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194我的人生,你负责

    白雅不知道他要带她去哪里?

    反正,顾凌擎也不可能那她怎么样的?

    “要多久到?”白雅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色问道。

    “一个半小时这样。”顾凌擎回答道。

    “到了叫我。”她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顾凌擎把身上的西装脱了下来,披在了她的身上。

    白雅没有睡着,闻到衣服上淡淡的烟草味。

    他刚才一直在吸烟吗?

    她不喜欢烟草的味道,睁开眼睛看他。

    三年多过去了,顾凌擎越发的成熟,内敛,不爱说话,却,依旧给人安心的感觉,估计,这是军人的特质。

    “以后别吸烟了,对身体真不好。”白雅轻柔的说道。

    “以前也不怎么爱吸烟,这三年多来经常失眠,状态不太好,工作压力也大,烟吸的有点多,现在有些习惯性吸烟,你以后监督我。”顾凌擎一本正经的说道。

    白雅转个身,面对着窗外,没有说话,窗户上倒映出她和顾凌擎的影子。

    “首长,我给你做个心理测试好啊?”白雅轻柔的问道。

    “嗯,你说吧。”

    “如果你在看鬼片,你觉得鬼可能会在哪里出现?1,电梯,2,厕所,3,桌子底下,4储物柜。”白雅问完看向顾凌擎。

    “我从来不看鬼片,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顾凌擎沉声道。

    白雅:“……”

    “那换个题,你有天走在马路上,看到一个人差点被撞了,你希望这个人是1女人,2,男人,3小孩,4老人。选吧。”白雅有些生气了,他压根就不配合。

    “那个人撞或者不撞,跟我有什么关系?”顾凌擎不解道。

    白雅不想理他了,别过脸。

    顾凌擎拧眉,“如果非要选的话,男人。”

    白雅了然了,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结果能不能让我这个当事人知道?”顾凌擎问道。“选第2选项的人,刚毅,果敢,做事雷厉风行,直接明了,理智但是也怕麻烦,不太容易被外界的诱惑吸引,也有自己的目标和想法,比较沉稳,是……最佳配偶的选择。”最后一句,白雅有点不想说。

    顾凌擎往上扬了扬嘴角,笑容很浅,不容易被发现,“知道我选b的原因吗?”

    “嗯?”

    “老人年纪大了,就算是差点被撞,也会引起血压过高,心里承受不了。

    小孩还太小,容易受惊,造成阴影。

    女人太麻烦。

    男人身手敏捷,只要躲开了,基本上这件事情无关痛痒的过了。”顾凌擎分析道。

    “我觉得你对女人有偏见,女人怎么麻烦了?”白雅追问道。

    “女人差点被撞,肯定会打电话给自己的男朋友哭诉,说不定,还会找司机进行口舌之战。”

    “顾凌擎,你这么多年不找女朋友是怕麻烦吧?”白雅打断他的话,“你觉得如果是我,我会打电话给你哭诉,还是会和司机进行撕?”

    “所以我知道了为什么我过去会喜欢你。”顾凌擎直接说道,目光灼灼的看着白雅。

    白雅心尖颤抖的厉害,特别是他的眼神,让她很不自在,“开车,看前面。”

    “嗯”顾凌擎应道。

    白雅垂下了眼眸。

    女人奇怪在,明知道对方心里有别的女人,还是会不断的试探,试探,试探,想要证明对方心里有自己。

    因为这点希望,会心软,会投降,会带着侥幸,觉得自己可以取代那个女人的地位。

    但,事实是……

    这个世界上,最难掌控的就是人心,太近,会被人自然的排斥,太远,又自然的忽视,不近不远刚刚好。

    可是,谁也不会掌握这不近不远刚刚好的距离。

    白雅觉得心酸,眼中也瑟瑟然的,不想当着顾凌擎的面哭,强制性的让自己不要多想了。

    有时候,看的太通透,才会痛苦。

    愚蒙,无知,自以为是,才是最幸福的。

    比如,孩子,想得少,想不通透,又健忘。

    不知不觉得,到了顾凌擎的军区。

    士兵看到是顾凌擎的车子,纷纷敬礼,但是,到了第二关的时候,会有人过来检查。

    这是顾凌擎对自己军区的严要求。

    检查完后,士兵们再次敬礼。

    白雅还是三年多前来过他的军区,现在跟过去比,也变化不小,多建造出了几幢大楼。

    但是,顾凌擎住的还是以前的地方。

    她跟着他走,去了地下室。

    白雅想起苏筱灵说的密室。

    当时她虽然没有表现,但是心里难受的,越是靠近那扇门,她就越排斥靠近。

    “你带我来这里干嘛?”白雅停下了脚步。

    顾凌擎没有强求,推开了密室的门。

    白雅下意识的朝着里面走进去,入目的是她的照片,很诧异的看向顾凌擎,太过紧张了,手都在颤抖着。

    顾凌擎牵着她的手,走了进去。

    密室里挂的全是她的照片,有些是从她很久不用的qq空间里抠出来的,有些是他偷拍的。

    “这些照片是我下午的时候挂上去的。”顾凌擎沉声道,从桌上拿了一个红色的首饰盒。

    白雅看了首饰盒一眼,打量着顾凌擎。

    他很深邃的看着她,一如既往的认真,只是,眼中流淌过让人看了心疼的痛色。

    “三年前,我从手术室的床上想过来,脑子里一片大火,我回到了很久很久之前的一次任务里。

    这次任务里,我带的人全部死了,只有一个间谍活了下来,同时死去的还有我的女朋友周海兰。

    我的记忆里完全没有你。

    从那天开始,梦中一直梦到一个女孩在哭泣,她一直在喊着,顾凌擎,你在哪里?

    我以为那个女孩是周海兰,我对你一点印象都没有。

    对不起,我忘记了你。”顾凌擎解释道。

    白雅别过了脸。

    过去的那段记忆,太伤痛,回忆,不经意就已经泪流满面。

    “直到三年多前我遇到你,莫名的熟悉,我去打听你,你过去的一切好像被人刻意抹掉了部分,我也去你学校看过你好多次,随着时间越长,我越来越觉得那个哭泣着找我的女孩就是你。白雅。”

    顾凌擎打开首饰盒,里面是一眸钻戒,“我喜欢你,嫁给我,以后,我的人生,你负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