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233世上不如意的事情,十之八九

    苏桀然是生气的,也因为白雅对顾凌擎的偏袒感到心痛,松开了手,“白雅,熊和鱼掌不能兼得,你又想要顾凌擎,又想要孩子,那是不可能的,你要顾凌擎,我就不会把孩子给你,我也会告诉小天,是你选择了爱情抛弃了他。”

    “小天还小,你这样会给他造成心理阴影的。”白雅着急的说道,不由的厌恶苏桀然的手段。

    “这不是你的选择吗?爱情,亲情,你只能选一个。”苏桀然说道,很是坚决,死死的盯着白雅。

    白雅定定的回望着苏桀然,脑子里面转的非常的快。

    为什么爱情和亲情不能兼得,那个孩子明明是她和顾凌擎的,她要告诉顾凌擎,现在她知道了孩子的长相了,利用人脸识别,以顾凌擎的能力,肯定能找到小天的。

    白雅的眼中渐渐的浑浊变得清晰。

    她现在得走,不能激怒苏桀然,必须安全的撤退,“我要考虑一下。”

    苏桀然笑了,“小雅,我太了解你了,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已经有了决定,你现在说要考虑一下,而不是直接告诉我决定,说明你的决定是选择了顾凌擎,你在想,顾凌擎那么厉害,你只要告诉顾凌擎孩子的长相,就一定能找到孩子。”

    白雅拧紧了眉头。

    苏桀然太可怕了,把她的想法分析的很透彻。

    她有些懊恼,自己是学心理的,却没有很好的隐藏自己的想法,“你不是让我二选一的吗?”

    “既然你选择了顾凌擎,那我也只能尊重你的选择,不过,我会给孩子整容,并且给他做换骨髓的手术,你知道的,只要换掉了骨髓,dnA就会随之改变,所以,你永远都不要想找到他,他还一辈子怨恨你的选择。”苏桀然冷冷的说道,转过身。

    白雅着急的握住他的手臂,“你不能这么做,孩子还小,这样太残忍了。”

    苏桀然睨向她,眼中一点温度都没有,“你觉得我对孩子残忍,你对我又何尝不是残忍。”

    “你在说我对你有多残忍的时候为什么你就不能想象你做的事情呢?三年前,你对我又做了什么,你为了得到邢瑾年的欢心,多次置我于死地,这些你是不是都忘了。”白雅情绪激动了起来。

    “我什么时候置你于死地了,跟你说过了,那个绑架你的人压根不会伤害有想要你死。”苏桀然情绪也激动了起来。

    “那你对我的那些伤害呢,三年,我给了你三年的时间,我看着你身边的女人换了一个又一个,你知道我当时的心情吗?我每天都在炼狱里面,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

    “那是因为我把对邢霸天的仇恨用在了你的身上,我还没有看清楚对你的感情,你出国的三年里,我一直洁身自好,因为我知道我爱上了你,你让我自宫,我就自宫,我对性压根无所谓,我有所谓的只有是你。”苏桀然提高了分贝。

    白雅气恼,用力的推了苏桀然一下。

    这种亲情和爱情的选择,让她的情绪一下子崩溃了,她拿起放在水池上的洗手液砸在了地上,砸到了地上后还不解气,又把洗手池上的餐巾纸盒丢在了地上,还是觉得心中的那股气发泄不出来,把花瓶砸到了地上。

    进了浴室,沐浴露,洗发膏,剃须水都全部砸到了地上,还是觉得难受,用力的一拳,一拳砸着墙壁。

    苏桀然的眼中闪过恐慌。

    她的这种疯狂的状态他在白雅母亲白冰的身上看到后。

    他冲向前,抱住了白雅。

    白雅蛮力的挣扎,挣扎不出去,扭头,死死的咬住了苏桀然的手臂。

    苏桀然闷哼一声,白雅尝道了血腥的味道,还是死死的咬着。

    门被推开了,小天站在门口,看着里面的两个人,奶声奶气的说道:“苏爸爸,妈妈,是不是因为我出现你们才打架,苏爸爸是对我最好的人,我也喜欢妈妈,如果你们因为我打架,那我吃完饭就走,你们不要因为我打架。”

    白雅顿住了,看向门外。

    小家伙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们。

    眼泪从白雅的脸上留下来,经过下巴,低落在了苏桀然的手上。

    她看到了苏桀然手臂上的血,印染了白色的衬衫,也看到了满屋的狼藉,怔怔的,几分的恍惚。

    她又发病了。

    在情绪激动的时候,她压根不能思考,脑子里是一片空白的,等清醒过来,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情。

    苏桀然看白雅镇定了下来,松开了白雅,走到小天的面前,揉了揉小天的脑袋,微笑道:“苏爸爸和小天妈妈不是因为小天吵架的,和小天没有关系,我们都很开心找到小天,小天乖,出去吃饭,我和小天妈妈好好聊聊,一会出来陪小天一起吃饭。”

    “苏爸爸和妈妈可不可以不打架啊?”小天问道。

    “苏爸爸和妈妈没有大家,你看,苏爸爸是抱着小天妈妈的,苏爸爸答应小天,和小天妈妈永远都不会打架,我会宠着小天妈妈,爱着小天妈妈,就像苏爸爸爱着小天一样,嗯?”苏桀然耐性的哄道。

    小天看向白雅,跑过去,抱住了白雅。

    小小的身体,只到白雅腰那里。 白雅低头,看向小天。

    她怎么忍心,还没有到六周岁的他,继续流浪,想想,心就很疼。

    眼泪继续滚落了下来。

    “妈妈别哭,等我长大后保护你。”小天巴望着白雅,眼中还是有些恐慌,害怕被抛弃的担心。

    小孩子的眼睛是单纯的,情绪也不会隐藏,白雅捕捉到了他的情绪,蹲了下来,看向小天,“小天先吃去吃饭,我要跟你的苏爸爸说说话。”

    “嗯,小天乖,小天去吃饭,小天不给爸爸妈妈增加麻烦。”小天乖巧的出门,还帮他们关上了门。

    白雅越发的心疼这个懂事的孩子,睨向苏桀然,对上他疼惜的眼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