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237你去哪我去哪

    白雅心尖颤抖的厉害。

    也就是说,即便周海兰带着孩子找他,他也会选择她的,对吧?

    可惜,这次先放手的是她。

    即便以后不在一起了,他依旧是她最爱的男人,以及永远都会爱着的男人。

    “顾凌擎,你为什么会喜欢我?之前你还说,我不是你喜欢的类型呢?”白雅笑着说道。

    “之前你一直要推开我,我是故意这么说的,觉得,你听符合我的想象。”顾凌擎沉声道,因为不擅长说情话,脸微微泛红。

    “我挺刻薄,说话也不好听。”白雅自贬到。

    “说话好听,必有利可图,就算不为利,对谁都说话好听,也太博爱了,我会对说话好听的人自然的防备,对于刻薄,我觉得你说的挺有道理,不算刻薄吧。”顾凌擎解释道。

    白雅咯咯咯的笑,“我还脾气不好。”

    “脾气好的是淘宝客服,我脾气也不好,自然不会要求别人脾气有多好。”

    “我身材也不好。”

    顾凌擎喝了一口酒,“是太瘦。”

    白雅:“……”

    顾凌擎也太实诚了吧。

    不过,她就喜欢他的实诚,所说的话,才真实可信,让她觉得温暖。

    “那我要多吃点,免得你日后嫌弃。”白雅打趣道。

    “我对女性的身材没有要求的,瘦的,多吃点就会胖了,胖了,多运动就会瘦了,长的丑,可以整容,长的漂亮,老了也都是皱皮疙瘩,我重视的是,可以交流,我觉得,和你交流挺好。”顾凌擎目光灼灼的看着她说道。

    这些话,对她来说,特别的受用。

    突然的,也觉得心酸了起来。

    要是顾凌擎先找到他们的孩子多好啊。

    她不用做两难选择,他也一定会爱他们的孩子的,他们一家人可以幸福的在一起。

    大不了,她还能接受周海兰那个孩子,毕竟不是顾凌擎背叛,而是他也不知道的。

    白雅心里太苦闷了,又不能说出来,一口把杯中的酒都喝掉了。“你慢点喝,这样喝对身体不好,也容易醉。”顾凌擎担心道。

    “酒逢知己千杯少,我开心嘛,能和自己爱的人做灵魂伴侣,觉得三生有幸,顾凌擎,你是一个不俗的男人,感谢你还能爱上全是缺点的我。”白雅给自己倒满了啤酒,举杯。

    顾凌擎和她碰了碰,“找不到你的时候,我拼命想要找到失去的记忆,找到了你,发现那段记忆没有也没有遗憾了,毕竟,重要的你在我的身边。”

    白雅的心更酸。

    要是三个月后她炸死了呢。

    顾凌擎有多爱她,就会多痛苦,知道真相后,也会多恨她吧。

    白雅再次想把杯中的酒喝光了,顾凌擎抢走了她手中的酒杯,“以后我们一起喝酒的日子很长,别这么喝,抿一口。”

    白雅只是笑,带着被宠爱后的笑容。

    她以前看过一个故事,大意是,一个在婚姻生活里久了的女人,面对少言寡语的老公觉得生活在炼狱里一般,她在外面寻找激情,认识了一个年轻帅气的小鲜肉,同时,又在聚会上重聚了当初的初恋情人,现在已经是事业有成的大老板。

    三个男人都说爱她。

    她站在人生的交叉路口,把初恋情人,小鲜肉都请到了家里吃火锅。

    她想摊牌,想离婚,做最终的选择。

    吃饭的途中,她被火锅的油烫到了,手上红彤彤的。

    小鲜肉一脸懵然的看着她,初恋情人问她没事吧?

    她的老公立马去冰箱里拿了冰块,抱在了毛巾里,握着她的手,给她止疼。

    瞬间,她明白了最爱她的男人是哪一个?

    从此以后回归了家庭,相夫教子,多了一份忍耐,宽容和理解。

    顾凌擎就是这么一个人,他少言寡语,冷酷刻板,不擅长表达,但是,他的一举一动却表达了他的关心和爱。

    “顾凌擎,我以前等了你三年,我要求你也等我三年,会不会很任性?”白雅笑着问道。

    顾凌擎沉下眼眸,不解的锁着她,“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等你三年,你要做什么?”

    白雅趴在桌子上,“只是随便说说的。”

    “我不愿意,你到哪里,我到哪里,你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等三个月后我们从金源回来了就办婚礼,少给我动点歪念头。”顾凌擎有些不悦,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白雅有些担心,要是她死了呢?

    顾凌擎也跟着她去死吗?

    服务号端上来他们点的烧烤。 顾凌擎把鸡翅吹了吹后递给她。“小心烫。”

    白雅接过了,心思恍惚的咬了一口。“你也吃。”

    白雅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是苏桀然的来电,顿时觉得烦躁,挂上了电话。

    顾凌擎拿过她的手机,也看到了苏桀然这三个字,他顺手把苏桀然拉入了黑名单。

    “我不觉得你和他还有联系的必要。”顾凌擎霸道的说道。

    白雅心里流淌过一阵暖意, 顺着顾凌擎说道:“确实这样。”

    “吃吧,吃完送你回去,也不早了。”

    白雅把手机放到了包包里,拧眉看向外面。

    苏桀然的人,不会一直在盯着她吧。

    “看什么呢?”顾凌擎狐疑的问道。

    “我想再去点个茄子,看起来挺好吃的样子。”白雅找了一个理由。

    “你吃吧,我去给你点。”顾凌擎起身去点菜区。

    白雅把手机拿出来,给苏桀然发了一条短信,“顾凌擎在,我在外面吃夜宵,明天再联系。”

    发完,她把短信删了。

    心跳扑通扑通的,跳的飞快。

    她有种做坏事的心虚,可她更担心顾凌擎的这个举动会惹恼了苏桀然。

    吃完,他们出门,看到了苏桀然。

    他靠在车门上,勾起邪魅的嘴角,眼神却阴阴的,意味深长的看着白雅,开口道:“小雅,你之前走的太急,有东西落在我那里了。”

    白雅心里咯噔了一下。拧紧了眉头,不解的看着苏桀然。

    他到底想干嘛?

    顾凌擎诧异的看向白雅,眸中不悦,被压抑着,沉声问道:“你什么时候去他那里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