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213顾首长,舍不得老婆了吗

    她,一直有一个未了的心愿。

    当初,她为了和顾凌擎在一起,去唐前村调查程州长被杀的事情,害死了唐小九。

    唐小九在临死前,把证据给了她。

    她答应,帮助唐小九完成未了的心愿,并且承诺,如果不把当年屠存案的凶手找出来绳之以法,她和顾凌擎就不能在一起。

    如今,她和顾凌擎还没有在一起,就是因为,她食言了吧。

    她背负着一个村子的人命。

    眼前的人是谁?

    吕行舟。

    当年,她查到了两个最为可疑的人。

    一个是吕梁城,一个就是吕行舟。

    吕梁城和吕行舟的关系非常的好。

    吕梁城是吕行舟一手提拔上来的。

    他在担任金阳市市长的时候,吕行舟已经是州副委书记了。

    她那个时候,为了去金阳市调查吕梁城还特意的考过纪检院,成为交换监督的公务员利用关系进了金阳市检察院。

    那个时候顾凌擎也插手了,原本,他们可以并驾齐驱,齐心协力共同完成这个任务。

    只是后来顾凌擎失去了记忆,她也伤透了心,既然没有顾凌擎有实力,也做不到立竿见影,就离开了A国。

    没想到,她会以这样的方式见到了吕梁城的上司吕行舟。

    “你好。”吕行舟伸出手,公事公办,看起来很严肃,不好亲近。

    “你好。”白雅也公事公办的和他握了握手。

    “听锦荣说,你对心里方面很有研究,他经过你的指点,脾气改好了很多,心理也明朗了很多。”吕行舟狐疑的打量着白雅。

    “还可以的,我姓白,叫白雅,你如果在美国那边有心理方面的朋友,应该知道我。”白雅不卑不吭的微微一笑。

    程锦荣站起来,“你们不要站着说,都是朋友,坐吧。”白雅看了程锦荣一眼。

    程锦荣微微一笑,笑容倒是真诚。

    白雅垂下眼眸坐在了位置上,手指轻轻的点在桌面上,“说下你孩子的情况吧。”

    ”再说情况之前,我希望可以和白女士签下协议,协议上会说明付费情况,但是,我要求严格保密,如果从这里透露出去一点点风声,你将要赔付一百万给我。”吕行舟狮子大开口道。

    “不暴露病人的病情是我做医生的职业操守,你儿子的情况知道的就不是一个两个人,你如何保证消息不是他们传出去的,而是我传出去的,不好意思,如果你不信任我,不用开始治疗。”白雅站起来。

    “吕书记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们相信你能保密的,你的性子有些着急。”后半句话,程锦荣说的很温柔。

    白雅只是玩的心里策略。

    他是吕行舟,这个单子,她就一定会接下。

    白雅又坐回到了椅子上,目光坚定而平稳的看着吕行舟,“吕书记,对于你来说,你儿子的病情是家丑,对我来说,病人的信息透露与否关乎到我的职业,如果我是一个随便透露病人信息的医生,你觉得还会有人来找我看病吗?所以,你的担心是多余的。”

    吕行舟犹豫着。

    “要不,你等想清楚后再来找我,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白雅很淡定的说道。

    吕行舟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儿子不仅仅有偷窥癖。还有偷衣癖,前段日子甚至发生了……”

    吕行舟没有再说下去。

    白雅微微一笑,很笃定的说道:“强j事件。”

    吕行舟拧起了眉头,脸上怪异的尴尬,“幸亏那家人家还是通情达理的,但是我担心,以后还会发生类似的事情,我能摆平一次,两次,三次,但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总有特例,一百个人中只有有一个揭发,我儿子以后就完蛋了。”

    “偷窥,偷衣到强j是一个他试探的过程,如果当初他只是偷窥的时候,就阻止,他就不会发展到了偷衣,他犯了错,你花钱摆平,他只会觉得什么事情我爸爸花钱就可以摆平了,所以,一定会发生第二次强j事件,甚至,演变成为谋杀。”白雅清冷的说道。

    “你能救吗?我儿子还小,我觉得可以更正过来的,对了,我之前还给他介绍过女朋友的,他有女朋友,这么还会做出那种事情呢。”吕行舟恨铁不成钢。

    “造成心理畸形的原因有很多种,最为常见的是环境和网络影响,改变一些癖好,不是一朝一夕之间,需要长期的规划以及让他把心思投入进其他爱好中,进行合理的引导,千万不要用强制性关押的方式,会适得其反。”白雅清晰的说道。

    吕行舟脸色难看了几分,“他现在被关在家里。”

    “多大了?”白雅问道。“十八。现在在读高二,之前有同学告诉我,他喜欢他们学校的校花,我担心他会做出错事,这学期还没有让他去学校过。”吕行舟烦躁道。

    “看得住人,看不住心,请家教老师了吗?”

    “请了,但是他学的一塌糊涂,老师都请遍了,没有人愿意教他,为他,我头发都白了好多根,他还是我的独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吕行舟很是颓废。

    白雅眯起眼睛,看着吕行舟。

    人,真是很奇怪的动物,复杂和矛盾。

    有些人杀人如狂,对自己的父母却非常孝顺。

    有些人吝啬钱奴,却可以一下子可以捐出自己全部的积蓄。

    吕行舟这么疼爱自己的孩子,却对别人的孩子一点怜惜之情都没有,才会一夜屠村。

    “我暂时会以家教老师的身份去你家对你儿子进行治疗,治疗期为三个月,周一至周五我会过去,从早上八点到下午十六点,一天八小时,一天收费八万,一个月为二十二天,一百七十六万,这个钱,我要求从签约开始,就提前付给我算是订金。

    一个月后,如果你觉得我不行,协议终止。如果你觉得我可以,第二个月的费用也要预付,我承诺三个月内看好他,否则,我只收两个月的费用,另外,我要求你们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如果你们不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协议也立马终止,如何?”白雅公事公办的口气。

    “你保证三个月内看好他?你就算看不好,都拿了三百多万了。”

    “我保证。”白雅很有自信的说道,“你想清楚再打电话给我,我有事,先走了。”

    白雅打开门,才从咖啡厅出去,顾凌擎拦在了她的面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