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211想要一个家,你能给吗?

    白雅睁开了眼睛,入目的是奢华的水晶吊灯,水晶灯上反射了外面的阳光。

    天,已经亮了。

    她的情绪,比昨天晚上平稳了很多。

    当梅拉多宁在体内集聚,就会让人烦躁,乱发脾气,精神忧郁,偏执和沮丧。

    她昨天的体内过剩的还有五羟色胺,所以她愤怒,冲动。

    还好,这些都会随着新陈代谢消失,所以,一觉醒过来,就会理智很多。

    她从床上坐起来。

    身上的伤,在她昏迷不醒的时候,被包扎了。

    白雅从床上下来,打开门。

    苏桀然坐在电脑面前,看到她出来,立马站起来,解释道:“ 你昨天晕倒了,发烧到四十一度,现在最好还是休息,我让人来给你再看下。”

    “谢谢你。不用了,我觉得现在好多了。”白雅拒绝了他的好意,扫了一下她的房间,“我的包包你放哪里了?”

    “我昨天着急把你送去医院,没有注意,今天早上派人去拿,说是有人拿走了,我估计是顾凌擎,他通过你手机定位找到你应该很容易。”苏桀然猜测的说道。

    白雅垂下了眼眸,长长的睫毛在她眼睛下方留下一道黑色的剪影。

    在她发呆之间,苏桀然走到了白雅的面前,柔声道:“小雅,你不是想回美国吗?我最近把手上的公司转出去,就可以一直陪着你了。”

    “我昨天喝醉了,胡言乱语的,你不要当真。”白雅淡淡的说道。

    “那你就眼睁睁的看着顾凌擎和周海兰伤害你吗?你是不是还觉得自己不够崩溃!”苏桀然冲动的说道,握住白雅的手,“他顾凌擎的心里有一个周海兰,我的心里只有你。”

    “你们的心里有谁和我无关,我只是想要知道我自己的心里有谁,还剩下谁?有一次性牙刷吗?如果方便的话,送我回军区。”白雅清冷的说道。

    “我真不明白你,明知道是炼狱,你还要进去干吗,你就不怕去看到顾凌擎和周海兰在一起吗?”苏桀然拧紧了眉头心疼的说道。

    “我是一个从婚姻的坟墓里爬出去的女人,我怕什么?”白雅扯了扯嘴角,很是讽刺,“可能,下决心忘记和不爱,就是应该历经被伤到无法恢复,就像我“你那不是犯贱吗?”苏桀然火了,死死的锁着白雅。

    “犯贱?”白雅的眼中迷蒙了几分,雾气萦绕,思维却很清晰,“你以为我不想忘记他,你以为我不想挣脱吗?当理智和心违背,就会觉得心脏很疼,心脏很疼,理智会妥协,因为那种疼的滋味,简直让人生不如死,我也不想再过这样每天都痛苦的日子,我想要我的心脏彻底的醒悟过来,而让我的心醒悟过来的人,只能是顾凌擎。”

    “白雅,你是不是真的疯了,你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苏桀然很不淡定。

    他不认同白雅的观点,更不想白雅去顾凌擎的身边。

    他怕,白雅会死心塌地的留在顾凌擎身边。

    那样,这个世界上又剩下他孤零零的一个人了。

    疯字,触动了白雅敏感的神经。

    她真的是疯了吗?

    她也不清楚了,但是,她现在充分的理解了妈妈变疯的心态:他们宁愿被天下人称之为疯子,也不要被人觉得,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傻子。

    所以,她的母亲宁愿把自己锁在回忆里,也没有去找过邢霸天求助。

    “我是单独独立的个体,我为我自己的行为负责,如果你没有牙刷也不愿意送,我自己解决就行。”白雅朝着门口走去。

    苏桀然握住了她的手臂,几乎用的是恳求的语气,“就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我知道错了,以后我不会找别的女人了,你答应的,只要我自宫,你愿意留在我的身边一辈子,我爱你,小雅,我想要照顾你,有我们的孩子,不会让你再伤心和难过了,你生病我会陪着你,你孤单我会陪着你,你想要去哪里,我都会陪着你,我也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到你。”

    眼泪,随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

    三年前,她在婚姻状态中的时候,是不准备接受顾凌擎的。

    如果他的这些话,是在当时的婚姻状态中说,或许,她就不会有和顾凌擎后来的事情。

    但是苏桀然给她的是什么!

    讽刺,伤害,利用她朋友威胁,歇斯底里的毁灭。

    “我记得之前跟你说过,我的心脏很小,有你的时候,不会有顾凌擎,现在有顾凌擎的时候,也不会有你。”白雅确定的说道。

    苏桀然擦着白雅脸上的眼泪,“那我就等你心里没有顾凌擎,我知道,我会比普通人更难进入你的心,但我会一直坚持着。”

    白雅推开他的手,别过脸。

    就像当初苏桀然玩别的女人,她也不想作践自己一样,即便顾凌擎的心里有的是周海兰,她也不会随随便便利用别的男人发生一段问题很多的暧昧。

    她,宁缺勿看。

    “我走了,不用送。”白雅快步走出了门,行走在已经陌生的路上。现在的她,真的挺狼狈的。

    没有钱,没有手机,蓬头垢面牙没刷,穿的还是昨天皱巴巴的衣服,没有洗澡,身上各种难闻的味道混杂在一起,周围人传来怪异的目光。

    她可以忽视了,看向蓝蓝的天空。

    她要的不多,希望有一个家,不管她在哪里,总会有一个最后想回的终点。

    她的丈夫不需要有权有势,也不需要钱多,更不需要有多帅,只需要,会陪她说说话,会让她觉得舒服和安逸,睡觉的时候,她睁开眼睛,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

    她能找到的,对吧?

    几辆车子停在了她的面前。

    顾凌擎从车上下来,快步的走到她的面前,“你昨晚去哪里了?我很担心你。”

    白雅眼中有些涩涩然的感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