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210就算是地狱,我都陪你

    白雅定定的看着顾凌擎,眼眸又深讳,又幽远。

    她低下了头,吃饭。

    “怎么了?”顾凌擎不解的问道。

    “孩子刚生出来的时候,没有长开,没看出来像谁,但是皮肤很白,睫毛很长,嘴巴小小的,还是双眼皮。”白雅提到那个孩子,脸上终于有了一点笑意。

    “那个孩子怎么死的?”顾凌擎凝望着她。

    “不知道,我生下他,他就被一群人抢走了,不知道是谁,也找不出来是谁,我找了五年多,他石沉大海,如果活着,也该五周岁了。”白雅伤感的说道。

    顾凌擎燃起希望,“这么说来,你也不确定他有没有死?”

    白雅不说话了,低头吃着饭。

    “会不会是你的前夫做的呢?”顾凌擎猜测道。

    “不可能,他不知道我没有把孩子拿掉,他压根就不知道孩子的存在,是我后来拜托他找孩子,他找了三年多都没有找到。”白雅很确定的说道。

    “胡闹,那孩子不是你前夫的,你找他找有用吗?”顾凌擎拧起了眉头。

    “那你找,找到了,我就跟你结婚。”白雅随口说道,深吸了一口气,意识到说错话了,“开玩笑的。”

    顾凌擎眼神黯淡下去,“先吃饭吧。”

    顾凌擎的手机响起来,他看是周海兰的,挂掉了电话。

    手机又响起来,还是周海兰的。

    “接吧,一会我和你一起出去看看她。”白雅平静的说道。

    “她的状态很不好。”

    白雅勾起嘴角,“我不去也行。”

    “我不是这个意思。”顾凌擎有些犹豫,望着白雅。

    “你是怕我伤害她?”白雅猜测道。

    “她的状态很不稳定,极易受到惊吓,也会做出伤害别人的事情,暂时,不要去。”顾凌擎解释道。

    白雅笑了。

    他还是怕她会伤害到周海兰啊。

    她已经尝试要帮他了,随便吧,好心当成驴肝肺。“你去吧。不然,她要是伤害到别人就不好了。”白雅笑着说道。

    “我晚点回来。”顾凌擎承诺道。

    白雅闷着头吃饭。

    她余光却看着他离开。

    如果婚姻生活里,是每次她和丈夫吃饭,丈夫都为了别的女人离开,是共同躺在一张床上,他还是会为了别的女人离开,那么,她这样还要在一起,就太憋屈了。

    等三个月吧,很快的。

    话虽如此,心里依旧不舒服,不痛快。

    她本想打电话给刘爽,但是,刘爽白天上班,这么晚了,应该睡着了,她明天还要上班的,她没有打过去。

    从军区里面出去,打了的,到最近的一家ktv,一个人定了一间包厢,唱歌。

    唱所有都会唱的老歌,什么分手快乐啊,一直很安静啊,雨一直下啊,到轨迹。

    “怎么隐藏,我的悲伤,失去你的地方……闭上眼睛,还能看见,你离去的痕迹……我会发着呆,然后忘记你,想着那一天,会有人代替……心里的泪水,已经模糊了世界……”她一边唱,一边哭着,一边唱,一边哭着,直到泪水决堤,再也唱不下去,低着头,紧握着拳头,肩膀都在瑟瑟发抖着。

    门被推开了。

    白雅警觉的抬头看向门口。

    苏桀然走了进来,“知道你一个人,我也一直是一个人,我来陪你。”

    白雅哭的更加崩溃,什么都不想想,只想痛痛快快的哭一会,怕想多了,思维又出现了混乱。

    苏桀然坐到了她的旁边,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白雅推开了他,“就算我伤心,就算我难过,就算我绝望,我也不想随随便便开启一段暧昧。”

    苏桀然的左眼流出了眼泪,白雅微微一惊。

    “我不是和你随随便便的开启一段暧昧,我只是想要给你我能给的温暖。”

    “你觉得你的温暖是我想要的吗?”白雅激动。

    “想不想要是你的事情,给不给是我的事情,你可以拒绝我,一直一直拒绝,就像我当初拒绝你一样,白雅,知道结婚三年我不碰你的真正原因吗?”

    白雅别过了脸,泪水太多,已经遮住了她的视线,她帅气的擦掉眼泪,泪水依旧流出来。

    “因为你父亲是我的杀父仇人,我知道,总有一天我复仇的火会烧到你,我从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你,因为喜欢你,我反而不敢接近你,我怕会毁了我的坚持,可终究,还是毁了我的复仇计划,我愿意为你放弃一切。”

    “苏桀然。”白雅提高了分贝,“你是不是觉得三年多的时间已经淡化了我的记忆,让我忘记了和你在一起的伤痛!

    你伤害我是事实,和别的女人睡是事实,强迫我是事实,差点害死我是事实,我虽然不聪明,但是我不健忘。”

    “那是我在你身上加注了我的仇恨,对不起白雅,对不起,我以后不会了,我已经得到了惩罚了,看到你流泪,我心也很痛,看到你自杀,我已经痛的心也跟着死去了,我爱你,很爱,很爱,很爱。”苏桀然激动的说道。

    “好,很爱我对吗?”白雅从包里拿出水果刀,丢到了他的面前。

    “挥刀自宫,我就留在你身边,陪你一辈子,我要的从来都不是性,而是真心诚意永远的陪伴,你做的道吗?”白雅冲动的说道。

    “好,你说的。”苏桀然拿起刀,朝着腹部割去。

    白雅闭上了眼睛,挡住了他的手。

    尖锐的刀刺进了她的手臂中。

    “白雅。”苏桀然内疚的喊道。

    白雅笑了,红肿的眼中流着泪水,“我又开始发疯了,苏桀然,我和我的母亲一样,得了精神病。”

    苏桀然诧异的看着白雅。

    眼泪流过她苍白的脸孔。

    “我送你去医院。”苏桀然心疼的说道。

    “我想走,我没有调整好,我想回美国了。”白雅哭着说道。

    “好,你想去哪里都可以,我都陪你,就算是地狱,我都陪你一起去。”苏桀然紧紧的握住白雅的手臂上的伤口,鲜血染红了他的掌心。

    白雅恍恍惚惚的站起来,眼圈一黑,昏厥了过去。

    包里手机的铃声都没有听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