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186是不是我想怎样就怎样

    “顾凌擎,我们彼此放过吧。”白雅轻柔的说道。

    顾凌擎把车子靠边,停了下来,几分烦躁,“说要结婚的是你,彼此放过的又是你,你到底想怎样?”

    “是不是我想怎样就能怎样?”白雅反问道。

    顾凌擎也不耐烦了,坚定的说道:“是,你想怎样,那就这样!”

    “彼此放过吧。”

    “好。”他干脆利落的说道,目光看向前面,发动了车子。

    白雅知道,他说的是真的。

    可是,她不后悔,因为她看到了他拧起的眉头。

    他说娶她,并不是真心实意的。

    就这样吧。

    顾凌擎把她送到了火车站,看着她走进去去,眼眸黯淡的好像是墨汁一般。

    他从储存箱里抽出了一支烟,点着了,深吸一口,吐出浓浓的烟雾,烟雾迷幻了他刚毅的五官。

    半小时后,他拨打电话出去,给宋中校,“你去心理研究所下达一份正式文件,我需要一名心理学专家测试士兵们的心理素质,详细到士兵心理阴暗面积,并且指明,我要白雅。”

    “好,我现在立马去有关部门沟通协议。”

    顾凌擎挂上了电话,把手机丢到了副驾驶座的位置,开车,从火车站离开。

    白雅回去A市后,本想在酒店好好睡一觉的,刘爽打电话过来,“白雅,你还有多久回来了,我好想你啊。”

    白雅微微一笑,“我觉得我们真是心有灵犀,我刚回A市,刚在酒店住下。”

    “太棒了,晚上一起吃饭啊,我跟你说,上次相亲的那个男的也不靠谱,又把我给甩了,你说,我就那么不行吗?谁都不想和我交往?”刘爽有些颓废。

    “晚上我请你,就去我们以前常去的鱼府。”

    “那家鱼府已经倒闭两年了。”

    “哦,是吗?”不知道为什么,白雅听到这句话有些伤感。

    她记得那家鱼府的生意很好的,老板很热情,做的也好吃。

    “是啊,这两年外卖成为主流,很多人都在家里点餐,他那房子那么大,租金太高,做不下去了,我知道有一家在景区的饭店不错,那里还有间4A级的女子俱乐部,我本来想去,自己一个人又不高兴,刚好你可以陪我,我请客。”刘爽解释的说道。

    “女子俱乐部?”白雅响起了苏筱灵,“那里的男的不干净,你别乱碰。”

    “我傻啊,花钱找男的?又不是钱多的没处花,我就是去见识见识,洗洗spa什么的,还是可以的。”

    “嗯那行吧,我住在A大附近的喜来登,你来了打我电话。”

    半个小时后,刘爽已经到了。

    白雅挺诧异,“从军区过来需要一个小时的吧,你这也太快了。”

    “嘿嘿,老虎不在家,工作量少,明天我休假,今天早点出来了,我打电话给你的时候,已经在开车了,上,我带你去吃鱼。”刘爽笑嘻嘻的说道。

    白雅上了刘爽的车,自己系好安全带。

    “你们所那个沐晓生,人怎么样?”刘爽打听道。

    “他很有魅力,闲云野鹤,喜欢他的女人很多,他喜欢的女人也很多,漂泊的浪子,有过短暂的婚姻,估计到四十岁,都不会定下来的优质单身汉,怎么了?你不会告诉我你对他有兴趣吧。”白雅担心的看向刘爽。

    “我这不是病急乱求医嘛,要是四年前,本姑奶奶青春无敌,男人滚一边去,我现在快奔三了,我不急,我爸妈急死,我每次回去就听他们唠叨,我饭都烦死了。”刘爽叹了一口气。

    “你今年才二十七,距离三十还有三年的,不用太着急。”白雅建议道。

    “我之前也不急,找一个,谈个两年,结婚,定定心心的,但是,按照我现在被甩的状态和次数,我估计我三十岁还是光棍一条,现在男人都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啊?我都无语了。”刘爽烦躁道。

    “我觉得应该会喜欢你这样的,阳光明媚,爽朗亮丽,你还很大气,孝顺,善良,身材好,纯天然的还漂亮,理应不应该没有男朋友啊。”白雅也很好奇。

    “对吧,我还经济独立,不用男人钱,可以共同负担房款。那些男人,瞎了眼了。”刘爽耸肩,“我去参加相亲节目算了,普遍撒网,重点捞鱼。”

    “会有的,对了,我上次好像看到沈亦衍了,就在你参加军区相亲的那个地方。”白雅记不太清楚。

    “他来干嘛?吃饱了撑着想泡军区的小妞吗?”刘爽提起他,心里不爽。

    “上次后,你们再也没有联系吗?”白雅随意的问道。

    “联系个毛啊,老娘的第一次就葬送在他手上,横冲直撞的,要了我半条命,要不是知道他也是被下药,我肯定不会放过他,如果我现在还是处,说不定更值钱,别说他了,心烦。”刘爽加快了速度,半个多小时,就到了风景区里的酒店。

    他们到酒店,已经过了吃晚饭时间,酒店也不做夜宵,不再营业。

    “走,女子俱乐部也有吃的。”刘爽拉着白雅过去。

    这个女子俱乐部只能会员进去。

    刘爽在办,白雅去上洗手间。“你们听说没,那个托尼已经死了,尸体被分成了八块,凶手十分狠毒,还把他的丁切下来,塞在他的嘴巴里,就丢在了公共厕所里。”有女人说道。

    “这么恐怖啊,真是可惜了,那个托尼长的挺好,身材也好,听说,技能也是超棒的,只有钻石会员才能点呢。”另一个女的说道。

    “你认识沐晓生吗?”

    白雅本来准备走,听到沐晓生的名字,看向说话的女人。

    “他说昨晚点托尼的女人可能就是凶手,然后凶手还没有带到警察局,他就被什么人带走了,他被带走的时候,我刚好在。”

    白雅拧紧了眉头,“你说的沐晓生,是心理学家沐晓生?”

    “是啊,钻石会员,身份肯定非同小可,而且,钻石会员都是隐匿信息,他这次,估计凶多吉少。”

    白雅赶紧给顾凌擎打电话过去。

    那些人的手段她太了解了,沐晓生得罪人了。

    顾凌擎接听电话,口气怪怪的,“你这么快就不放过自己了?”

    白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