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177我们很相爱,想到就心酸

    顾凌擎眯起眼睛。

    他在她的眼中居然看到一股子怨恨。

    这种怨恨是凄楚的,是鄙夷的,是自嘲的。

    “你恨我?”顾凌擎判断道。

    白雅没有否定。

    “因爱成恨吧,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红玫瑰》这首歌,挺好听。”白雅意味深长的说道,剥开了他的手,朝着外面走去。

    顾凌擎拧起了眉头,讳莫如深的望着她的背影。

    他们昨天在动车上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她就像变成另外一个人呢。

    冷清,刻薄,浑身张扬着生人勿进的气场,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不过,有件事情,他是该处理一下了。

    顾凌擎拨打了电话出去。

    苏筱灵接听了,不敢相信,从不打电话给她的顾凌擎,会主动给她打了电话,“凌擎。”

    “苏筱灵,我不太可能会娶你,背负着我未婚妻的身份你也没有自由。”顾凌擎直接开口道。

    苏筱灵很不淡定,“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做的那些事情我虽然睁只眼闭只眼,但是并不表示不知道。

    养小白脸,玩男妓,这些行为一旦曝光,对你们整个苏家都不太好,毕竟你父亲是副统,这次总统的候选人。”顾凌擎提醒道。

    苏筱灵紧握着拳头,“你这是在威胁我?”

    “我只是在通知你,我们订婚已经超过了三年,如果能培养出感情,早就结婚了,最好有你提出来解除婚约比较好,就这样吧,我这里还有事。”顾凌擎准备挂电话。

    “顾凌擎,你知道你做了什么样的错事吗?”苏筱灵狠厉道。

    “我为我的行为负责。”顾凌擎决绝的说道。“你就是这样自以为是,刚愎自用,我告诉你,你以为你爱的是周海兰?其实不是,你爱的是另外一个女人。”苏筱灵没有理智的吼道,恨不得说出去的话就像是利刃一般,刺伤到顾凌擎。

    顾凌擎沉默了,握着手机,没有挂电话。

    “你现在心里一定很好奇,你爱的是谁?我每天看到你在思念周海兰的时候就在想,还好,有一个女孩比我伤的更重,她可是为了你差点命都不要,我就觉得你像是一个傻逼一样,特别的让我解气。” 苏筱灵恨得牙痒痒的说道。

    顾凌擎冷眸收缩,染上了红血丝,“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具体一点。”

    “我不会告诉你,我就让你思念着周海兰,伤害着你最爱的女人,知道那个女人多可怜吗?为了你自杀,我想,她一辈子都不可能原谅你!我也永远不会原谅你。”苏筱灵挂上了电话。

    顾凌擎想到白雅的手腕,转过身,快步的朝着白雅房间走去。

    白雅正在收拾行李,听到敲门声,走到门口,从猫眼里看到了顾凌擎,打开了门。

    顾凌擎直接握住了她的手,看向她手腕上的疤痕,眼眸沉了好几分。

    他现在确定,苏筱灵说的他爱的女人,就是白雅。

    顾凌擎的眼中闪过怜惜,“对不起,我忘记了你。”

    白雅之前是恼怒的,生气的,不喜欢被强迫的。

    他握住她手腕的时候,她很想发飙的甩开他的手。

    可是听到这话迟来的对不起,所有的情绪都被冻结了。

    心里,翻滚起了惊涛骇浪,拍打着她所有的记忆。

    她觉得委屈,难过,特别特别的憋屈。

    这句对不起,她等了好久好久,等过了无辜,等过了绝望。

    可是,对不起有什么用。

    忘记了,就是忘记了。

    白雅克制住了情绪,“放开我,你弄疼我了。”

    顾凌擎没有放开,只是松了一些,目光灼灼的看着她,“我们根本没有分手,对不对,只是因为我失忆了,所以断了所有联系,对不对?”

    白雅知道,隐藏不了。

    他很聪明,有常人没有的敏锐观察。

    她也累了,不想再和他玩捉迷藏了。

    “是。”一个字,干脆利落,字正腔圆。

    顾凌擎握住她手腕的力道重了几分,所有的细节都联系了起来,判断道:“我父母之所以不让我知道过去的事情,是因为他们反对我们在一起,把你绑架了,用你威胁我娶苏筱灵,你的手指,就是他们切掉的?”

    “是。”白雅直直的望着他说道。“我们并没有因为他们的反对分开,因为一些原因,我和你都在查唐前村屠村惨案,我出事之前,和你在一起?”顾凌擎又问道。

    残忍的回忆,就像是洋葱一样,被他一层一层剥开。

    她还清晰的记得,他去出任务,那一声声爆炸声。

    她爱的顾凌擎,爱他的顾凌擎,都已经死在那场爆炸中了。

    如果不是后来他的失忆,她都不知道,原来顾凌擎心中爱的是周海兰,对她只是责任。

    眼泪,没有抑制住,流下眼眶。

    她真的希望,自己也死在那场爆炸中,至少,不会面对之后的残忍,至少,她是怀着信仰和顾凌擎一起死去,不会像后来那样觉得孤独。

    顾凌擎看到她哭,心里也被拧紧了,拇指指腹擦着她潮湿的眼泪,承诺道:“我会为你负责的。”

    负责?

    负责!

    负责。

    白雅收住了眼泪,锁着顾凌擎,眸色渐渐决绝了起来。

    她讨厌负责这两个字。

    他就是因为要负责,接近了她,欺骗了她的感情,得到了她的心。

    她用的是完完全全的爱,凭什么得到的只是责任。

    她不要这份责任!

    “不用了,当我从医院醒过来,决定漂洋过海,就已经决定不再爱你。

    爱你的白雅,死在了过去的无知和愚蠢里。

    现在的我,已经重生。

    如果首长真想对我负责,那就放过我,离开我的生活远一点,我们以后,老死不相往来。”白雅清冷的说道。

    顾凌擎眉头拧了起来,一点都看不透她,“这真的是你要的结果吗?”

    “这就是我要的结果。”白雅明确的说道:“ 不纠缠,不留恋,不回忆,不徘徊,我们都应该向前看。”

    顾凌擎看着她慢慢绽开的笑容,心里好像被一把尖锐的刀刺中。

    他觉得很疼,疼的呼吸困难,说不出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