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230贱人多作怪

    白雅从程锦荣的话中,敏锐的察觉到,他可能知道很多的事情。

    “我只做份内的事情。”白雅意味深长的说道。

    “那就好,我突然有些后悔把他介绍给你了。”程锦荣话中带话。

    白雅也没有问为什么,隐约的觉得,自己之前的那个判断是正确的。

    吕行舟是过了十一点来的,满面笑容,对白雅客气了不少,“对不起,见了一个朋友,来的时候堵车,所以迟到了。”

    “说重点。”白雅言简意赅道。

    “你的提议我同意,不知道白女士什么时候能去金源市?”吕行舟客气的问道。

    “你住金源市啊?”白雅很诧异,金源不是省会城市。

    “金源是我老家,我妻子孩子都在那边,我一般周末才回去那边,不过,去金源市审查的时候,时间会待的长一点。”吕行舟解释道。

    “我知道了,明天就可以出发了,一会我去研究所拟定下合同吧,麻烦您等我一下,我希望在我出发前,第一笔资金可以到账。”白雅明确的说道。

    “可以的。那现在就去研究所吧。”吕行舟笑着说道。

    白雅狐疑的看着吕行舟,觉得奇怪。

    他今天的态度和之前的态度变化很大,照理说不应该啊,难道不详细谈谈了吗?

    还是,有其他原因?

    白雅带着吕行舟去研究院。

    她到吕行舟去,主要是告诉吕行舟她是正规的研究院的,好降低他的防备和抵触心理。

    吕行舟没有下车,谨慎的在车上等白雅。

    白雅进办公室打印出了协议,拿去给吕行舟签字。

    他干脆利落的签了字。

    “要不中午一起吃个饭?”吕行舟邀请道。

    “不用了,我明天就过去金源市,以后有的是机会吃饭,我现在要回去整理一些东西,不奉陪了。”白雅疏离的说道。

    “说的也是,那以后金源见,我安排人给你汇款。”吕行舟说完,降下黑色的车窗,开车离开。

    白雅看他离开了,准备开顾凌擎留给她的车去军区。手机响起来。

    她看是陌生的来电显示,接听了,“你好,哪位?”

    “白雅,你好,我是周海兰,你中午能够来下医院吗?我想见你。”周海兰柔声道。

    白雅扯了扯嘴角,“好啊,一会见。”

    她倒是想看看,周海兰找她有什么事。

    难不成,想从她这里下手。

    她开车去了医院,宋惜雨不在了,里面有两个看护在。

    “你们帮我去打下饭吧。”周海兰故意支开看护。

    看护知趣的走出去。

    “坐吧。”周海兰柔声道。

    白雅不动声色的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周海兰打量着白雅,“我在被敌人囚禁的时候,就在想,阿擎会不会忘了我,爱上别的女人,看来,女人的直觉很准。你比我年轻,比我漂亮,比我身材好,也比我有文化,我输的心服口服。”

    “别多想,你现在重要的是养病,一切都会好的。”

    “有件事,我不知道除了找你,还能找谁帮我。”周海兰垂下了眼眸。

    白雅凝望着她。

    她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本事,除了心理上的,能够帮助周海兰。

    她对周海兰,非常的防备。

    周海兰看白雅不应她,担心的看向白雅,“你能不能答应我,谁也不要告诉。”

    白雅点了点头,“说吧。”

    “我在被敌人囚禁的时候,经常被他们轮j,直到,我怀孕了。”周海兰停顿了一下,“他们让我把孩子生了出来,然后鉴定孩子是谁的骨肉。”

    “那孩子呢?”白雅拧眉问道。

    “我被救的时候,一起被救了出来,我不知道在哪里?我也不敢让人知道那是我的孩子,一来,我没能力抚养,二来,我觉得特别的丢脸,不敢让阿擎知道我生过孩子,还是那样得来的孩子。”

    “所以,你需要我帮的忙是?”白雅狐疑的锁着周海兰。

    “帮我找到那个孩子,然后领养他,我和你接触下来,觉得您是一个非常明事理的人,孩子有你抚养成人,一定会非常出色,不要告诉他,我是他的母亲。”周海兰低下了头。

    白雅审视着她,居然一点都看不透周海兰。

    周海兰把这件事情告诉她的目的是什么?

    “我知道了,会试着打听的。”白雅应道。“谢谢您,能不告诉任何人这件事情吗?”周海兰再次央求道。

    白雅点头,“放心。”

    周海兰从床上起来,朝着白雅磕了三个头,“谢谢你不计前嫌的帮助我,孩子有你照顾我就放心了,我不会破坏你和阿擎的,我发誓。”

    “你起来吧,好好养病。”白雅把周海兰扶了起来,看她躺到了床上,“我明天要去金源市出差,大约三个月,等我回来后,再看你。”

    周海兰点了点,“谢谢。”

    白雅转身,朝着门口走去,突然的回头看周海兰。

    周海兰一怔,“怎么了?”

    白雅摇了摇头,从病房走出去。

    如果她没有看错,周海兰盯着她背影的目光很锋锐。

    她突然扭头,周海兰没来得急转换,所以怔了怔,有些惊慌。

    既然孩子的事情是一个局,她就先冷处理着,静观其变。

    周海兰拧紧了眉头,看白雅走远了,从床上下来,确定屋外没有人,拨打电话出去,愤恨道:“白雅是心理学方面的专家,心思细腻,行为分析能力非常强,压根就骗不了她,而且,顾凌擎听她的,她很难对付。”

    “你想打退堂鼓了?我可以立马安排你离开,我这里,不需要无能的人。”

    “当然不是,我只是离开太久了,你再多给我一些时间。”周海兰要求道。

    “白雅明天会去金源市,为期三个月,你好好想想要怎么做,另外,除了我下达命令,你没事不要联系我,挂了。”

    周海兰烦躁的把拨打信息删除了。

    *

    白雅上了车,打电话给顾凌擎。

    顾凌擎那边接听了。

    她没说周海兰的事情,敌不动,她不动。

    “顾凌擎,我今天和程锦荣聊天,发现了一个重要的消息。”

    “程锦荣谁?男的?”顾凌擎口气不好起来,充满了醋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