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215打脸其实很疼,那就疼到麻木

    这个男人把女人当女神,这个女人就会变成女神,这个男人把女人当成黄脸婆,这个女人就会成为黄脸婆。

    而她,在顾凌擎的身边,好像变得,越来越尖锐,越来越难说话,越来越刻薄。

    曾经,她讨厌恶言相向,讨厌尖锐,讨厌冷漠,讨厌阴暗,事实是,她如今,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模样。

    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白雅闭上了眼睛靠在了椅背上休息。

    顾凌擎睨向她。

    她的睫毛轻颤着,睡的不踏实。

    他有很心疼的感觉,呼吸也沉重了起来,落在她的脸上。

    白雅睁开眼睛,捕捉到了他看着她的目光。

    “怎么了?”白雅懒懒的问道。

    “你的伤口好点没?”顾凌擎深邃的问道,口气平静起来,比刚才柔和了很多。

    “好点了,应该已经结疤,不用过多久会全部复原的。”白雅淡淡的说道。

    她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时间,一定会抚平她的伤疤,让她不再觉得伤痛的。

    “你真的想要出差三个月吗?”顾凌擎妥协了。

    “这个病人我想接下来。”白雅确定的说道。

    “什么时候去?”

    “目前还不知道,等那边的通知。”

    “别不回来。”顾凌擎沉声道。

    白雅有些心涩的感觉,说不定,她真的不会回来。

    三个月,变数很多。

    她不想轻易承诺,所以没有说话。

    顾凌擎看出了她的潜台词,心里被拧的很紧,呼吸都觉得稀薄了起来。他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刚正有力,充满了阳光一般的热烈的温度。

    “新婚之夜我出去是我不好,我不知道你也受伤了,最近事情特别多,我的情绪也没有能够控制好,会对你乱发火……”顾凌擎停顿了一会,。

    他不想掩饰自己的错误,也不想撇开责任。

    “我认真想过,我想娶你。”顾凌擎沉声道。

    白雅微微扬起嘴角,看起来平和而安详,“你想娶我,是因为你强过我,而且因为我们之间有一个孩子,所以,你觉得对我有责任,或许,也是因为在周海兰之前,你跟我求了婚?顾凌擎,你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人,这种人会让你有很有的成就,也会让你比别人过的艰辛。”

    “我想娶你,是因为我喜欢你。”顾凌擎沉声道,很正面的回应了他们之间的感情问题。

    白雅微微一顿。

    他的这句话很简单,朴实无华,她的心却波动的厉害。

    她应该相信他吗?

    他对周海兰仅仅是责任?

    她又会忍得了他无时不刻的照顾其他女人吗?

    白雅别过了脸,看向窗外,心里和脑子里都乱的厉害,她要好好想一想。

    顾凌擎也看向了窗外。

    他好几晚都没有睡觉,疲倦的厉害,只是,握着她的手,一直没有松开。

    两个人没有再说话。

    车子到军区的时候,顾凌擎已经睡着了,猛的睁开眼睛,心慌的看向白雅。

    她还在,也睡着了,闭着眼睛,头靠着窗户,看起来孤孤单单的。

    他的心泛疼着,把西装脱下来,披在了她的身上。

    白雅也醒了,伸长脖子看向窗外,“到了啊。”

    “一会回去你再睡会,看起来很疲倦的样子。”顾凌擎柔着她的脸蛋。

    白雅垂下眼眸,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车子进去,在顾凌擎的院落停了下来。

    勤务员跑过来打开了后车门。

    顾凌擎从车上下来。

    白雅自己从另外一边出来。

    “阿擎,你终于回来了啊。”周海兰扬起甜美的笑容朝着顾凌擎跑过来,搂住顾凌擎的腰,“顾伯伯说你已经办理好了手续接我出来,我再也不用孤零零的回冰冷的实验室了,对不对?”

    顾凌擎深讳的看着周海兰,紧抿着嘴唇,保持恒古不变的表情,一句话都没有说。白雅耷拉下眼眸,看着相拥的两个人,男俊女美,好像一副漂亮的图画。

    那画面太美,她不敢看,悄悄的移开了眼神,看向顾凌擎公寓门口。

    宋惜雨和顾天航站在那,像是高高在上的神俯视着佝偻的她。

    白雅眨了眨眼睛,心脏疼的仿佛不是自己的。

    三年多年,她在熊黛妮那受尽了委屈,还好,她没有公公。

    如今,她会在顾凌擎的爸爸妈妈那里受尽更大的委屈。

    最起码,熊黛妮只是鄙视她,没有把其他女人带到儿子身边,顾凌擎的爸爸妈妈却做了。

    白雅深吸了一口气,不想挣扎了。

    她看向顾凌擎, “我去拿行李,麻烦顾首长一会派人送我出去。”

    顾凌擎紧握着拳头,睨向她,下巴绷得紧紧的。

    白雅笑了。

    他没有做挽留。

    其实,三角恋就是这样。

    当男人举起不定的时候,受伤的总是那个看起来坚强独立的那个。

    他会觉得柔软的离不开他,而坚强的,看起来并不需要他。

    既然已经坚强了,硬着头皮都要坚持下去。

    因为即便倒下,也没有人会感谢。

    白雅径直走进了顾凌擎的房间,正眼都没有看宋惜雨和顾天航。

    宋惜雨跟着进去,在白雅的背后说道:“早就跟你说过,凌擎爱的是别人,你有何必自作践,现在兰儿已经回来了,别来破坏他们了。”

    白雅觉得好像被打了好多个巴掌。

    她之前对着宋惜雨的时候,还那样的正义凛然,意气风发,现在,她好像是一个被他们玩弄的小丑,除了丢脸,难堪,还觉得耻辱。

    而这些,都是顾凌擎给她带来的。

    她只能当做没有听到一样冷漠,打开了自己的箱子,确定行李都在里面,又把拉链拉上,站了起来。

    宋惜雨被她的傲慢无礼激怒了,站在了白雅的面前,“我跟你说的,你是不是没有听见,还是故意给我摆谱。”

    “顾夫人,我现在就是要走,你拦在我的面前是舍不得我吗?要不要我今晚留下来算了!”白雅冷厉的说道。

    “别做坏女人了。”宋惜雨沉声道,站在了一边。

    白雅拉着行李箱出来。

    行李箱摩擦着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很吵杂,刚好避免了她听到其他不想听的声音,一直到了门口,余光可以看到顾凌擎和周海兰站在一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