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229多个朋友路好走

    白雅轻笑了一声,“我知道就有危险,怎么可能,难道你是间谍?”

    程锦荣没有说话,很有涵养的一笑,带着疏离和警惕。

    白雅知道他不会说了,也就没有再问,低头,抿了一口咖啡。

    气氛突然的冷下来,很是怪异。

    程锦荣清了清嗓子,“你对历史有研究吗?”

    “在国外学心理的时候,有堂课,专门讲的是国内外历史,主要是从历史实践中判断人物性格,以及命运走向,怎么了?你喜欢研究历史?”白雅随意的问道。

    “我前女友的爸爸喜欢,他是这方面的专家,主要功绩在研究古代的地理风貌,拿宋朝打比方,他能还原宋朝的地图,发生战役,以及重要事件的地方在哪?”程锦荣简单的介绍道。

    白雅脑子里闪过一张在唐前村得到的地图,说不定,他前女友的父亲是这方面的人才。

    等等,程锦荣和吕行舟认识,吕行舟手上应该有那份地图,而吕行舟说不定和程锦荣前女友的老爸是认识的。

    那么,程锦荣要买的那块地皮的地址,会不会,就是地图上藏宝藏的地方。

    这个想法让白雅有些激动,想要立马告诉顾凌擎她的猜测。

    她握着咖啡杯的手都在颤抖着,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恭维的说道:“术业有专攻,在每一个行业都有特别厉害的人,很正常的。

    我记得有一个台,专门放古董的鉴定,很多人都会拿着自己家的古董去鉴定,看是真是假,多少市场估值什么的,我看那些专家说的很确定,一眼就能看穿,很厉害。”

    “傻女孩,这个是为了节目效果,那些东西,在呈上去的时候,专家们都已经研究过好几天了。”程锦荣笑着说道。

    “那也很了不起了啊,知道什么朝代的东西是什么样的特征,我就想,如果这些专家去做个仿品,说不定可以以假乱真。”白雅随意的聊着,打消对方的防备。

    “很多真的东西都已经封存起来了,在博物馆,或者某些展览的地方呈现的,就是这些专家制作的仿品,但是,很多工艺,还是失传了的,不止复制,就会一模一样。”

    白雅喝着咖啡,“你对这些有研究?你喜欢古董?”

    “喜欢,觉得很有意思,拥有了这些古董,就感觉回到了那个时代,也会幻想,自己的前世是不是就是古董的拥有者,这些古董以前放在哪里,做什么用的,为什么会放在陪葬物品中,代表着什么意义?”程锦荣款款而谈。“你喜欢的是哪种类型的?看你的描述,应该说的不是瓷器?”白雅试探道。

    “我偏爱特别一点的东西。”程锦荣掏出身上佩戴的一个玉佩,放在桌子上,“你知道这个是谁戴过的吗?”

    白雅看玉很精致,上面雕刻的东西很特别,感觉眼花缭乱的,“是谁啊?”

    “潘安。”程锦荣很自信的说道。

    白雅笑了,“潘安是谋逆之罪,株连九族,陪葬物中不可能有这么值钱的玉佩,你被人骗了。”

    “你有所不知,潘安是一个风姿卓越,衣着品味非常好的人,他广交好友,才华横溢,也喜游街。

    有日,他外出,买了这块玉佩,一直佩戴在身上,但是,因为太浮杨骏被害夷三族,他被牵连,就让人拿着玉佩去见他的好友公孙弘。

    公孙弘救了他,玉佩就一直在公孙弘那了。”程锦荣解释道。

    白雅耸了耸肩,不是陪葬的古物谁戴过,说不清楚,既然程锦荣这么认定了,她说不是,反而扫兴,“你想象过自己是潘安?”

    程锦荣有些不好意思,“我觉得他是最冤的一个人,记载上评价他相貌倾国倾城,但是性格轻躁,趋炎附势,这是不对的。”

    白雅点头,“你这个观点我是认同的,从几个例子中可以看出来,第一,杨骏被害,夷三族,他是有远见的,外出让自己不牵扯其中,说明这个人性格并不轻躁。

    他的母亲病重,他辞去官职的时候就说过,母亲都不能照顾,要荣华富贵有何用,他被载入二十四孝子中,不过,后来被删了。

    第三,他有一个妻子,妻子病逝的时候他才三十二岁,正值壮年,也是事业风生水起的时候,做了官,生活富裕,却没有娶妻,也没有纳妾,连风花雪月都没有,一直单身过了十八年,说明这个人,重情重义,痴情痴心,是个少有的男子。”

    程锦荣拍了一下掌,有种找到知己的感觉,“你跟我想的一模一样,但是因为他是谋逆罪,所以,记入史册的时候,皇帝不可能说他好的,皇帝本不想记录他为史册中,还删除了他在二十四孝中的名人传。

    但是,潘安的风评太好, 百姓流传,野史,以及地方历中,都把他诉说的非常完美。皇帝没办法,就让人这么写了,也只是短短几个词,不敢说太多,怕多说多错。”

    “是这样的,成王败寇,成功了,就褒义词,失败了,就都是贬义词。

    关于朱元璋的,不就有几个有名的典故吗?英雄怕见老间房。他做了皇帝后,以前认识的人来投靠他,说过去一起如何凄苦的,都被砍头了,说过去如果仗义厉害的,升官了。”白雅认同的说道,把杯中的咖啡喝光了。

    程锦荣看向白雅的目光异样了起来,带着雀跃,喜悦,还有激动,仿佛找了好久,终于找到一个和他相投,他能看到眼里,不会觉得厌烦的女子。

    “你和你老公怎么样了?”程锦荣关心的问道。

    “挺好。”白雅简单的说道。 她当初找陌生人倾诉,是因为对方是陌生人。

    当这个陌生人试图走进她的生活,她是排斥的。

    白雅看了眼手机,转移了话题,“看来我约的时间太晚了。”

    “小雅,作为朋友,有件事我要提醒你,去了吕州长家,谨言慎行,不关自己的事情,不要去管。”程锦荣提醒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