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176你是我唯一的女人,你说我们什么关系!

    她有一种买块豆腐撞撞死的冲动。

    她越是想要隐藏她和顾凌擎的关系,就越怕这层关系被发现。

    被发现后的结果,她无力承担,所以揪心,纠结,想要求救,但是,又不知道像谁求救。

    冷助理诧异道:“白警官,你在动车上的时候,一直跟顾先生在一起的啊。”

    白雅低着头不说话。

    “是,她是我和在一起。”顾凌擎代替白雅回答道。

    “你们不会是男女朋友关系吧?”冷助理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顾凌擎沉默着。

    白雅受不了这层压力了。

    她需要反弹,解释道:“不是,我和顾先生不是男女朋友关系,我的好朋友在他们军区里面做医生,所以我和顾先生是认识的。”

    顾凌擎冷冷的看着白雅,幽邃的眼中讳莫如深,紧抿着的嘴唇显示了他的不悦。

    “原来不是啊,具体再说说案件吧。”冷秋尊言归正传,“我看了下,这段录像虽然不明确拍摄的时间,但是,不可能是二十五年前的技术可以做到的。”

    “确实是这样的,我们根据人脸识别,查到了这个人的身份。

    她叫王冬儿,今年三十五岁,是平衍市平镇五里乡菜花村的人。

    她曾经有位姐姐,在二十五年前出去打工,失踪了。

    这个姐姐,就是第一名女性死者王夏荷。

    这姐妹两从小没有父母,感情非常好。

    而这姐妹两本来长得就像,王冬儿还特意整容成了王夏荷的模样。”程先生说道。

    “所以这王冬儿就是凶手咯,她是通过什么手法杀人的呢?”冷助理好奇道。

    “问题就是,在熊死亡期间,她在拍片,很多人都能作证。”程先生拧眉道。

    “这王冬儿一定是凶手,有同谋,就能制造不在场证据,抓回来看看吧。”

    冷秋尊说道。

    “我还有一个问题觉得很奇怪,之前不是没有查到死者之间的联系吗?看样子,他们在二十五年关系就很好了。”冷助理问道。

    “二十五年前,电脑还没有普及,那个时候的人是通过信件来往,可能在信件上署名都是用的笔名。

    我们重视了网络,手机,却忘记了还有一种原始的联系方式,信件。

    他们这些人,现在都在A市,彼此之间应该还有联系,用的是信件这种隐秘的方式。”白雅分析道。

    顾凌擎对着程先生吩咐道:“去军区查下,熊长安和熊志清之间是否用信件联系。”

    “还有,三名二十五年的凶手也就是现在的死者,熊锦平,熊志清,熊长安,都姓熊,他们的结识会不会跟姓氏有关,可以问下熊锦平的姐姐熊黛妮。”白雅建议道。

    “可以抓捕王冬儿了,先找她聊聊。”冷秋尊说道,起身,朝着前面走去。

    白雅也跟着起身,有电话进来。

    她看顾凌擎一直锁着她,目光太具有侵略性,看都不看是谁的,就接听了,缓解自己现在的心虚。

    “白雅,黛妮说你回来了。”宋惜雨的声音从手机里面传出来。

    白雅愣了一愣,快步走出会议室,应了一声,“嗯。”

    她朝着空中花园走去。

    “别见凌擎,你知道的,你招惹不起。”宋惜雨直入主题。

    “已经见到了。”白雅沉声道,目光清冷的看着空气。

    “他不记得你,忘记了你们之间的事情,如果你想要很好的活着,想要他更好的活着,你也忘记吧。”宋惜雨语重心长道。

    白雅听出来宋惜雨的警告之意,想起了过去,他们歇斯底里的伤害。

    心,沉到了冰湖底下,血液凉的彻底,眼眸也暗沉了下来。

    “我有一个朋友叫刘爽,她现在在特种军区里面做医生,我需要她百分之百的安全,如果她不安全了,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来。你能保证她的安全吗?”白雅谈判道。

    “放心,只要你放过凌擎,我可以答应你。”宋惜雨承诺道。

    “给我一点时间。”白雅说道,闭上了眼睛。

    心里沉沉的,好像压着千斤重的水,又酸酸涩涩,很是难过。

    她和顾凌擎再遇,还没有开始,就必须分开了。

    这就是命运吧。

    她睁开眼睛,目光已经清明,绝望,以及冷情。

    转过身。顾凌擎就站在身后。

    她吓了一跳,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过来的,站了多久,听到了什么。

    她心虚的垂下眼眸。

    顾凌擎走到了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神锋锐的就像是x光一样,命令道:“抬起头来。”

    白雅深吸了一口气,抬眸,看向他。

    清澈的眼中倒映出他清隽的模样。

    “从凌晨开始你就特意的躲我。”顾凌擎说的是陈述句。

    她是特意的躲他,不想他们的关系曝光。

    他们的关系一旦曝光,宋惜雨就会来找她施压。

    现在他们的关系没有曝光,宋惜雨已经来找她了,说明,宋惜雨真的非常的在意她。

    “首长觉得我和你是什么关系?”白雅直接问道。

    “你是我唯一上过的女人,你说是什么关系?”顾凌擎冷冷的说道,目光犀利的锁着她。

    “可您有未婚妻,您未婚妻的父亲是纪检的副统,权势滔天,权倾朝野。如果被苏正发现我和他的准女婿发生了什么,你觉得他会怎么对付我?”白雅理智的问道。

    “有我在,不会让他们伤害到你。”顾凌擎承诺道。

    白雅的眼中红了几分,水雾在眼中弥漫。

    过去的顾凌擎,也是这么跟她说的,所以,即便粉身碎骨,她也想和他在一起。

    可是……

    她付出一切,等到的是背叛的滋味。

    他的心里,最深处的是周海兰,不是她。

    他永远不会知道她当时的心痛和绝望。

    “等你确定了你对我是什么感情再来跟我说这句话,不然,首长这种行为跟渣男没什么两样。”白雅不客气的说道,经过他。

    顾凌擎握住了她的手腕,斜睨向她,眸色深深的,抿着嘴,没有说话。

    白雅估计他也不会说什么了,勾起了嘴角,“别告诉我,跟我睡过几次就爱上我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