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173抢我女人,你眼瞎了吗?

    “白雅。你不要上来。”顾凌擎凝重的说道,扫着里面的情况,目光越发的凌锐。

    白雅不解,“怎么了?上面有什么。”

    “让你不要上去,你就不要上去,废话很多。”冷秋尊推开白雅,上扶梯。

    他有丰富的破案经验,看到里面的情景,脸色也很难看。

    小王跟着上扶梯,不一会,快速的从扶梯上下来,扶着墙干恶。

    白雅想上去的,顾凌擎的两个手下拦住了白雅,“先生说让你不要上去的。”

    “我不怕。”白雅说道,正要上去。

    冷秋尊从扶梯上下来,打电话给警察局的人。

    顾凌擎也从上面跳了下来。

    “什么情况啊?”白雅问顾凌擎。

    “我刚才简单的看了一下,上面应该有六具尸体。”顾凌擎解释道。

    “六具?不应该是两具吗?我上去看下。”

    顾凌擎握住了白雅的手臂, “尸体找到了,先通过dnA确定一下是谁,看看能不能知道死亡时间,现在回酒店,重新梳理一下案件。”

    “你是担心我看不了尸体吗?放心,我之前在国外的时候,接触过解刨,不会害怕的。”白雅想上去看下。

    “我劝你还是别上去。”冷秋尊通完了电话,告诫道。

    “我想上去。我以前是医生,什么血腥没有见过。”白雅一意孤行。

    顾凌擎看向白雅。

    她不仅冷,傲,还倔。

    “我陪你上去吧。”顾凌擎接过手下的军用电筒,调节了光速的形状,放在密室的中间,密室一下子灯火通明。

    白雅做好了心理准备,爬上扶梯。

    扶梯和入口之间有一定距离。

    顾凌擎朝着她伸手。

    有一瞬,白雅想起了过去。

    他就是这样,不算的把手递给她。

    这次,她想要一个人走。  她没有握顾凌擎的手,自己爬了上去。

    顾凌擎的脸色有些差。

    她看到,密室里面好多口玻璃缸。

    从靠近出口处看起:

    最大的玻璃缸有人那么高,里面有黄褐色的液体,以及一对没有穿衣服的一男一女。

    白雅看到女方脸,“顾凌擎,那个女的,就是录像里面的那个女的。”

    顾凌擎第一眼就认出来了。

    他担心白雅会害怕,搂住了白雅的腰,柔声道:“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她没有害怕,这种她在实验室里见多了。

    她在美国看到的场面比这血腥很多。

    不过,她也没有拉开顾凌擎的手,看着玻璃缸里的人,分析道: “女方,身上,脖子上,四肢上都有伤,私密地方被注入进了发泡剂之类的东西,施虐至死,放进玻璃缸中,如果幸运,可能还能在她体内找到男性dnA。

    男方,脸部呈现青紫肿胀,眼睛睁大着,腹部凸起,是活着的时候被丢进玻璃缸中的。”

    她又看向旁边的两个玻璃缸,分别是一男一女被肢解后的尸快。

    最后一个玻璃缸里是一个女性,还有一个刚出生的婴儿。

    “凶手很残忍。”白雅判断道。

    “我们下去吧。一会,会有警察过来拍照,细节之处,我们可以研究照片。”顾凌擎说道。

    白雅点了点头,“你发现没,这个密室看起来,也很干净。”

    “这里应该是案发的第一现场,一会鉴证科的人会在这里找到更多的线索和证据。”

    “对了,顾凌擎,我记得天花板是三角形的现状,但是这里确实平的,会不会还有隔层?”白雅猜测道。

    “你和我想的一样,我也猜测有隔层,一会等警察局来人了,让他们处理。”顾凌擎先下扶梯。

    白雅小心翼翼的爬下来,还没有到地面,顾凌擎把她抱了,放在了地上。

    当着那么多双眼睛,他居然抱她。

    白雅心跳飞快的,但是很快就调整过来。

    冷秋尊看白雅面不改色,冷静沉稳的样子, “这都不害怕,你还是女人吗?”

    “你之前故意吓她的时候,不是害怕了吗?”顾凌擎回击道。

    “你一直袒护她干嘛!”冷秋尊不悦了。

    “我想,跟你一直针对她,是同一个理由。”顾凌擎轻描淡写的把问题抛给了他。

    冷秋尊无言以对了,挽起手臂,看向手腕上的百达翡丽的手表,对着顾凌擎冷声道:“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二十分,警察局来人估计要一个小时左右,这里有重要的证据,需要人看守,是我这组的人留下来,还是你这组的人留下来?”

    顾凌擎深深的看着冷秋尊。“我的人留下来就可以,冷先生可以回去休息。”

    “那这里就拜托你了,白雅,我们走。”冷秋尊转过身,从楼梯上走下去。

    白雅看向顾凌擎,颔首,跟在冷秋尊的后面。

    顾凌擎握住了她的手臂,压低声音道:“到了酒店入住后把酒店名称和房间号发给我。”

    白雅:“……”

    她怎么有种,他会半夜三更找到她的感觉。

    “我先走了。”她没有直接回答他。

    总觉得,这样下去,他们两个人的事情就曝光了。

    她不敢曝光,而且,她不知道,顾凌擎对她的关心是因为她对他恢复记忆有用,还是其他。

    在同一个地方摔倒,她真的很害怕在同一个地方继续摔倒。

    白雅出了城堡,上了车子。

    他们一组四个人坐同一辆车。

    白雅和冷秋尊都坐在后车位上。

    她正准备闭眼休息,冷秋尊突然翻身,手撑在她的旁边,把她笼罩在他的臂弯之中。

    白雅吓了一跳,抵住他的胸口,“你干嘛。”

    冷秋尊眯起眼睛,“你很招桃花?”

    白雅估计他说的是顾凌擎,脸微微泛红。

    她不想她和顾凌擎的关系曝光,冷秋尊洞察力太高,“我结过婚,离过婚,还生过孩子,对爱情,没有信心,不想谈恋爱,再多的桃花对我来说,都是烂桃花。”

    “那就规范你的行为,别像只花蝴蝶一样,到处招摇。”冷秋尊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又拧起眉头,看向白雅,“你真的生过孩子。”

    “嗯。”白雅没有否认。

    “老女人了啊。”冷秋尊自言自语道。

    白雅:“……”

    她入住了酒店,洗了澡出来,看到顾凌擎坐在她房间的沙发上。

    白雅又:“……”

    她记得自己没有给顾凌擎发短信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