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205舍得放弃,成就未来

    “我不是学习心理的,但是我觉得那个男人既然已经劈腿,不要也罢,你总能等到一个全心全意对你的人,关键是,舍得放弃。”男人说道。

    “谢谢你,我有电话进来,先挂了。”白雅挂上了电话,看着顾凌擎的来电显示,并没有接听。

    人在冲动,愤怒,委屈,生气的时候,最好让自己先冷静五分钟,尖锐的话说出去,有时候只会让对方难过,对方难过了,自己其实也未必好过。

    特别当对方是你的亲人,朋友,同事,老板,以及爱人的时候。

    顾凌擎的电话再次打过来,白雅才接听。

    “你在哪里?”顾凌擎问道,声音带着几分疲倦。

    白雅想,当这个男人在别的女人身上用尽 了力气,耐性,她再发脾气,有什么用!

    对方会觉得烦躁,觉得她身上没有了任何优点,看到她都是痛苦。

    人的本性就是会躲避痛苦,追寻快乐。

    更关键的是,女生发脾气,是让男生改变和在乎。

    他不会改变,更不会在乎,那她发脾气伤害的是自己。

    “在外面,有些事情处理一下。”白雅清淡的说道。

    “好,那明天见。”

    白雅扯了扯嘴角。

    他连寒暄都不愿意啊,不问她要处理什么事,需要帮忙吗?

    呵。

    男人是最绝情的动物,没有之一。

    “挂了。”白雅轻柔的说道,挂掉了电话,关机了,躺在床上。

    越是清晰,越是知道一切,其实,越是痛苦。

    她知道自己会睡不着。

    没有人爱她,更要爱惜自己。

    她从包包里翻出了药,吃了,躺到了床上。

    第二天醒过来,头疼欲裂,嗓子干疼,眼睛都疼的睁不开。

    她好像发烧的很严重,看向手机,已经十点钟了,从床上起来,好像踩在棉花上一样,摇摇晃晃的,刷牙洗漱后,打的去了附近的医院,从车上下来,她看到顾凌擎的车子经过她。他下车,打开副驾驶的车门,把一个女孩抱了下来,朝着医院走去。

    她坐在的士车里,定定的看着顾凌擎消失的背影。

    如果,她不是他的妻子,和他只是陌生人的关系,或者,没有答应嫁给她,她都不会像现在这样难过吧。

    只要想到以后的婚姻生活里,都会出现类似的场景,她就觉得好像炼狱一般,想到都会浑身战栗。

    她不要这样的生活。

    她从包里翻出了手机,手都在颤抖着.

    “美女,下车吗?”司机问道。

    “去第一人民医院吧。”白雅对着司机说道。

    司机又开车去第一人民医院。

    白雅拨通了苏桀然的电话,“今天是我和顾凌擎结婚的第二天,你有办法帮我取消结婚的事实吗?我不想嫁给他了。”

    “可以,你和他的结婚信息没有入进电脑。你现在只要把结婚证偷出来,你们就等于没有结婚,查不到任何结婚的信息的,另外,有一点我要告诉你,他没有用军官证和你结婚,所以,你们算普通结婚,很好处理。”苏桀然扬起嘴角说道,眼睛中都是笑意。

    这次,顾凌擎真真正正的出局了。

    “好,谢谢你。”白雅发烧的厉害,有气无力的说道。

    “请我吃顿饭就可以了,白雅,你已经欠我两顿饭了。”

    “好。”

    “赶紧拿到结婚证书才是最关键的。”苏桀然提醒道。

    “嗯。”白雅挂了电话。

    她快要昏厥过去了,到医院去挂号排队,她怕会坚持不了,看到一个私人诊所,“在前面放我下车就可以。”

    白雅拿出五十元递给司机师傅,“不用找了,谢谢你。”

    她踉跄的朝着诊所走去,让医生配了一些药水,药粉,“麻烦你还要找个护士帮我换下绑带。”

    医生看是行家,反正不影响他赚钱,连连答应了。

    白雅躺在病床上,昏厥了过去。

    想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个小时后了。

    她的伤口上了药,护士帮包扎好了。

    药水也已经挂好了。

    “您好女士,您的手机响了好几回了。”护士微笑着提醒道。

    私人诊所服务就是好啊。“谢谢。”白雅从床上起来,还是有些晕,看来明天还得过来。

    她从包里翻出手机,看是顾凌擎的来电显示。

    她回电话过去。

    “你什么时候回来?”顾凌擎直接问道。

    “一个小时这样,你让士兵在门口接我吧,不然我可能进不来。”白雅淡淡然的说道。

    “嗯。”

    白雅在私人诊所里化了一个精致的妆容,把憔悴,病重,掩饰的没有一点痕迹。

    她打的回去,在门口接她的是顾凌擎。

    她薄凉的看着眼前这个伟岸的男人。

    结婚第一天,他带着一个女人去了酒店。

    结婚第二天,他带着一个女人去了医院。

    很讽刺的是,她和他在同一个酒店,她和他去了同一个医院。

    不同的是,他们在秀恩爱,而她,形单只影。

    说不难过是不可能的。说不心疼也是不可能的。

    难过,心疼,在绝情的男人面前是没有一点用的。

    舍弃,更容易一点。

    她可不想再过三年炼狱版的婚姻。

    再过三年,她就三十了,所有的青春都浪费了。

    白雅上了顾凌擎的车子,对昨天和今天早上的事情只字不提。顾凌擎也不问她的事情。

    “我们的结婚证呢,你放在哪里了?”白雅望着前方看似很随意的问道。

    “在床头柜里,怎么了?”顾凌擎问道,看向她。

    白雅对着他扬起妖冶一笑,眼中有讽刺,有决绝,有悲恸,也有解脱,“没什么,随便问问。”

    “嗯,饭吃了没?”顾凌擎问道。

    她想起了他和那女孩半夜点的外卖,觉得和他在一起吃饭都恶心。

    她昨天没有吃晚饭,今天早上没有吃早饭,中饭也没有吃,但是,她不想和他一起吃,更不想他看着她吃,“吃过了。”

    “会议我安排在下午的四点。资料我准备好了,开会之前你可以看看。“

    “嗯。”白雅不冷不淡的应了一声。

    她现在只想拿到结婚证,然后毁掉它。

    顾凌擎看向白雅,握住了她的手。 白雅想是触电了一眼,拧起了眉头,情绪激烈的抽出了手,很是防备的看着他。

    “怎么了?”顾凌擎不解的问道,从刚才看到她,他就觉得她的情绪不太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