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209想我离婚,你做梦

    怪不得,她会去第二人民医院门口。

    “看够了没有。”白雅冷冰冰的开口道。

    她放下裙子,坐了起来,没有一点温度的看向顾凌擎,“不经过我的允许就揭开我的伤疤,不觉得不厚道吗?”

    “你是怎么受伤的?”顾凌擎担心的问道。

    白雅从床上起来,正眼都不看顾凌擎一眼,“你关心的不应该是我,我和你现在什么关系都没有了。”

    顾凌擎站在了她的身后,“结婚是两个人一起说好结的,离婚你就不和我一起商量吗?”

    “在结婚之前我们就说好的,如果我要离婚你不能反对,我只是行使你承诺的诺言而已。”白雅把钻石戒指从手指上拿了下来还给顾凌擎。

    他拿过戒指随手丢出了窗外,冷凝着,目光腥红,很确定的说道:“我不离婚。”

    “已经离了。”白雅残忍的说出真相。

    顾凌擎握住她的手臂,“我对周海兰有责任,她因为我才受伤,才会得精神问题的疾病。”

    这个之前说过的问题,白雅不想再提。

    “那就去照顾她,一辈子。”白雅冷漠的说道。

    顾凌擎无比无奈的拧起了眉头,“你就不能体谅我吗?”

    “世界上能体谅你,包容你,支持你,以你的决定作为天的女人很多,但我不是其中一个,你可以怨恨我,责怪我,结果就是发现我并不是你要找的那个,那就舍弃我。”白雅决绝的说道。

    顾凌擎的眼中冷了下来,“我就不值得你为我守候吗?”

    白雅抬头看向顾凌擎。

    她受够了无望的婚姻,多坚持一天,就是地狱。

    她现在已经在崩溃的边缘。

    人,都有自我保护。

    “你就当我自私吧。”

    顾凌擎垂下了手,“我知道了,你伤的有些重,我带你去医院。”

    “不用了。”

    顾凌擎彻底火了,“不用,不用,你对我只有这么两个字吗?白雅我告诉你,我不离婚,你让苏桀然撤销了民政局的登记记录,我也可以施压把记录复原,想离婚,你做梦。”

    白雅平静的脸上也出现了裂痕,“我想要离婚,我想要自由,我不想再被无望困死。

    新婚之夜,我的丈夫在哪里?

    你觉得周海兰有病,我就没病吗?

    你觉得周海兰晕倒看医生,我就没有晕倒吗?

    她会倒在你看得到的地方,我只会倒在马路上,那是因为你的眼里看不到我,问问你自己的心吧。””

    “这些我都不知道,你不应该因为我不知道而怪我,你生什么病了?”顾凌擎担心的望着白雅。

    白雅顿了顿。

    冲动真是魔鬼,会让人心中一股气,冲上脑子,造成了断路,在气愤的情况下说出不应该说的话。

    她懂这个道理,但是很多时候都做不到。

    “顾凌擎,我很累,让我休息一会,你忙你的事情去吧。”白雅轻声说道。

    顾凌擎看着白雅那张苍白的脸,眼神渐渐放柔了下来,“我不强制性要求你和我结婚,你也不要强制性和我离婚,极端的方式对我们都不好。”

    “嗯。”白雅应了一声,她是真的没有力气。

    “你先休息一会吧,我给你做点吃的。”顾凌擎掀开了被子。

    白雅心里泛酸,躺到了床上,顾凌擎给她盖好了被子。

    她不想面对顾凌擎,闭上了眼睛。

    “小雅,先别睡,你的伤口要处理一下,你配药了吗?”顾凌擎轻声说道。

    白雅睁开眼睛,“已经上药了,早上一次,晚上一次,你出去吧。”

    顾凌擎出去,不一会又拎了一个热水壶进来,在水杯里倒上了水。

    “我不走,在厨房里,你有事喊我。”顾凌擎沉声道,转过身,朝着门口走去。

    白雅看着他伟岸的背影,心里也衍生出不舍。

    顾凌擎和周海兰的故事,她早就听过的。

    他对周海兰负责,本来就没有错。

    可是,她是在意的。

    她不想逼他放弃他的责任,那么,她主动放弃他。

    但是他现在这样因为她不去见周海兰了,同样也让她很难过。

    女人啊,就是一个矛盾的动物,同时太容易会心软,太容易被情绪蒙蔽了眼睛。她看过好多案例。

    一个年轻漂亮又善良的女研究生,看到一个老人摔倒,扶起了老人,老人说本来来这里找儿子,儿子找不到了,她想回家。

    这个女大研究生把这个老人一直送到了一个山区里面,结果被扣留了下来,做了一个智商人的妻子,还被迫生下了残疾的孩子,终极一生。

    还有一个年轻漂亮的护士,搀扶一个孕妇回家,没有想到这个孕妇是帮丈夫猎处,最后,这个护士,被这对夫妻残忍杀死了。

    善良要有,同情心要有,更重要的是要有理智和危险意识。

    白雅闭上了眼睛,头太重,昏睡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她的肚子饿的发疼,从床上起来,打开门出去。

    顾凌擎坐在沙发上,看到她站了起来,“饿了吗?饭菜早就做好,稍微热下就可以吃了。”

    白雅颔首,“谢谢。”

    顾凌擎不喜欢她跟他说谢谢,感谢很疏离。

    他走进她,把钻石戒指重新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你先别拿下来,我也不强制你结婚,我们先适应个三个月,然后再决定要不要在一起,如果三个月后你还是不想和我在一起,那我不勉强你。”

    白雅看向手指上的钻戒,钻石在灯光下闪烁着光芒。

    她理智的看向顾凌擎。

    木强则折,以顾凌擎的权利,军婚不能离,以后说不定真离不了,毕竟结婚是事实。

    三个月时间而已。

    “好。”白雅应了一声。

    “你先去餐桌前坐吧,等我一会会就好。”顾凌擎紧绷的表情终于放松下了一点点,他走进了厨房。

    他做了一条乌鱼汤,胡萝卜素,还有番茄鸡蛋。

    “乌鱼是补伤口的,胡萝卜素,维生素c都会伤口好。”顾凌擎解释道。

    “嗯。”

    他又端了两碗饭,她一碗,他一碗。

    她瞟了他 一眼,他是也没有吃晚饭吗?

    顾凌擎也看向她,“你能跟我讲讲我们孩子的事情吗?是比较像你还是像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