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199别来招惹我的女人,你招惹不起

    婚姻,如果一开始就注定了不幸,就千万不要爬进坟墓里,因为,再爬出来,肯定会满身是伤,身心疲惫。

    她和顾凌擎有一个好的开端,希望也能有一个好的结果。

    “你一份,我一份,保管好。”白雅喜滋滋的把身份证,户口簿,结婚证放进包包里。

    顾凌擎睨着她的明眸皓齿,心里也柔软了几分。

    这个女人,从一开始的陌生人,现在成为他的妻子了,他需要一辈子呵护和照顾的女人。

    只要想到她成为了他的妻子,他嘴角微微上扬,“不应该放在一起保管吗?”

    白雅微微一笑,把自己那份结婚证拿出来,放在了礼品袋中。“麻烦了,相公。”

    顾凌擎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回答道:“不麻烦。”

    “呵呵呵。”白雅愉悦的笑了。

    还记得刚认识他的那会, 她问了很多的问题,他也是现在这般模样,一本正经的一个一个回答。

    其实,顾凌擎没有变,而她,已经变了很多很多。

    白雅笑的,眼泪流了出来。

    顾凌擎拧起眉头,“怎么了?”

    白雅抱住了顾凌擎,脸闷在了他的怀里,声音都哽咽了,“你做的那个梦,没有错,我真的找你,找了很久。”

    顾凌擎眼眸深沉了下去,手轻轻的搭在了她的背上,“白雅,我回来了。”

    “嗯。”白雅擦了擦眼泪。

    “之前我一直很想找回过去的记忆,越是想要找回,越是觉得疲倦,现在有你了,失去的记忆,我也不强求了,医生也说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回来了。”顾凌擎解释道。

    “有我呢,我也会尝试帮你催眠治疗的。”

    顾凌擎揉着她的脸蛋,“来日方长,不着急,我们还有很多紧急的事情要事先做。”

    “好。”“我现在送你去研究所,你拿下文件,下午就来军区吧。我可以让刘爽配合你的工作,你们姐妹在一起,肯定有说不完的话。我们的婚礼已经在准备中了,准备好了我告诉你。”

    白雅想起中午还欠苏桀然一顿饭。

    她和苏桀然之前的事情,该说的,说清楚比较好。

    再说她和顾凌擎已经结婚了,苏桀然也该放弃了。

    “我自己一个人去就可以了,还要一些事情跟沐晓生说,中午我和他们吃顿饭,下午两点这样到军区。”白雅拒绝了顾凌擎的好意。

    顾凌擎沉默着,定定的看着白雅。

    “怎么了?”白雅心虚的问道。

    “你应该享受老公的服务,我更希望你接受,你拒绝我,我会觉得和你之间有段距离, 这边到研究所有段路,我送你过去。”顾凌擎自白的说道。

    “那好吧。”点了点头。

    他带着她去研究所。

    白雅定定的看着前方,享受此时此刻的心灵上的宁静和安详。

    “饭局结束前半小时打电话给我,我让人过来接你。”顾凌擎开口道。

    白雅扭头看向顾凌擎,窗外的阳光落在他刚毅的脸上,帅的令人屏息。

    以前,她不愿意麻烦别人的。

    他刚才的话点醒了她。

    现在,他是她的丈夫了,这不叫麻烦,而是,让他走进她的生活,她也不把他当成外人了。

    “好。饭局结束前半小时打电话给你,下午见。”白雅轻柔道。

    “我喜欢你做的饭菜,比勤务兵做的好吃。”顾凌擎突然说道。

    白雅笑了,“你要是喜欢我做的饭菜,每天特殊情况,我每天都给你做。”

    “好。”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过的特别的快,即便什么话都不说,都不会觉得无聊。

    顾凌擎远远的,就看到研究所了,下意识的放慢了速度。

    白雅看向码数,从六十到四十了。

    虽然慢,她的心里却有一种暖流,温暖了此刻的年华。

    不过,再慢,也到了研究院的楼下。

    “需要我送你上去吗?”顾凌擎问道,恋恋不舍的看着她。

    白雅笑了,“那要不要搬过来一起上班,咱们做个连体人。”

    “不准开玩笑。”顾凌擎凝下脸色。

    白雅在他的脸上主动的亲了一下,“老公,我上班了,下午见。” 顾凌擎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她的主动,他挺受用,“上去吧。”

    “嗯,走了。”白雅从车上下来,帮顾凌擎关上了门。

    她朝着楼上走过来,没有注意到一直站在窗口看着他们的苏桀然。

    苏桀然的脸色很差,差的好像十二月的寒,冰封了脸,散发出凌厉。

    他想起,白雅和顾凌擎睡过,还有小孩的事情,心里被揪起来,非常的疼,又酸又涩。

    他非常嫉妒着,嫉妒的,快要疯狂了。

    白雅明明是他的女人,他什么时候,把她给弄丢了。

    他想要她回来,看来,应该行动了。

    *

    白雅走上楼,苏桀然站在了她的面前,脸色不好。

    他看到了她手指上钻戒,不淡定的握住了白雅的手腕,举了起来。

    钻石很大,很亮,闪耀了他的双眼。

    苏桀然的邪魅的眸中出现了裂痕,质问道:“你答应她的求婚了?!他的心里只有周海兰你不知道吗?”

    白雅很冷静,“我不是答应他的求婚,我是已经和她结婚了,结婚证都拿到了,办酒的那天会邀请你的。”

    “你是不是疯了?”苏桀然甩开白雅的手,双手握住她的肩膀,力道很重,“顾凌擎根本不爱你。”

    “爱不爱,我自己会判断,用不着别人来指手画脚。”白雅冷情的说道,拨开了苏桀然的手。

    “你和他结婚了,那么我呢?白雅,三年多来我为你做的事情你看不到吗?我爱你,我已经改邪归正了,我已经不和任何女人联系了,我的心里只有你,你还不相信我只爱你一个人吗?”苏桀然带着几乎恳求的语气看着白雅。

    “我已经知道了你当年招惹我的原因。”白雅直直的看着苏桀然。

    “因为他是你的父亲,所以,我才手下留情的,为了你,我仇恨都可以放下,不要离开我,我才是最爱你的那个人。”苏桀然拧紧了眉头。

    “现在我爱的是他。”

    “你迟早会被他伤的千疮百孔的,相信我,白雅,你现在反悔,民政局档案室应该没有入进去,还来得及,我能想办法撤销的。”

    “撤销什么!”顾凌擎的声音响起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