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217他爱的是白雅,很清楚

    如果,周海兰出现在他不认识白雅的时候,或许,他会让她留下来,照顾她。

    但是,他的生活里出现了白雅。

    他如果留她下来,白雅肯定会生气,也会伤心。

    他做不到视若无睹。

    他在意白雅的想法。

    “海兰,这里对你来说,不合适。”顾凌擎沉声道。

    “怎么不合适了,我被关起来的时候,每天想的都是你,一天,两天,三天,一年两年,三年,八年过去了,我想着,以后要每时每分的和你在一起,把八年来没有在一起的日子都补回来。你现在要赶我走?”周海兰又开始不淡定了起来。

    “顾凌擎。”顾天航全名全姓的喊道,带着父亲的威严,教训道:“周海兰当初为了掩护你,才被烧伤了半个身体,还被敌人俘虏。

    那些敌人的手段有多毒辣,你是知道的。

    她被救出来的时候,全身没有一处是好的,精神也出现了错乱,她被关起来治疗,每一次植皮都痛苦万分,这些不是常人能忍耐的。

    他本来就和周海兰先认识,你们之前就是男女朋友。

    周海兰什么都没有错。你如果抛弃她,就是薄情寡义。

    白雅是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不自量力的表子,她嫁过人,嫁过人没有离婚的时候就来勾引你,可见品德有多低,是一个不要脸的荡妇,她就算嫁给了你,也不会安分,我可丢不起这个脸。

    你要跟她,什么政治前景也都没有了,别鬼迷了心窍,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怎么选择。”

    “阿擎,你喜欢上了别人了吗?”周海兰胸口剧烈起伏着问道。

    “我和她,已经结婚了,对不起,我让人送你回去。”顾凌擎转过身,对着勤务员吩咐道;“找人送她回去。”

    “她今天就留在这里。我做主。”顾天航命令道。

    顾凌擎没有回头,大步跨出去,冷酷的表情上又多了一份刚毅。

    他可以照顾周海兰一辈子,帮助她恢复,但是他的心,他清楚。

    已经悄然发生了偏移。

    他现在满脑子想的是白雅。

    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都能牵动他的心,改变他的情绪。他拨打电话给宋中校,问道:“她让你把她送到哪里?”

    宋中校看向后车座上睡着了的白雅,“她让送到水月国际。”

    “送蓝天别院吧,我现在过去。”顾凌擎吩咐道,干脆利落的挂掉了电话,又拨打电话给局长。“你现在在哪里?”、

    “首长,我已经出门了,现在在来军区的路上。”局长恭敬的说道。

    “你来军区的路上会经过围场,你在围场的东大门等我,我大约半小时就能到那。”顾凌擎命令道,上了车子,车速开道了180。

    周海兰巴望着顾凌擎远去的方向,“阿擎,不要我了吗?”

    “放心,有我做主,他和那个贱人就不可能在一起。”顾天航确定的说道。

    周海兰可怜兮兮的看向顾天航。

    “从今以后你就住在这里。”顾天航严肃的说道。

    宋惜雨拧眉看看顾天航,又看了看周海兰。

    周海兰被安排在了顾凌擎的房间里面休息。

    “我们会不会给凌擎压力太大啊。”宋惜雨担心的说道。

    “反正他不能娶白雅那贱人。她是熊黛妮的儿媳妇,已经是一双破鞋,熊黛妮又是苏正的嫂嫂,我丢不起这个脸。

    之前她也知道是我们绑架她的,居然威胁我们,这种人这么可以做我的儿媳妇啊。

    周海兰就不一样了,她立过功勋,为国家荣誉而战,跟凌擎还是战友,现在毁了容,凌擎还娶她,可以立君威,做文章,说不定这次,凌擎可以选举上总统。”顾天航分析道。

    “我虽然不喜欢白雅,但是也觉得这个周海兰怪怪的,并不是我心仪的儿媳妇,可惜了筱灵,其实,我最喜欢的还是筱灵了。”宋惜雨感叹道。

    “你儿子看不上苏筱灵那有什么办法,婚姻一拖再拖,还用断指威胁我们,现在是苏家提出解除婚约,不是我们顾家,另外,男女之间的喜欢本来就不长久,要的还是长期利益,再看看吧,”顾天航沉声道。

    宋惜雨感觉出顾天航还有其他打算。

    她突然有种心寒的感觉。

    男女之间的喜欢不长久,说的是他们之间吗?

    所以,她和顾天航是利益,无关爱情,她却为他生了孩子,耗费了青春。

    宋惜雨低下了头,“我留在这里陪周海兰,毕竟勤务员是男的,不方便,你在这里,也不太方便。”

    “既然周海兰要长期住在这里,肯定要配个女勤务员的,我吩咐下去就可以了,你跟我一起回去吧,公司还要你去,让你照顾一个人大材小用了。”顾天航严厉的说道。

    “我应该感谢你给我这么高的评价吗?还是要感谢我自己有那么强的实力,背景也不差,才可以成为你顾天航的妻子,做副总的女人?”宋惜雨自嘲道,扯了扯嘴角,没有看顾天航,就从房间外面走了出去。 顾天航拧起眉头,“不知道你又在发什么神经。”

    “你不是不知道,你是根本不想了解我为什么要发神经,顾天航,人心相互的。”宋惜雨失落的说道。

    “我在跟你说凌擎的事情,你跟我说什么人心相互,你是和我在窝里反吗?”顾天航恼怒的说道。

    宋惜雨都懒的跟他吵了。

    他高高在上习惯了,从不给人余地,即便是自己的错,在他的眼里,也是别人的错,强悍,霸道,专治。

    “我先回去了。”宋惜雨垂下眼眸,从门口走出去。

    *

    白雅醒过来,感觉到腰上有一只手,扭头,看到顾凌擎睡在自己的旁边。

    她的手上挂上水,脑子里有一瞬间的空白。

    他怎么会睡在她的旁边,她的手上又为什么会挂着药水。

    这里是……顾凌擎的蓝天别院。

    白雅一动,顾凌擎就醒了,他看向白雅手上的药水,还有半瓶。

    “你别乱动,在挂水。”顾凌擎沉声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