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202其实,她有病,她真的有病

    白雅点头。

    他走的非常匆忙,握紧了拳头,眉头也拧了起来,眼中带着朦胧的雾气。

    白雅有些担心他,他的神情非常的不正常。

    她走到窗口,看顾凌擎健步如飞的出去,连士兵打招呼都没有看到的上了车子。

    因为顾凌擎走的太匆忙了,资料没有给她。

    她不知道下午开会商量心里测验方案的事情顾凌擎还有时间安排吗?

    吃完饭,她躺在了床上玩手机。

    沐晓生打电话过来。

    白雅接听,“怎么了,晓生。”

    “白雅,你简直料事如神,现在已经抓到了托尼的前女友了,他们家里是开的生肉加工厂,她对杀害托尼的事情招供了。

    她和托尼原本是情侣,她的父母嫌弃托尼不踏实,她就和托尼分手了,嫁给了现在的老公,有一个儿子。

    后来,托尼勾上了她,他们旧情复燃了,没有想到托尼有梅毒,传染给了她,她又传染给了她老公。

    她老公恼羞成怒,就开始了杀人计划。

    那天,托尼从苏筱灵那离开,就接到了约会电话。

    她说老公不在家,让他去她家,还让托尼吃了迷汗药的酒。

    托尼昏厥了过去,就被他们放到了冰库里面冻死了,在进行机器切割。”沐晓生叙事道。

    “他们的小孩呢,现在不是成了孤儿吗?”白雅心疼这个无辜的孩子。

    “这个孩子经过dnA检验是托尼的,我们找到她的时候,孩子已经被她丈夫冻死了。”沐晓生黯然的说道。

    挂了电话,白雅心里也有些伤感。

    人啊,千万不能做错事,否则,现在不报,以后就会有报应。

    如果当初,托尼的女朋友没有嫌弃托尼和托尼结婚了,还是是托尼的,托尼没有受到感情的刺激,有深爱的伴侣,不一定会走上牛郎这条路。

    托尼的女朋友也不应该怀着别人的孩子嫁给现在的老公,没有一个男人能够忍受妻子有别的男人的孩子。

    正如她当初。

    如果不是她一意孤行的想要生下孩子,也不会让孩子成为她心头永久的痛。

    白雅的心情不好起来,她知道不能在胡思乱想下去了,否则,她的病又要犯了。

    她把自己的电脑打开了,准备做些功课,转移思绪。

    短信响起来。

    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是一张照片,好像是顾凌擎,身上的衣服也是他今天穿的,他紧紧的抱着一个女孩。

    白雅的心里一紧,点开了照片。

    以拍照的视觉,因为顾凌擎抱着那个女孩,只能看到顾凌擎的脸,和女孩的背影。

    女孩穿着红色的长袖裙子,很高,很瘦弱,长发扎成了马尾。

    “叮咚”一声,第二条短信又发了过来。

    白雅点开。

    顾凌擎的眼角带了泪珠,把那个女孩抱得紧紧的。

    白雅也哭了,眼泪顺着脸颊流淌了下来。

    第三张照片也很快发了过来。

    顾凌擎握住女孩的肩膀,吻落在了女孩的额头上面。

    第四张照片,顾凌擎抱着女孩上了他的车子。

    第五张照片,顾凌擎抱着那女孩,去了酒店,酒店的名字是九州星际大酒店。

    短信又发过来:他们在九州星级大酒店2108总统套房,如果想要阻止什么,快去吧。

    白雅随手把手机砸在了地上。

    她这里到九州星际大酒店最快也要一个小时,她能阻止什么,她什么都阻止不了。

    当心理和身体已经不在她的身上,她阻止能有用吗?

    她想到了她和苏桀然的新婚,三年前顾凌擎的背叛,又想起了那些照片。

    怪不得,顾凌擎走的那么着急。

    怪不得,原本安排好的事情都做不到了。

    她的心理涌出了铺天盖地的愤怒,委屈,难过。

    这些气焰直接冲向了她的脑际。

    她的思维控制不住的混乱。

    她一会觉得现在还在和苏桀然那段地狱般的婚姻里,孤独,无助。 一会觉的还在顾凌擎出事后自己的周海兰的时光里,心痛的快要绝望。

    渐渐的,才想起自己活在了三年多后,她重新爱上的男人依旧身体出现了背叛,心里出现了背叛。

    没有人喜欢她,没有人爱她,也没有会保护她。

    她不过,是一个精神病。

    是的,她不仅仅是一个心理医生,她还是一个精神病。

    她在掩饰以及麻痹自己,可是再麻痹也欺骗不了自己,她就是一个精神病,跟她的母亲一样。

    白雅嚎啕痛哭了起来。

    她摔掉了台灯,摔掉了花瓶,摔掉了水杯, 摔掉了自己的电脑,扯了床单,扯了被子,把所有能砸的,不能砸的,都砸在了地上。

    她昨天还和顾凌擎在这张床上做,爱,现在想起来就觉得无比恶心。

    东西太乱,她去拿放在窗台上盆景的时候,绊倒了自己,整个人趴到了地上。

    尖锐的瓷片进入了她的血肉之躯,那一瞬,非常疼,疼的理智回到了脑子里。

    鲜血血流出来。

    白雅看着满屋的狼藉,知道自己犯病了。

    眼泪还在不断的流着,心里也在滴血。

    如果她就这样死了,会不会太难看。

    刘爽会伤心。

    妈妈会无助。

    顾凌擎会因为她死在他这里,弄脏了他的东西,给他增加了麻烦,而提起她,都是厌恶和憎恨。

    她要死,也不能死在这里。

    白雅忍着疼痛,爬起来。

    鲜血已经把衣服给染红了。

    她解开了衣服,看向自己的身前,很多处伤口,还好,只有一个瓷片破了衣服,插进了肉里。

    白雅把瓷片拔了出来,血流的更快了。

    她从行李箱中选了一条白色的裙子,撕破了,绑住了伤口。

    她不能让顾凌擎的勤务兵进来,否则,勤务兵肯定会告诉顾凌擎的。

    她还是想要留住最后一点自尊吧。

    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精神上有问题。

    她把自己行李箱中的衣服全部拿了出来,倒在了沙发上,把地上的碎片全部弄到了行李箱中,从床单擦干净了地上的血迹,把床单丢进了行李箱里,还好,被子没有沾到血。

    她把被子抱到了沙发上,站起来的时候,因为失血过多的原因,头开始眩晕。

    她千万不能晕倒,千万不能晕倒。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