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185嫁还是不嫁,一句话

    白雅撑大了眼睛,定定的看着顾凌擎,脑子里有一瞬的空白,但是很快就冷静下来。

    “如果想要正式交往的原因是担心我委屈,那不用了,跟你交往我只会觉得更委屈。”白雅不客气的说道,把叠好的衣服都放进行李箱。

    “什么叫更委屈?”顾凌擎拧起眉头,“你觉得我做你男朋友不够资格吗?”

    白雅正眼都不看顾凌擎,拉上行李箱的拉链,把行李箱竖了起来,严肃的看着顾凌擎,“交往的前提是相互喜欢,你觉得我们相互喜欢吗?”

    顾凌擎紧抿着嘴巴,脸色铁青,深深的看着她。

    气场随着他的心情变化随之改变。

    白雅拎着行李箱朝着门口走去。

    顾凌擎握住了她的手臂,睨着她,“我觉得我们相互喜欢。”

    白雅心里咯噔了一下,看向他,打量着他的脸色,“我不交往,要,就直接结婚,军婚不能离的,你敢吗?”

    顾凌擎顿了顿。

    白雅微微一笑,眼神之中全是讽刺之意,转过身,正对着顾凌擎,“我没有青春再浪费,跟首长恋爱太危险,我也没有这个自信可以走到最后。

    要么,就结婚,我陪你走一辈子。

    你不用立马回答我,我给你一个月时间,想清楚再决定,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她剥开了他的手,打开了门,走了出去,眼眸沉沉,水雾反射了阳光的璀璨。

    现在的白雅,已经心力交瘁。

    她玩不起任何爱情游戏,也承担不了任何悲惨的结局。

    跟顾凌擎交往,一旦被宋惜雨和顾天航发现,她必死无疑。

    要么,和顾凌擎撇清关系,她去重新生活。

    要么,她直接成为顾凌擎的妻子,木已成舟,加上首长夫人的身份,宋惜雨和顾天航才没有办法伤害到她。

    心里最深处隐藏着对顾凌擎最歇斯底里的爱,她选择了妥协,再给自己最后一次机会。

    不论,他对她是责任,还是其他什么目的,只要他同意结婚,她就耗上她的一辈子,作为做最长情的告白。可是,她好委屈,好憋屈,也好害怕。

    怕被无情伤害的没有生活下去的勇气,也怕陪伴成了相互伤害。

    过去的记忆好像是刀刃一般割着她的心脏,顾凌擎的一句‘海兰,我好想你’比杀了她还让她痛苦。

    如果婚后也这样……

    她爱的人,爱的是别人,这种婚姻,她能坚持下去。

    她好矛盾,想不透,就钻了牛角尖,思绪开始混淆。

    白雅残留的一点理智发现了不对劲。

    她赶紧的从包里翻出白色的塑料瓶,看了眼标签,手颤抖的倒出黑色的小药丸,丢进了嘴巴里,拖着行李箱拐进了楼道里,靠着墙,紧握着拳头,慢慢平息自己的情绪。

    一分钟后,才睁开眼睛,眸中渐渐从混淆变得清晰。

    人的感情有一个度,被伤害后,心脏会痛,身体会产生很多的有毒物质,侵蚀着神经,细胞。

    这种感情造成的伤痛,不像刀伤会愈合,事实上,很难治愈。

    当痛到一定程度,人就会自我保护,精神出现错乱。

    常见的有精神分裂,多数患者沉湎于幻觉和妄想之中,表现为砸东西,伤人,毁物,感情淡漠,脱离现实生活。

    她母亲就是,精神分裂久了,抑郁症,强迫症,焦虑症,失眠症,厌食症,恐惧症,自闭症,人格障碍症,痴呆症一起发了。

    她不想像自己的母亲一样,精神分裂了。

    如果那样,她宁愿死。

    白雅调整好情绪后,从楼道里出来。

    虽然医者不能自医,但是,她知道方法,去想些开心的事情,转移注意力,寻找新的生活乐趣等等,等等。

    白雅从电梯走出来,看到顾凌擎正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

    她去退房。

    顾凌擎接过她的行李。

    白雅看向他,他把她的行李放到了他的车上。

    白雅退了房走过去。

    顾凌擎打开副驾驶的车门。“我送你去火车站。”

    “嗯。”白雅点了点头,清清淡淡的,上了副驾驶座的位置。

    顾凌擎开车,望着前方说道:“找出了凶手,这件事情却不能声张,我还要留下来善后,逝者已矣,活着的人还要生活,我得做好秘密的补偿工作。”

    “只要无愧于心就好。”白雅感叹道:“我以前不信命,觉得,未来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我只要努力,只要坚持,只要朝着目标前进,我总是会得到我应得的,事实上,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你不是说无愧于心吗?不努力,如何无愧于心。”顾凌擎意味深长的说道,睨向白雅白皙精致的脸蛋。

    她的性格不浮躁,长相很漂亮,却也端庄大气,属于一看惊艳,越看越好看的那种。

    “我昨天看了一个新闻,上面讲一个十九岁的女生因为失恋,轻身,掉进了河里。

    一个男孩跳进去救了她,她被救上来了,那个男孩却因为体力不支,被水冲走,死了。

    这难道不是命运的安排吗?”白雅有些伤感的说道。

    顾凌擎握住了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他的手心很热,她的手心很凉。

    “我在人生无助的时候,碰见了苏桀然,他帮我找了工作, 把我母亲从精神病医院接出来,我以为,我的人生会转好了。

    我现在才知道,苏桀然和我的相识,就是一场算计好了的阴谋。

    你把我救出了火坑,我也以为我找到了幸福,为了这个幸福,我愿意舍弃一切,命运再次跟我开了一个玩笑,你失忆了。”白雅看向顾凌擎,眼泪滚落了下来。

    顾凌擎握住白雅的手,紧了紧,眉头拧了起来,“我娶你,等我忙完后,我们回去就结婚。”

    白雅笑了,嘴角往上扬起,目光轻柔的望着他,拇指抹平他的眉头,“你总是这样,责任对你来说,就是一切,因为你觉得失忆亏欠了我,所以,想要弥补我,顾凌擎,我不需要的。

    你去过你想要的生活吧,不要再被责任和回忆所累。

    我其实,一个人可以过的更好。”

    “你现在是什么意思?”顾凌擎不明白了,“我只问你,我现在想娶你,你是嫁还是不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