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189白雅,别惹我生气!

    刘爽也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不适渐渐的减轻了,在她得到满足后,昏睡了过去。

    沈亦衍迷恋的看着她通红的脸蛋,把她留海移到了一边。

    三年前的那次,他已经爱入骨髓。

    既然从没放弃,他就不准备放弃,她有多少桃花,他就掐掉她多少桃花。

    她要么孤独终老,要么,只有他……

    *

    白雅拿到了当天最后点托尼的钻石会员的资料。

    看到资料的时候,她承认,有几分的恍惚。

    苏筱灵。

    最后一个点托尼的,居然是苏筱灵,那么,沐晓生应该是被苏正带走的。

    情况比她想象中的严重。

    如果只是普通的高官,顾凌擎只是一句话的事。

    苏正,级别在顾凌擎的上面,而且是此次总统的热门人选。

    不好办。

    白雅也不敢轻举妄动,打电话给了顾凌擎。

    一声

    顾凌擎那边就接听了。

    “那个,顾凌擎,我怀疑带走沐晓生的是苏筱灵的父亲,苏正,接下来……应该怎么办?”白雅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说托尼,清风徐来,女子俱乐部,我就已经猜到是他了,不用担心,我已经处理好了,现在沐晓生被放出来, 接下来的事情,你不要插手,沐晓生会全权负责。”顾凌擎干脆利落的说道。

    白雅:“……”

    “你已经知道,还让张局长陪我查?”她不懂。

    “我只是猜测,双向保障,总是没有错的,我现在叫人送你回去,今晚好好睡一觉,明天见。”顾凌擎说完,不给她说话的余地,就挂了电话。

    明天见?

    他明天就回来了吗?

    本来说好互相放过的,现在她欠他一顿饭,也不好推脱掉。 他说的轻描淡写,沐晓生放出来,中间的过程想想就是险象环生。

    她应该请的。

    白雅回去,为了明天有一个很好的精神,她吃了药,就在床上睡下了。

    早上,她睡到自然醒,睁开眼睛,看到顾凌擎睡在她的旁边,面对着她。手自然的搭在她的腰上。

    白雅很吃惊,“你怎么在?”

    顾凌擎没有睁开眼睛,喉结性感的滚动,“再陪我睡会。”

    她看他真的很疲倦的样子。

    她昨天和他通话的时候就都快九点了,他九点上火车,到A市都该是四点这样了。

    她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本来觉得不会睡着的,毕竟一直以来睡眠都不太好,靠药物维持,但是,不知不觉的又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

    顾凌擎一动,白雅就醒了,睁开了眼睛,“现在几点了。”

    顾凌擎看了眼手机,“十二点。”

    白雅:“……”

    她睡崩塌了,坐起来,“走吧,我请你吃饭。”

    顾凌擎按住她的肩膀,压到在床上,“吃饭之前,先做些别的事情。”

    白雅看他朝着她的嘴唇吻过来,捂住了嘴巴。

    顾凌擎拧眉,“白雅,别惹我生气。”

    “我还没刷牙。”白雅闷闷的说道。

    顾凌擎眼眸顿了顿,松开她,先走进了洗手间刷牙洗漱。

    白雅也走过来,刚挤出了牙膏,就看顾凌擎走进了玻璃罩里面,当着她的面洗澡。

    白雅不小心看到他那里,是已经准备好了的状态。

    她红着脸别过,一本正经的刷牙,涂上了洗面奶,洗脸。

    他已经站在她的身后了,只围着浴巾,目光灼灼的看着她,“你要不要洗?”

    白雅对上他深邃的眼睛,看到他眼中的情谷欠,心里几分慌张。

    怎么,又回到了之前了。

    她摇头,“我昨晚已经洗过了,一会还要去心里研究所报到,上午都已经旷班了。”

    顾凌擎幽幽的看着她,眸中染上愠色,“你不是编外人员吗?沐晓生说你不用上班的,行动自由。” 白雅:“……”

    他怎么什么都知道。

    她有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不愿意啊?”顾凌擎看出了她的心思。

    白雅低下了头,眼眸闪烁着,“我饿,我昨天中饭没吃,晚饭没怎么吃,今天早饭没什么吃,肚子都饿到疼了。”

    “嗯,我疏忽了,先去吃饭。换下的衣物,你帮我洗下,没问题吧。”顾凌擎问道。

    白雅看了下。

    他具体说的是贴身衣物,外面的,应该是要干洗的。

    鬼使神差般的,她点了点头。

    顾凌擎扬起了嘴角,还算满意她的答复,走出了洗手间。

    白雅跟着出气,才发现,他把行李也拿来了。

    “你最近不用去军区吗?”白雅诧异的问道。

    “一会就回去,军区里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顾凌擎沉声道。

    白雅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她的反应他都看在眼里,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冷了一些。

    他当着她的面换上衣物,像是老夫老妻一样,白雅不怎么好意思,拿了衣服,去洗手间换好了再出来的。

    他们一起去酒店附近的水月国际找饭店吃饭。

    她还记得三年多前,他们也是一起来这里吃饭,那个时候,如果没有继续,该多好。

    “要吃冰淇淋吗?”顾凌擎问白雅道。

    白雅看到那个冰淇淋店笑了。

    还是那个冰淇淋店,老板没有换,“我和你第一次约会,你也问我要吃冰淇淋吗?我说不要,你买了三个,让我帮你拿,结果,我吃了冰淇淋,你把冰淇淋给其他小朋友吃了。”

    “像是我会做出来的事情。”顾凌擎没有否认。

    “腹黑?”白雅评论道。

    “如果这种情况,应该是我那个时候喜欢你。”顾凌擎沉声道。

    白雅眼眸顿了顿,睨向顾凌擎,对上他看过来的眼神。

    顾凌擎打量着她,“你不相信我喜欢你?”

    白雅不想跟他你猜我猜大家猜猜猜下去,她想果断一点,不浪费彼此的时间,“顾凌擎,你喜欢的应该是周海兰。”

    顾凌擎很平静,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变化。

    她看不懂他,也看不透她。

    “白雅,你爱过苏桀然来吗?”顾凌擎反问道。

    “我们的情况不同。”

    “结果是相同的,不是吗?”顾凌擎反问。

    “我的心里已经没有了苏桀然,你的心里还有周海兰吗?”白雅自白的问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