。

    “城堡的主人经过多次修砌,说来也奇怪,这座城堡的主人多半死的不明不白,后来,国家就收了这房子,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现在还保存着。”

    警察说完,冷助理也明白了,扭头,害怕的问冷秋尊,“这个城堡不会真的有鬼吧?冷秋尊勾起嘴角,冷冰冰的说道:“害怕可以不去。”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看着的是白雅。

    “真的可以不去吗?”冷助理问道,她是真的不敢去。

    “可以。”冷秋尊不冷不淡的回答道。

    “那我不去了啊。”冷助理干笑着说道。

    “白警官如果害怕不想去,也可以不去的。”冷秋尊故意激将道。

    白雅还真不想被他看扁,“我没有说我害怕。”

    冷助理没骨气的在路上的一家快捷酒店门口下了车。

    车子开到了城堡门口。

    乌漆墨黑的,城堡周围连路灯都没有。

    “城堡里有灯吗?”白雅问警察。

    “灯是有的,但是因为长久没有人居住的原因,早就停电了,里面好像有发电机,不知道还能不能用。”警察解释道。

    白雅拧起了眉头。

    那岂不是进去了就在黑暗中。

    无忧的,心里有些不可抑制的恐惧产生了出来。

    顾凌擎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白雅的后面,搂住了她的腰,压低声音道:“别怕。”

    白雅抬头看向顾凌擎。

    顾凌擎已经移开了目光,松开了她的腰,对着冷秋尊说道:“你的人先在车上,我们进去把发电机开起来后,你们再进去。”

    话音刚落,他就带着他的人进去。

    冷秋尊站在白雅的前面,望着顾凌擎消失的背影,若有所思的说道:“军区的人做事还真是雷厉风行。”

    “这是他们的担当。”白雅加了一句。

    冷秋尊回头看向白雅,狐疑道:“你很崇拜军人?”

    “他们值得我们崇拜。”白雅毫不掩饰的说道。

    “是他们还是他,你和那位顾先生是认识的,对吧?”冷秋尊猜测道。

    白雅觉得,这个冷秋尊还真是聪明,果然不是浪得虚名,他有非常敏锐的观察力和洞察力。

    白雅没有直接回答他,“比下,看谁先找出凶手。”

    冷秋尊不屑的转过身。

    城堡亮了起来。

    只是因为年代久远的问题,很多地方的等还是那种80年代的灯泡,发出来的光也非常的微弱。冷秋尊带着剩余的人进去。

    白雅刚踏进城堡,一阵凉飕飕的阴风带着发霉的味道扑鼻而来。

    霉味中还带着并不好闻的味道,说不出是什么。

    “大家随便挑选一间房间入住。”冷秋尊说道,视线放在了白雅的身上,带着挑衅的意味。

    白雅懒的理他,她扫了一圈大厅,问身边的小王,“死者是死在哪间房间?”

    “一楼,楼梯旁的那间。”小王说道。

    白雅看向楼梯旁的那间房间。

    好像,房间里有些影子在浮动。

    她不由的屏住呼吸,心口提到了嗓子眼里,紧盯着房间的门,慢慢的走过去。

    “嘿。”冷秋尊突然出声,在安静的空间里格外的响。

    白雅吓了一跳,捂住了心脏,尖叫出声。

    顾凌擎从楼梯旁的房间里冲了出来,第一时间跑到了白雅面前,担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白雅缓过神来,知道那嘿是谁发出来的了。

    她愤怒的看向冷秋尊,“你有病吧,吓我干嘛。”

    “我还以为你有多胆大,原来就是一只纸老虎,楼梯旁那间房间我要了,谁都不要跟我抢。”冷秋尊狂妄的说道。

    白雅对他无力吐槽,干脆忽视了,看向顾凌擎,问道:“你在里面发现了什么没有?”

    顾凌擎摇头,“没有暗门,没有特别的东西,只是普通的一张床,一张桌子,三面都是墙,没有窗户。”

    “我想去别的房间看看,你能陪我吗?”白雅问道。

    顾凌擎看她脸色被吓成了白色,还没有恢复过来,心有不忍,点了点头。

    “看个房间还需要人陪,真是胆小鬼,这么胆小,不要来好了,不过,说不定醉翁之意不在酒也不一定。”冷求尊阴阳怪气的说道。

    白雅就不明白了,他为什么老是针对她。

    顾凌擎扫了冷秋尊一样,眼眸沉沉,搂住了白雅的腰,拉到身边,意味深长的说道:“其实,我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白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