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182心慌意乱,爱还是不爱

    “我现在想去洗澡,真来不及了。”白雅催促道。

    “嗯。”他起身,抱着她去了浴室。

    白雅用的是浴缸,他用的是淋浴。

    她没敢看他,看着浴缸里的水,但是,思绪一直飘到他说的话上。

    “觉得这样和你一辈子也挺好,我反正对其他女人也提不起兴趣。”

    “白雅,你太闷了,有什么要求可以跟我说,我接触的女人就你一个,所以,不太清楚女人喜欢怎么样的?做的不好,尽量改善。”

    “不光她的事情,你三年多来在国外的事情我也都知道。”

    “我和苏筱灵已经解除婚约了,我现在单身。”

    他真的,每一句话,都在撩她,撩到了她骨子里。

    说不心慌意乱是不可能的。

    她骗不了自己,她在心动。

    “顾凌擎,你喜欢我吗?”白雅看向他,直接问道。

    他依旧讳莫如深,表情上没有一点让人看得出端倪的痕迹,“你相信我说的,还是相信你看到的?”

    白雅的心里咯噔了一下,有股凉意渐渐的侵入了她的身体。

    记得,三年多前,顾凌擎还没有失忆。

    她也问过顾凌擎同一个问题。

    他说,他不说,只做。

    当时的她,特别的感动。

    她相信顾凌擎不是一个花言巧语的人,也相信他会用行动证明,什么是真正的爱。

    直到他失忆,她才知道,顾凌擎不说,是因为,他的心里爱的是周海兰,他无法说,他对她好,只是承担了他的责任。

    现在的顾凌擎,还是这样。

    白雅笑了,扬起了妩媚至极的笑容,从浴缸里站了起来,从容不迫的拿起浴巾,裹在了自己的身上,“我相信,我心里感受到的。”

    她经过他,出去,从行李箱里拿出更换的衣服。

    眼中迷惑,情乱,都消失了,剩下的,只有清冷。

    顾凌擎从洗手间出来,白雅已经不在了,她先行一步,去了警察局。她到警察局的时候,看到冷秋尊也在,有些吃惊,“我还以为你走了。”

    “我不喜欢半途而废,虽然不直接接手,看你们办案,知道一个结果,也是好的。”冷秋尊解释道。

    白雅微微一笑。

    虽然他毒舌,傲慢,对人不客气,但是,他对专业还是挺敬业的。

    “那我先进去了。”

    “白雅。”冷秋尊喊道。

    白雅看向冷秋尊。

    “我查过王冬儿的户头,里面只有八百元。她在去年开始有大量的在花钱,其中有一笔,刷的是信用卡,地点在日本,她购买了一台索尼hdr-ax2000e,专业的摄像机,另外,她的男朋友,也就是录像里面她的partner,买了最新的三维立体屏。另外,王冬儿大学主修心理学。”冷秋尊提醒道。

    “我明白了他们的杀人手法,熊志清以及熊锦平都是被吓死的,他们以为王夏荷索命。熊长安是自杀的,可能是受不了精神上面的压力。”白雅猜测道。

    “就看你审了,我在监控室。”冷秋尊说道,酷酷的经过她后,又停下脚步,“我让你买的水果买没?”

    “买了,在我房间,等我审完,回去后给你。”白雅说道。

    冷秋尊表情很奇怪,欲言又止,深吸了一口气,“白雅,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接这个案子吗?”

    “你喜欢挑战。”白雅判断的说道。

    “熊锦平是我朋友的舅舅,我受朋友所托,所以才会参与到这个案件中来。”冷秋尊沉声说道,直直的审视着白雅。

    白雅明白了,他的朋友是苏桀然。

    “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白雅问道。

    “不知道,刚才桀然打电话给我,问起你,我才知道,你是他的前妻,我一直以为他前妻是姓邢,邢瑾年跟你是什么关系?”冷秋尊继续问道。

    怪不得,她觉得冷秋尊对她的态度变了很多,原来,是知道她是苏桀然的前妻啊。

    “同父异母的妹妹,我和她同年同月同日出生,比她大几十分钟这样。”白雅淡漠的解释道。

    “你一定受尽了凄苦吧,所以会从一个妇产科医生,变成了一名心理学医生。”

    白雅微微一笑,“再苦也都过去了,因为苦,所以会觉得以后的每一天都是甜的,只要心里不苦,就能无坚不摧了。”

    “别怪苏桀然,我说呢,他明明可以把邢霸天置于死地,偏偏放过了,原来是因为你。”冷秋尊意味深长的说道。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要把邢霸天置于死地?”白雅很诧异。

    “苏桀然的亲生父亲是被邢霸天害死的,他当初娶你,应该是为了报仇,具体,你还是问桀然比较合适,既然你是我兄弟的女人,我也就不针对你了,需要帮忙可以打电话给我。”冷秋尊耸了耸肩,颇为遗憾的说道。

    “苏桀然的亲生父亲是被邢霸天害死的?”白雅一头雾水,不敢相信。

    怪不得,她总是觉得苏桀然恨她,故意想让她痛苦,步步为营的把她推向地狱。

    居然,有这么一层关系在里面。

    冷秋尊不再多说,走去了监控室。

    白雅愣愣的站在警察局门口,一点一点的回忆着过去。

    “站在这里干嘛?”顾凌擎沉声道。

    白雅太入神,吓了一跳,看了顾凌擎一眼,走去审讯室。

    顾凌擎握住了她的手臂,睨着她恍惚的眼,“在想什么呢?脸色不太好看。”

    “知道一些消息,大约知道了他们的杀人手法,只是,王冬儿居然也是学心理的,要突破,估计有难度,毕竟没有确凿的证据。”白雅模棱两可的说道。

    “不用有心理负担,我们有的是时间,而且,我怀疑,这期谋杀案不可能是一个人做的,王冬儿的心理防线难突破,其他人的却容易。”顾凌擎一语道破。

    白雅点了点头, “顾凌擎,熊黛妮的丈夫怎么死的,你知道吗?”

    “好像是在执行任务中不幸身亡的,死亡的时候不过三十,怎么了?”顾凌擎狐疑的看向白雅。

    白雅摇了摇头,“随便问问,看看和案件有没有一些关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