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195幸福的日常生活

    女人,有一颗最柔软的心。

    和男朋友争吵,不是为了分开,而是为让他成为自己希望的样子。

    和男朋友生气,也不是为了分手,只是想要知道对方心里有没有自己。

    她,也一样。

    她不在乎对方有没有钱,有没有权,长得帅不帅,就算没钱没房她也愿意相随,只是希望对方的心里有她,她做任何牺牲都不觉得委屈。

    就怕,对方的心里没有她,那么,她是真的委屈了。

    白雅想给自己一次机会,最后一次机会,也算为了最后的爱,竭尽全力了。

    她食指点着他的心,“你这里,有没有我?”

    “有。”顾凌擎深邃的看着她,铿锵有力。

    “能不能让我取代周海兰在你心里的地位?”白雅红着眼睛问道。

    “已经在做。”顾凌擎沉声道。

    “好。我嫁你,以后的路,只要你不负我,再艰苦,我都陪着你一起走。”白雅下了决定。

    顾凌擎单膝,跪在了地上。“明天就去领证。”

    军婚不能离的。

    一旦结婚了,就没有后悔药吃了。

    白雅有一瞬间的犹豫,无名指上一阵凉意。

    顾凌擎给她戴上了,握住了她的手,低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你答应了,就不要再说分手这两个字,我也绝对不说。”

    “嗯,好。”白雅哽咽的应了一声,眼泪继续流着。

    顾凌擎亲着她的眼泪,慢慢下移,到她柔软的嘴唇。

    白雅闭上了眼睛,回吻他。

    顾凌擎的气息越来越重,她的呼吸也紊乱了起来。

    他把她抱在了一个长桌上,大掌解开了她牛仔裤的纽扣,连接着里面的裤子一起脱了下来,放在了椅子上。

    白雅感觉到他坚实的存在,很刻骨,很深入,也很热,越来越热,无力的往下倒。

    顾凌擎环住了她的肩膀,支撑了她全部的体重,并不着急,弄得非常好。

    白雅目光渐渐涣散了起来,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臂,尖叫出声的同时他吻住了她的嘴唇,吞噬了她的声音,很狂卷的吻她。

    白雅的思绪飘到了另外一个空间,任由他吻了。

    一分钟后,他把她放到桌上,全身心的投入到自己的感官中。

    “小雅,给我生个孩子吧。”顾凌擎哑声道。

    白雅缓过神来,因为刚那个过,带着没有消逝的感性和迷魅,望向他。

    她还在吃药的,不能有孩子。

    至少要停药三个月,才可以要孩子的。

    可是,一旦她停药,她的失眠症能不能好?

    在恍恍惚惚中,他也到了,腹部紧绷,巧克力般的腹肌充满了强大的爆发力,并没有着急出来,在她的额头上温柔的亲了一下,“今晚就住我这吧。”

    “嗯。”白雅应了一声。

    他把自己的衣服给她披上。

    他的衣服很大,她可以当裙子穿。

    他抱着她去了他的房间,放到浴缸里,放水,给她洗澡。

    白雅想到了一个问题,“我今天不能住你这里了,我的衣服还在酒店。”

    顾凌擎用淋浴洗澡,“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让人去把你的行李箱拿过来,明天我们领证后,我在你工作的附近买一套房子作为婚房,你看是要毛培的,还是装修好的,家具什么的,我空了陪你去买。”

    白雅心里有些潮湿的感觉。

    顾凌擎还是那样细心,把一切都安排的井井有条。

    “买毛培的吧,装修你喜欢什么风格的?”白雅认真的问道。

    顾凌擎洗好了,也洗漱完毕了,围上了浴巾,在白雅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你喜欢的就好。别泡太久,小心着凉了,我去叫人准备一个枕头。”

    “嗯。”白雅应了一声,看这顾凌擎出去。

    她看向手指上的戒指,是三克拉的,很亮,很闪,闪的她的眼睛有些痛。

    她终于还是嫁给了顾凌擎,低头,吻了戒指一下。

    她从浴缸起来,围上了浴巾。

    顾凌擎这里没有她的洗漱用品,本想漱个口的。

    顾凌擎走进来。

    他换上了平时的睡衣,把新的洗漱用品和一件黑色的汗衫给她。

    白雅接过。

    “这个洗漱用品你用了,就留在我这里吧,以后还是会经常过来的,汗衫是我的,洗干净的,穿这个睡觉。”顾凌擎沉声嘱咐道。

    “嗯,好。”白雅刷牙洗脸后,闻了闻顾凌擎给的衣服。 衣服上带着清香的味道。

    她换上,从洗手间出去。

    顾凌擎铺好了枕头和被子。

    “你睡里面?”顾凌擎问道。

    她习惯一个人睡,不过很久之前跟顾凌擎睡一起的时候,她确实睡的里面。

    “可以。”白雅先上床,看了一眼时间,快十二点了,她把手机放到了枕头下面。

    顾凌擎把她的手机拿走,放床头柜上,解释道:“手机有辐射。”

    “嗯。”白雅应了一声,背对着他。

    顾凌擎关上了电灯。

    她没有吃药,看着空气发呆,身后,顾凌擎发出均匀的呼吸。

    她强制性让自己闭上眼睛,却依旧睡不着,转身,面对着他。

    他闭着眼睛,呼吸很轻盈,连睡觉都那么优雅矜贵,像是一个王子一般。

    顾凌擎突然的睁开眼睛。

    白雅被抓了一个正着,吓了一跳。

    “睡不着?”顾凌擎问道,声音沙哑,带着夜间的迷醉。

    “你睡吧,不用管我。”

    “刚好我也睡不着,做点其他的事情?”顾凌擎邀请道。

    “之前不是已经做了吗?”

    “我之前一晚上只和你发生一次?”顾凌擎很好奇。

    “也不是。那不一样,我那个时候和你见上一面很难,难免会动情,想着要分离,就没那么节制,再说你那个时候二十几岁,听你说,我是你第一个女人。”白雅轻轻柔柔的说道。

    “现在也是唯一一个。”顾凌擎确定的说道。

    白雅心中悸动,翻身,覆在了他的身上,望着他刚毅的脸孔,她首先脸红了,“那,就做点什么吧。”

    顾凌擎勾起了嘴角,吻上了她的嘴唇,火热的掌心徘徊在她的腰间,差不多了,他握住了她的腰,朝着腹部压下去。

    白雅闷哼一声,毕竟今天不是第一次了,也没有觉得太疼,再说,占有主动的优势,很快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