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224一直都没放弃

    肯带着她来,在他的母亲面前维护她,她已经感动了。

    他说的那几句话,她铭记在了心里。

    一句是:现在让我为难的不是她而是你们。

    一句是:我的眼里看不到周海兰,和忘恩负义比起来,我更不想辜负了白雅

    还有一句是:我不会离。

    记得很久很久之前,她问过顾凌擎,爱她吗?

    顾凌擎给她的回答是,我不想说,我只做。

    他现在真的做到了,而不是空口承诺。

    “之前我误会你,对不起。”白雅道歉道。

    “误会我什么了?”顾凌擎问道。

    “我看你抱着周海兰进酒店,我就住在了你们的对面,看着你为她点夜宵,很晚,很晚才离开,我的情绪不太好。”白雅低下了头,想起来,心还是痛的。

    “我抱她进酒店是因为她晕倒了,为她点夜宵,是因为她好几天没有吃东西,很晚很晚离开,是她当时很害怕,很崩溃,我也没有想清楚应该怎么做,所以,我也有错,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白雅垂着眼眸,换位思考,如果对方是一个救过她,因为她伤横累累的男人,在那个男人最悲观最绝望的时候,她可能也会因为震惊和同情,留下来陪伴的。

    可,心里还是不舒服的。

    算了。

    他的心里只有她,没有别的女人就好。

    他已经退步,她也不敢咄咄逼人,把他逼入绝境。

    “过去的事情,既然大家都有错,就都忘记了吧,今天,才是我们新生活的开始,”白雅另外一只手放在他的手背上,“夫妻齐心,其利断金。”

    顾凌擎扬起嘴角。

    他真的感谢老天,机缘巧合之下,他们结婚了。

    他和白雅之间才可以缓冲矛盾。

    天堂和地狱,一线之隔。会跟珍惜现在。

    “现在回去休息,是去军区还是蓝天别院。”顾凌擎问道。

    “我们就在附近的酒店住下来吧,赶回去有点远,而且,我觉得周海兰醒过来后应该会想要见你,我们见她也方便。”白雅分析的说道。

    顾凌擎沉默着,思考了一会,认真的回道:“我觉得,她现在需要的不是我,而是医生,你说的很对,我出现,只会让她觉得哭闹有用,如果我这次不出现,她可能就会明白自杀也是没有用的了。”

    “你考虑好了?”白雅问道。

    “我会给她最好的环境治疗,也不限制她的自由,如果有必要,也会配合心理医生,你上次不是说有个学长很出色吗?我想聘请他。”顾凌擎深思熟虑后说道。

    “先不要做决定,现在很多因素都会左右你的想法,早上,是最理智,思绪最情绪的时候,那个时候你思考后,再跟我说。”白雅放柔了语气。

    “好。”顾凌擎开车离开。

    他听了白雅的,在附近找了酒店入住。

    白雅估计的没有错,他们才睡下五个小时,凌晨五点多,周海兰一醒过来,电话就打过来了。

    “阿擎,你在哪里?我好害怕,我好想见你,我昨天流血过多昏迷过去了,伯母说你特意来见过我,你来了吗?你来了为什么要走啊?”周海兰哭哭啼啼的说道。

    顾凌擎拧着眉,沉默着。

    白雅拿过顾凌擎的手机,温柔的说道:“周海兰,现在还早,你再睡会,早上我和顾凌擎到医院来看你。”

    “你是谁?我不要你来看我,我要阿擎。”周海兰的声音尖锐了起来。

    “我是顾凌擎的妻子,你不用担心,我和凌擎一定会照顾你的。”

    “谁要你照顾,顾凌擎是我的,我才是顾凌擎的未婚妻,你算什么东西,凡是有先来后到,我出事之前已经答应阿擎的求婚了,你让他接电话,你让他接电话!”周海兰吼叫道。

    “他在休息,不好意思。”白雅把手机直接挂掉了。

    “我想,我欠她一个分手。”顾凌擎沉声道。

    白雅看到了他眼中的犹豫和感伤,“现在说分手,也不厚道,一起照顾吧,我出去买早餐,给她送过去。”

    白雅从床上起来。

    顾凌擎在白雅背后抱住了她,“谢谢你的体谅和包容。”

    白雅握住了顾凌擎的手。

    “你是在还债,又不是在犯错,不算体谅和包容,你做的是你应该做的事情,只要你的心里有的是我就可以。”白雅停顿了下,接着说道:“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的心里有周海兰,我希望,你能彻底放开我。”如果我的心里有的不是你也不会厚颜无耻的让民政局硬是把我们加上去,我很明白我的心意,并且,一辈子不会改变。”顾凌擎确定的说道。

    白雅的眼圈红了,无数的片段从脑子里面闪过。

    兜兜转转,她和顾凌擎分开了三年又三年,如今,终于可以在一起了,有种历经千山万水,终于修成正果的感觉。

    人生,或许就是这样。

    充满了惊喜,充满了无可奈何,会悲伤,会心疼,会忧郁,会流眼泪,也会有喜悦,笑容,以及憧憬。

    有股热热的液体流淌过脸颊。

    顾凌擎擦了她的眼泪,“傻瓜,哭什么?”

    “伤心难过的时候会哭,生气委屈的时候会想要分开,想要一个人生活,觉得不如一个人过的逍遥自在,但是等冷静下来的时候,又开始思念以及怀念,自由和孤单,有时候相辅相成,我想,我应该,从来都没有放弃过你。”白雅表白道。

    “我知道,我去美国看过你好几次,你看到穿着军服的人会发呆好久,我那个时候也会自以为是的想,你会不会在想我?”顾凌擎柔声道。

    白雅流眼泪更凶了。

    她确实在想他,只是用冷漠掩盖了内心,用疏离代替了狂热。

    “以后我们都好好的。”白雅哽咽的说道。

    顾凌擎在她的额头亲了一下,“以后我们都好好的。”

    白雅垂着眼眸,暗自下了一个决心。

    她和顾凌擎都很喜欢小孩的,有了小孩,才是一个完整的家庭。

    顾凌擎今年三十三,她也二十八了,是要小孩的适龄阶段。

    她应该停药了,为他们的幸福做一切努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