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178我喜欢你,白雅

    骄傲如他,傲慢如他,松开了白雅的手腕,转过身,很快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白雅关上了门。

    世界清净了。

    她如愿以偿了。

    只是,心里这铺天盖地的失落,难过,遗憾,是因为什么……

    中午吃饭白雅没有去,单纯的不想去,隐约的不想见到顾凌擎,免得难堪。

    她泡了一盒面,吃了几口。

    面太硬,胃里不舒服,想出门买点水果。

    打开门,冷秋尊在她的门外,正好要敲门的样子。

    “怎么了?”白雅问道。

    “他们抓到了王冬儿,把她的人证也带了回来,一个是她的partner, 一个是摄影师,我怀疑他们的口供对过,完全一致,都说案发的时候在拍片。”冷秋尊凝重的说道。

    “拍的片在哪里?”白雅问道。

    “我一会发到你的电脑上,下午两点去局里审王冬儿,你看下,有没有可能有弱洞能够突破王冬儿的心理防线。”

    “你看过没有?”白雅直接问道。

    冷秋尊脸上异样的红润,“看过了。”

    “是剪切前的还是后的?”

    “剪切后的。”

    “要一份剪切后的给我,发我邮箱, 我出去买些水果,回来看,下午两点跟你们一起去局里。”白雅干脆利落的说道。

    “行。你要买什么水果,我让人买给你。”冷秋尊眼眸闪烁着说道。

    “我看楼下不远处就有水果摊,我自己过去就行了。”白雅拒绝了他的好意。

    冷秋尊更不自在了,“那帮我买些苹果和梨子,最好要山竹,我喜欢吃山竹。”

    白雅:“……”

    冷秋尊说完,自己想走了。

    白雅也不跟他计较,马上就要破案了,又能再相处几天?得过且过吧。她去水果摊上,要了苹果,梨,山竹,橙子,香蕉,一共九十六元。

    她从包里翻钱包的时候,一张一百元钱递了出去。

    白雅抬头,看到顾凌擎,微微一愣,“你也来买水果啊?”

    顾凌擎正眼都没有看她,沉声道:“本来就是想过来买点给你送过去的,刚好在这里碰见你。中饭吃了没?”

    “没什么胃口,不想吃。”白雅说道。

    顾凌擎接过所有水果,看向白雅。

    他太过强大,站在她的面前,好像铜墙铁壁一样。

    白雅说不出的局促,“有部分是冷秋尊的。”

    顾凌擎没有搭理她,朝着门口走去,白雅在他的身后跟着。

    顾凌擎大步走向了电梯。

    他不说话,她也不想搭话,走到了电梯最里面。

    “白雅。”顾凌擎喊道。

    “嗯?”白雅睨向他,对上他深幽的眼神,不清楚他要说什么。

    “有些东西,你跟我一起看。”顾凌擎沉声道。

    “你说的有些东西,不会是王冬儿拍的录像吧?”白雅猜测道。

    “那些成品的东西,不可能找出问题,我要来了没有剪切之前的,着重看旁观者。”顾凌擎提醒道。

    他跟她想到一起去了,不过,想起之前他们一起看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她不怎么想跟他一起看。

    “冷秋尊已经把剪切前的发我邮箱了。”白雅垂下眼眸说道。

    “嗯,那就去你的房间看。”顾凌擎沉声道。

    白雅:“……”

    她本来的意思吧,是委婉的回绝了他。

    她没想到他会顺着杆子往上爬。

    “我想一个人看。”白雅直白的说道。

    顾凌擎的脸色沉了几分,不悦的锁着她,用不容反驳的语气说道:“你有提出要求的权利,但是,驳回。”

    “我又不是你的手下,不用跟你申请。”

    “驳回。”顾凌擎加重了音。

    白雅拧起了眉头,恼了,“我觉得我之前跟首长您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说清楚了什么?”顾凌擎问道。

    白雅看他好像什么都忘记了的模样,“那个,我已经不爱你了……”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

    顾凌擎大步跨出去。

    白雅小跑的跟在他的后面,“如果没有必要,我觉得,我和你不是能够继续相处的关系。”

    顾凌擎抿着嘴唇,拿房卡开了自己的门,把水果放在餐桌上。

    白雅站在门口,看了一眼水果,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顾凌擎拉开了领带,解开了脖子上面的纽扣,回眸,看向她,拧起了眉头,“不敢进来吗?还是怕我是毒蛇猛兽会吃了你?”

    白雅有几分的恍惚。

    这句话,顾凌擎曾经对她说过。

    事实是,他比毒蛇猛兽还要恐怖。

    她经过他的房间,不进去了。

    顾凌擎无奈,冲出去,握住了她的手,拉进屋。

    砰的一声甩上门。

    白雅抽出了手,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顾凌擎一个箭步,推住了门,把她钳制在门和他之间。

    “你非得惹我生气是不是?”顾凌擎不悦的说道。

    “现在是你惹我生气了!”白雅更不悦的说道。

    “我怎么惹你生气了?”顾凌擎反问道。

    白雅特别的无语,“我要走,你不让我走,我想一个人看,你非要和我一起看,这还不让人生气吗?”

    “我不让你走,非要和你一起看,你不知道什么原因吗?”顾凌擎理直气壮的反击。

    白雅的心一颤,看向他深邃的眼。

    他伸手搂住她的腰,拉到他的身边,身体紧贴在了一起。

    白雅背脊僵直了,推着他的肩膀,“你要找女人多的是,不要非得找我,我不愿意。”

    “女人多的是,我喜欢的女人却不多,我喜欢先谈情,在做A.”顾凌擎转身,把白雅压在了他的床上。

    “你第一次和我发生关系的时候,是有情吗?”白雅恼怒。

    他身上太热,热的快要把她融化了一眼。

    她不喜欢自己再为他意乱情迷。

    顾凌擎深深的看着她。

    他三年前见到她,就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飞机上再见她,仿佛已经找到了那个一直想要找的人。 他不会随便和人发生关系,如果要算,她是唯一一个。

    “我想,他,应该从来就没有忘记过你,所以,才会让我一直做梦梦见你。”顾凌擎沉声道。

    白雅听出来,他说的他,是过去的顾凌擎,她爱过的顾凌擎。

    她有种很委屈的感觉,眼中涩涩然的,雾气弥漫了眼眸,眼泪,从眼角流了出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