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234去留随意

    什么时候开始的,你这种情况?”苏桀然担心的问道。

    她发病被看到了,跟她母亲的状况差不多,她也不想隐瞒,“自杀被救后。”

    “你是心理医生,你不是看好过很多病人吗?”苏桀然不解。

    白雅之前说她有精神病,他还不相信,也没有当做一回事,刚才,他是真的被吓到了。

    “医者不能自医,我曾经多次想要催眠自己,但是都失败了。

    所以,我的包里会经常带着两种药,一种是安眠药,一种是氯丙嗪。

    氯丙嗪是镇静剂,对狂躁症很有效果,但是,副作用也很大,有毒性,六小时后才能排出体外,

    所以,不能在六小时内连续服用两次,会造成必经,眼压过高,抑郁症。

    所以我长期睡不着觉,失眠的厉害,用失眠药时间长后,就会有依赖作用。

    我想,我应该活不到老,即便活到老了,也会老年痴呆,什么人都不认识,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大小便失禁也不知道,即便你跟我说话,我也听不到,比植物人还令人烦躁。”白雅淡淡的说道。

    苏桀然心疼的厉害。

    白雅从小读书就好,即便上了大学,要打工赚钱,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班级第一,年年奖学金。

    那样聪明的一个女孩,居然老了会得痴呆?!

    白冰的情况他是知道的。

    “一定可以治好的,对吧?”苏桀然拧眉道。

    “不知道,或许未来的科技比较发达,未来对我来说太远,我从来不去想。”白雅深吸了一口气,睨着他,“苏桀然,你愿意把孩子给我了吗?”

    苏桀然火了,握住了白雅的肩膀,“你现在还执迷不悟吗?是谁害你自杀,是谁让你得了这种病,不是我,是顾凌擎,你要是待在顾凌擎身边,病情会加重的,我告诉你吧,周海兰也有一个孩子,孩子是顾凌擎的。”

    白雅平静的眼中波动了起来,“你说什么,怎么可能?周海兰告诉我,那个孩子是她在被囚禁的时候被人轮后有的。”

    “你以为六年前为什么那些人会给顾凌擎注射催x药,顾凌擎是跑了,没有和周海兰发生关系,但是,他和你发生了关系,那些人去后,采集了顾凌擎的j液,让周海兰怀孕了,他们想要有顾凌擎的孩子,作为将来威胁顾凌擎的把柄。”苏桀然笃定的说道。

    白雅脑子哄的一下炸了,往后踉跄了一步,苏桀然手没有握紧,她差点摔跤,撑住了水池。

    她怀疑周海兰说被强是假的,周海兰应该知道孩子就是顾凌擎的。

    顾凌擎不知道。

    所以,周海兰想要经过她手把孩子带出来,然后周海兰说自己被强,让顾凌擎内疚。

    她想想都觉得头好痛。

    顾凌擎是一个非常有责任感的人,如果周海兰有了他的孩子,还因为他被强,他的决定可能会改变。

    她承受不了他的改变,自己真的会疯的彻底,再也不会清醒过来的。

    突然的,不想挣扎了。

    她想要安安静静的生活,想要一个家,觉得温馨和温暖的地方。

    知道自己忙碌了一天,应该去哪里的地方。

    “我选择我的孩子。”白雅轻柔的说道,垂下了眼眸,呼出了一口气。

    苏桀然激动,抱住了白雅,“我会好好照顾你们的,不会让你再受伤了,你不能生育了也没有关系,我们有小天就够了。”

    “周海兰是间谍吗?”白雅又问道。

    “应该不是,我查过她的过往,她出色的完成了很多任务,如果她是间谍,不可能为国家卖命,顺利完成任务的,你怎么这么问?”苏桀然不解。

    白雅扯了扯嘴角,“因为偏见吧,我觉得她不是好人。我反而觉得夏荷是好人。而且,周海兰骗我是强的,顾凌擎没有和她发生关系,她应该是知道的。”

    “她应该是被强的,昏厥了过去后,被注入了顾凌擎的j液。”苏桀然解释道。

    “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好像你亲眼所见一样?”白雅提出自己的质疑。

    “我抓到了一个漏网之鱼,他说的,包括孩子是顾凌擎的事情也是他说的。”

    “可是,周海兰被强,孩子是谁的不能确定不是吗?”白雅狐疑。

    “那是因为前面的人都用套了,当然能够确定孩子是顾凌擎的,周海兰昏厥了过去,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

    ”那他们为什么不让周海兰知道孩子是顾凌擎的?周海兰应该很想生下顾凌擎的孩子,他们就不怕周海兰把孩子弄没吗?”白雅还是不相信周海兰是好人。

    “不是这样的,周海兰当初被强,她很怕再被强,所以怀孕对她来说就是保护伞,她不会把孩子弄没,相反会好好保护好孩子,不让自己再受到x侵。

    但是,如果周海兰知道孩子是顾凌擎的,那么她就知道那些人的目的是要害顾凌擎,她很爱顾凌擎,为了顾凌擎毁容了,烧死也在所不惜,所以她不会留下孩子。”

    “那些人既然得到了顾凌擎的j子,为什么不让别人生,非要让周海兰生?”白雅审视着苏桀然的眼睛。“那是因为他们觉得孩子是周海兰的,顾凌擎才会对孩子有不一样的怜惜之情,如果孩子是他们的人的,按照顾凌擎刚正不阿的性格,不会手下留情的。”苏桀然分析道。

    白雅眸光闪动着,眉头微微拧了起来。

    苏桀然说的,没有一点逻辑上的破绽,可能,真的是她对周海兰有偏见,所以误会了她,带着有色的眼睛去看这个女人。

    既然周海兰是好的,不是间谍,她就不担心顾凌擎有危险了。

    “苏桀然,能给我一个时间吗?我和顾凌擎已经结婚了,我想要先离婚了,然后跟你走,我只跟你走三年,三年后,我去留你都不能勉强,你能答应吗?”白雅做最后的谈判。

    “三年后,你去留随意,我不会勉强,这点我同意,但是,你和顾凌擎离婚恐怕不容易,最方便快捷的方式是我安排你假死。”苏桀然早就想好了对策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