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214天使还是恶魔,可以是同一个人

    白雅看到他,微微一愣。

    他上午的时候不是扬长而去的吗?不是说她就算请假一周都没有关系的吗?还把她的包包丢了出来,现在,出现在她的面前是什么意思?

    “首长很空?”白雅不客气的开口道,眼中都是锋锐,好像是无数道刺,开口,就让人觉得不舒服。

    顾凌擎目光深邃的看着他,墨黑的眼中倒映出了两个小小的她,沉默着。

    白雅突然的觉得没劲。

    她发出去的火,落在冰川上面,剩下的,还是冰。

    她也沉默了下来。

    两个人面对面的站着,气氛异常的尴尬。

    “还在生气啊?”最终,顾凌擎柔了语气问道。

    他其实,当时也很生气,直接走了,但并没有回军区。

    他定位了她得手机,知道她去了酒店,也知道她去了疗养院。

    知道她去咖啡厅,他就坐不住了,厚着脸皮开车过来在门口等她。

    白雅垂下眼眸。

    用刚才沉默的一段时间,理智了下来。

    生气并不能解决问题,生气还会产生毒素伤害自己,没有必要。

    “你来得正好,我接了一个项目,要出差,大约三个月这样。”白雅直入主题。

    顾凌擎拧起了眉头,胸口剧烈得起伏着,呼吸也不平稳,“你觉得我会同意?”

    “如果你军区的事情紧急,我可以让沐晓生那边重新派人过来。并不会耽误你的事情。”

    顾凌擎睿眸紧缩,狠声道:“我指明要的是你。”

    “心里测试这块,研究所的人也都是专业的,他们的能力不在我下面。

    在你这里我是义务工作,那边是我自己的病人,关乎我的事业和钱财,你不能强人所难。”白雅尽量心情契合。

    “我这边也可以给你付工资,你要多少,要多少给多少。我绝对不会比他们少你一份。”顾凌擎霸气的说道。 白雅也有些烦躁了,她拧起了眉头,“是不是没得商量!”

    “你觉得呢?你你本来就只给我三个月时间,你一出去三个月时间就没有了,白雅,你这样对我不公平。”顾凌擎理智的说道,能把她的想法全部都看透。

    “我对你不公平,你又对我公平过没有。”白雅想起了他这两天说的事情,大脑一下子拥挤了起来,思考的余地都没有,只觉得很烦躁。

    “我对你这么不公平了?”顾凌擎死死的盯着她。

    她不想不断的抱怨,像是一个怨妇一样,

    “顾凌擎,我以心理学的专业立场告诉你,我和你的性格不合适。既然在一起没有意思了,何必强求。”白雅坚定而清冷的说道。

    她的每一句话对他来说,都是刀子一样。

    他也生气了,隐忍的理智都抛之脑后,眼中燃烧着熊熊的烈火,要把她给点燃了,怒道:“我做不到像你这样前一秒热情如火后一秒就冷若冰霜,跟你说过,我对周海兰有责任,你就非要逼的我在你和她之间选一个,一定要这么偏执,冷漠和决绝吗?”

    他说的,让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一个冷漠,决绝,没有同情心,没有气量,

    尖酸刻薄,冷酷无情,自私自利的人。

    她记得之前他说过,顾凌擎不会喜欢她这种冰冷的女人。

    他喜欢的是鲜活的,活泼的,可爱的,充满朝气的。

    对不起,她根本做不到。

    她从小就生活在一个阴郁的,黑暗的,无情无义的世界。

    她不是逼他在她和周海兰之间选一个,而是,她选择了主动放弃。

    白雅的目光冰凉的彻底,已经没有了一丝的温度,已经下定了离开的决心,重新生活,不再留恋一个不了解又不欣赏,更不喜欢她的人。

    “那你想我怎么做?”白雅问道,直直的锁着顾凌擎。

    “一切交给我处理,我一定会处理好的,我说娶你,就是娶你,我不会食言的,你耐心等待我一些时间。”顾凌擎沉声道。

    “我这次出去三个月不算在和你约定好的三个月内,回来后,你还有三个月的时间,一共半年,够了吗?”白雅谈判的说道。

    顾凌擎感觉到她的绝情,他的情绪也冷了下来,定定的看着她。

    他们之间到底有没有爱,他也看不透了。

    “你对我的忍耐,只有半年吗?”顾凌擎反问道,凌厉的看着她,充满了质问的语气

    白雅的心口微微泛着疼,“你现在发现我这个人气量很小不晚。

    顾凌擎,你以后会发现我身上更多的弱点,直到有一天你发现我并不是你喜欢的人,那个时候你是要勉强跟我痛苦的在一起呢?还是要斩断痛苦的根源?

    在你没有彻底了解我是一共什么样的人之前,不要轻易做出决定,也不要强求我真心,你还不了解我,你没有这个权利让我付出全部。”白雅尖锐的说道。

    她非常清楚,自己说出去的话就像是一把尖锐的剑,能够斩断他们之间全部的情丝。

    但,她被伤害够了,如今就像是一只刺猬。

    她不会再把自己随随便便的付出了。

    “先回军区吧。”顾凌擎没有正面回复。

    白雅想着自己的行李还在他那里,所以,也没有拒绝。

    她上了他的车。

    宋中校开着车。

    顾凌擎脸部肌肉紧绷着,目光沉沉,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白雅看着窗外。

    她很久以前爱看杂志,有些杂志的内容带着少女心的启蒙,又有些杂志,像是历经了人生百态,沧桑后的沉淀。

    她记得其中一个故事,大概是这样的:

    一个漂亮优雅的女人嫁给了老公后,开始不再化妆,不再讲究穿着,终日劳心在厨房客厅孩子身上。

    终于有一天,这个丈夫厌弃了家中的黄脸婆,在外面找了三儿。

    这个女人果断的离婚,开始化妆,开始捡起曾经丢弃的华服。

    在一个商业聚会上,这个丈夫见到了自己的前妻。

    她光彩耀人,自带闪光,从容优雅,像是一个女神一个陪伴着自己新的丈夫身边款款而谈,风姿卓越。

    一个女人,同时可以是天使,也可以是恶魔,就看身边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