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208我爱她,这是铿锵有力的回答

    顾凌擎回到客房,白雅已经换了一条白色的裙子,洗过澡。

    “你伤在哪里?可以洗澡吗?伤口会感染的。”顾凌擎担心的说道。

    白雅不想回答他。

    “把会议安排在明天吧,你今天刚好有事,我也没有力气开会,我休息一晚上,应该会好。”白雅烧的有气无力的说道。

    “你休息好了再说吧,会议也不急在一时半会。这些药需要怎么处理?”顾凌擎问道。

    “我今天已经挂过水了,这个药水是明天挂的,你走吧,我吃了药就可以睡觉。”白雅耷拉着眼眸说道。

    顾凌擎出去倒了一杯水进来,白雅已经把要吃的药全部放在了手心里。

    她接过他递过来的水杯,喝了一大口水,把药全部吃了下去,闭上了眼睛,沉沉的幻觉了过去。

    顾凌擎坐在床边上,看着她沉睡的模样,拧紧了眉头,手捂在了她的额头上面,烫的他手心都在出汗。

    顾凌擎的手机又响起来,他看是周海兰的,挂掉了电话,对着勤务兵吩咐道:“你现在去九州星级大酒店2108号房间帮我照顾一个人。”

    “哦。好。”勤务兵赶紧出去。

    顾凌擎手机又响起来,这次是苏浩然的。

    他诧异的问道:“你妈说你和白雅要结婚了?”

    顾凌擎眸色漆黑的看着前方,心里好像被一只手紧紧的揪着,“她不会想要嫁给我了。”

    “啊?怎么回事啊?”

    “我昨天接到了一个通知,说一个有精神病的女的一直喊着要见我,我去了,那个女的是周海兰。”顾凌擎解释道。

    苏浩然更震惊了,“海兰没死?”

    “嗯,她的脸被烧了百分之三十,一直在植皮,一半的身体百分之九十的烧伤面积,她精神崩溃,被关起来治疗,她好不容易跑了出去,非常害怕再被关进去。精神在极度恐慌,自卑中。”顾凌擎解释道。

    “她是被谁关起来的,不是说只有一个夏荷幸存了吗?”

    “当年我和她被困在了房子里面,她让我带着政员先走,我们出去,房梁坍塌,她彻底困死在了里面,后面有追兵,我来不及,只能先护送政员上了飞机,我再回去,房子已经被烧成了灰烬,我看着她被人从里面挖出来,身体都烧焦了,我以为她死了。”顾凌擎声音哽咽道。

    “所以,你这么多年,一直是被恐怖组织关押的?”苏浩然狐疑。

    “她被关押了三年,已经出现了精神问题,后被特种兵救了出来,直接隶属于军事委会,经过他们一致同意,就隐藏了她的消息,把她关在了研究室,进行治疗。”

    “你说的他们是?”苏浩然有种不好的感觉。

    “总统,你父亲,我父亲,程副统。”

    苏浩然恍然大悟,“所以,这次周海兰能顺利逃出来,其实是我父亲和你父亲故意放出来的,这样来阻止你和白雅结婚?”

    顾凌擎沉默了。

    “那你准备怎么办啊?”苏浩然也为朋友担心。

    “我必须照顾海兰的,她因为我受伤,吃了快九年的苦,我不能放下她不管。”这点,他很确定。

    “白雅呢?”苏浩然试探性的问道。

    “我爱她。”顾凌擎坚定的说道。

    苏浩然明白了,“想不到,你和她兜兜转转,失忆了,还会再次爱上她,作为兄弟的我,也只有支持你了。”

    “浩然,有件事情,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当年强过她?”顾凌擎一点都不记得。

    “六年多前,你出任务,被敌人注册了药物,刚好碰到她也被绑架,你就和她发生了关系,你对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之后白雅过的很不幸,你觉得是自己的错,才会接近她,慢慢被她吸引的。”苏浩然解释道。

    “我和她有个孩子,这件事情你知道吗?”顾凌擎紧接着问道。

    “你和她有孩子?!!!”苏浩然也被震惊到了。“这件事情我不知道,不过,孩子呢?现在在哪里?”

    “白雅说孩子死了。”顾凌擎眼神黯淡了起来。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那个时候已经去空军学校了,你要不要去查下,孩子的事情至关重要,到底是怎么回事?孩子是怎么死的?”苏浩然一连问出好几个问题。

    他也想知道,孩子的事情,他现在痛恨自己失忆,否则,应该能想到很多蛛丝马迹。

    “如果孩子没死,说不定,你和白雅,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老天都不想你们分开。”苏浩然突然说道。

    顾凌擎眸中放射出一道精光。

    那么,先从那次任务开始查起吧。

    他打开了电脑,进入了机密的档案室,输入了查询顾凌擎这三个字。 他这边的档案里,只有他四年前的所有资料,这些资料,他在失忆的时候看过,没有什么特别的。

    他也听他父亲说过,他是四年前来这里做首长的,也就是说,他的权限只能从四年前开始。

    而他那个任务是六年前做的。

    他六年前还是个上校,应该隶属于蔡青云老将军的军区。

    蔡青云老将军在四年前就已经退休回乡了。

    顾凌擎查看蔡老将军的家乡,金源市。

    金源市和金阳市是属于同一个省的两个市,这两市之间相隔两小时。

    他是该抽时间过去拜访一下这位老领导了。

    顾凌擎记下了蔡青云老将军的联系方式,关掉了电脑,他从房间出来,去客房看白雅。

    白雅还在昏睡着,鼻子上,额头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汗,特别是脖子,都有汗水渗出来。

    他拿干毛巾把她身上的汗擦了。

    她刚挂过水,又不能再挂水,他只能用物理的方法帮她降温。

    他从洗手间里装了一盆冷水过来,把毛巾浸湿了,拧的半干,给她擦手心,额头,脚心,把毛巾丢进了水盆里,撩起她的裙子。

    他才看到她身上一条条触目惊心的伤痕。

    有一条,特别的深,她用纱布粘住了。

    顾凌擎手颤抖着,掀开了纱布。

    因为伤口再次裂开的关系,只想着还没有愈合好,伤口周围一大圈的红肿,伤口又靠近心脏的位置。

    顾凌擎深黑的眼中闪耀着水光,心里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撞了一下后,压在了上面。

    她伤那么重,他居然都不知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