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203可能是因为放不下

    白雅坐在沙发上,休息一会,眼皮往下垂。

    她不能晕倒的,摇了摇头,站起来,给自己苍白的嘴唇上涂上艳丽的口红,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外面裹上了黑色的风衣。

    这样,就算血透出来,也不会被人发现了。

    她拉着行李箱出门,对着勤务兵说道:“您好,不好意思,我的拉杆箱坏了,我这个拉杆箱对我来说意义非凡,我要出去修,麻烦你帮我喊辆车好吗?另外,床单给我弄脏了,麻烦换上新床单。”

    “哦,好的,我现在就打电话让人开车来,您等个五分钟。”勤务兵去打电话。

    白雅走进了厨房。

    顾凌擎这里能开小灶的,她翻出了糖,空吃了一口,含了一大口在嘴巴里,捂暖了,再下咽。

    “已经喊好了。”勤务兵汇报道。

    “谢谢啊。”白雅淡淡然的说道,拉着箱子经过勤务兵。

    勤务兵看四个轮子都是好的,拉链也没坏,哪里坏了呢?

    不过,他听说这位女士可能是首长的未来夫人,他也不敢问。

    白雅上了车子,忍不住要昏厥过去了,“麻烦你到水月国际,我有些困,要睡一会,你到了那里,记得一定要喊醒我,我睡得有些沉,一定,一定要喊醒我。”

    白雅对着司机说道。

    “好。”

    其实,她可以去刘爽那里的。

    刘爽是医生,那边她要的药啊工具啊肯定都有,但是,刘爽看她这么伤,肯定会担心,加上刘爽太心直口快了。

    她闭上了眼睛,昏厥了过去。

    勤务兵进房间换床单,发现原来的床单没有了,怎么找也找不到。

    首长床头柜上的台灯啊,水杯啊,花瓶啊什么的,都不见了。

    这些东西有不值钱,花瓶也就几十元一个,那个女士偷这个也没有用吧。

    这件事情他是汇报首长还是不汇报呢?

    *

    “您好。醒醒,醒醒。”白雅被推醒了,头疼的厉害,嘴唇也裂开了,虚弱的看向士兵。

    士兵担忧的问道:“你没事吧,脸色不太好看。”

    白雅微微一笑,“昨天睡的不太好,谢谢您了,您先回去吧,我自己会回去的。”

    “那好吧。”士兵狐疑的看向白雅。

    白雅下车,几分眩晕,撑住了车身。

    士兵在拿行李箱,所以没有发现白雅的异常。

    “那我就先走了?你要我来接您也行,打电话给首长的勤务兵就可以了。”士兵提醒道。

    “谢谢。”白雅柔声道。

    她看着车子离开,头晕,昏厥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睁开眼睛,入目的是华丽的水晶吊灯。

    “你醒了。”苏桀然柔声说道。

    白雅看向他,他的眼中都是怜惜。

    “我怎么会在这里?”白雅狐疑的问道,要坐起来。

    苏桀然压住了她的肩膀,“你躺着,身上伤的厉害,还是发烧,怎么会这样,顾凌擎打你的?”

    白雅摇了摇头,“我自己不小心摔的,现在几点了?”

    “下午五点二十。”苏桀然说道。

    白雅拔掉了手腕上的针,“我要走了,下午还有会议,有很多事情还没有做。”

    苏桀然心疼的看着白雅,但是没有勉强,“好,我送你回去。”

    “我的包包和拉杆箱呢?”白雅问道。

    “都在外面的沙发前。”苏桀然转过身。

    白雅出去, 看到了自己的包包和拉杆箱。

    她从包包里翻出手机。

    有好几个电话,都是她以前的客户,也有刘爽的,唯独没有顾凌擎的。

    她的心里酸涩的厉害,用冷漠掩饰了悲伤。

    如果她猜的不错,顾凌擎应该还和那个女孩在一起。

    不过,再怎么样,她也想和他当面对质。

    苏桀然幽深的看着白雅,“走吧。”

    白雅拎着拉杆箱出去,把所有的东西倒进了垃圾箱里,然后,拎着空箱子回去。

    她到军区门口的时候已经下午的六点半了。 她看向手机上,依旧没有顾凌擎的电话过来。

    “你喊里面的人出来接你吧,不然你进不去的。”苏桀然提醒道。

    白雅退开车,从车上下来。

    苏桀然没有下车,但是降下了车窗,提醒道:“别忘记了吃药,你还在发烧中的,自己是一个医生,你比其他人更懂,还有,我一直等你回来。”

    白雅看着苏桀然的车子离开。

    她拿起手机,看着顾凌擎的手机号码发了一会呆,最终拨打了电话过去。

    “喂,小雅,我有些事,晚点回来,你先吃完饭,不用等我,会议我安排在明天早上八点。”顾凌擎沉声道。

    白雅突然的觉得,什么话都不想说了。挂上了电话。

    人啊,都是犯贱的。

    她刚才很想说一句,没有关系,我刚好也有事,可能要几天不回来。

    但是,她还想亲口问问他,他是怎么想的?那个女孩是谁!

    最终,又心有不甘,她打的去了星级大酒店,要了2110总统套房,就在顾凌擎房间的对面。

    她觉得自己现在这样很变态,像是一个妒妇一般观察着猫眼外,对面的门。

    她很痛恨自己这样的行为,但是,不这么做,她又过不去心里这个槛。

    等啊等,等啊等,晚上十点二十分这样,有送外卖的敲了顾凌擎的房门,顾凌擎开的门,拿了食物进去。

    白雅才想起,自己也没有吃晚饭,但是,她不想吃。

    等到了十二点,顾凌擎终于出来了。

    白雅打开门看出去,顾凌擎洗了澡,头发还是湿的,快步朝着电梯走去。

    心里,所有的坚持都崩塌了,好像一座山,终于跨了,把她的心压在了暗无天日的地底下。

    白雅关上了门,颓废的躺在了床上。

    这个时候,才觉得自己好疲倦,因为长时间的站立,脚累的酸疼。

    四周很安静,安静的她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吧,即便她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她要的很简单,真的很简单,开开心心的生活。

    她终究觊觎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才会像现在这样过的如此痛苦。

    她看着手机,手机上依旧没有顾凌擎的来电号码。

    其实,她突然挂电话,顾凌擎就应该知道她生气了。

    他明知道她生气了,一个电话都没有,说明,跟那个女孩相比,他压根就不在乎她生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