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238你若不睡陪你不睡

    白雅的眸中掠过一道锋锐,非常不悦,死死的看着苏桀然,“我也不明白苏桀然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苏桀然邪魅的笑了, “开个玩笑,不用当真,我约了朋友在附近打牌,先走了。”

    苏桀然上了车,开车走人。

    白雅明白了,他不过是来暗示她,他无处不在的。

    “我不喜欢他,你以后看到他走远一点。”顾凌擎对着白雅说道。

    “我也不喜欢他。”白雅确定的说道。

    他们两个人回去。

    顾凌擎开的车,白雅靠在椅子上,看着窗外的夜景。

    “你要是困了先睡会,到了军区我喊你。”顾凌擎沉声道。

    “嗯。”白雅闭上了眼睛,太多的心思和想法冲击,她睡不着,又睁开了眼睛,“我在想,其实,那五个屠村的人之间相互是认识的,我们只要知道其中一个人,就能把其他三个人也套出来了,要不要利用宝藏设一个局。”

    “我也有这个想法,先不着急,等我拿到那块地,我们有的是时间布局。”傅宇煌沉声道。

    白雅真觉得自己和顾凌擎很契合,性格有相同之处,想法一样,能够听得进对方的想法,也会为了对方妥协,是真正意义上的灵魂伴侣。

    她想告诉顾凌擎小天的事情。

    “顾凌擎,你车上有没有放监听的设备啊?”白雅试探性的问道。

    “车辆进了军区后会被检查,我们离开车子的这段时间里可能被安装了监听的,怎么了?”顾凌擎故意的问道。

    “我随便问问的。”白雅没有再说话,靠着椅子,看向窗外。

    她想为自己博一次。

    告诉顾凌擎小天的事情,如果顾凌擎救出了小天,她不就可以和小天在一起,也不用离开顾凌擎了。

    他们一家会很幸福的。

    如果输了呢……

    白雅心里咯噔了一下,脑子里闪过小天小心翼翼的可怜模样,心被拧紧了。

    如果输了,顾凌擎也会想办法的,对吧?

    车子进了军区,顾凌擎把车子停在了车库里面,白雅看到真的有人去检查车子里面有没有监控。

    他们刚进了屋,安全员就跑过来汇报道:“首长,在您车上的底座下面发现监听设备。”

    顾凌擎看向白雅。

    白雅和顾凌擎对望了一眼,“先处理下巴,我公寓没有异样吧?”

    “公寓的反监听正常。”安全员汇报道。

    顾凌擎牵着白雅的手,回去房间,“说吧,你今天到底有什么事情隐瞒?”

    “我今天下午是去了苏桀然那里。”白雅开口道。

    “然后呢?”

    “他找到了小天,我们的孩子,现在我们的孩子在他手中。”白雅说了出来,心里有种怪异的酸涩和内疚。

    “他要求你做什么?”顾凌擎拧眉,眸中锋锐了好几分,隐隐中,带着一股杀气。

    “在你和小天之中选一个。”白雅解释道。

    现在顾凌擎知道她这一天为什么这么怪异了,“你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顾凌擎朝着门口走去。

    白雅担心的握住了顾凌擎的手臂,“苏桀然说如果告诉你,就带走小天,让我永远找不到,顾凌擎,我觉得苏桀然在你的军队中有势力,不要轻举妄动,如果找不到小天,我会一辈子不安心的。”

    顾凌擎转身看向她,目光沉沉,“你在他哪里争取了多长时间?”

    “三个月,三个月后,他安排我假死。”

    顾凌擎嗤笑一声,充满了对苏桀然的厌恶,“他还真是有办法,假死都能做得出来,我会安排的,放心,肯定会救出我们的孩子。”

    白雅并不能安心,她知道自己在赌博,如果赢了,皆大欢喜,如果输了,她真怕自己会负荷不了。

    顾凌擎看出了白雅的担心,上前,在她的额头上轻了一下,“你就当做什么都没有跟我说过,做你想做的事情,你这样反而会让苏桀然看出破绽。”

    白雅点头。

    她知道顾凌擎说的是正确的,可偏偏,不能控制担心。

    “那我先去收拾东西。”白雅说道,转身,去了房间,收拾自己的东西。

    不一会,顾凌擎也进来了。

    “处理好了啊?”白雅不放心的问道。

    “我手上有一支暗影,他们的行动来去无踪,我已经吩咐下去了。”

    “如果暗影中有苏桀然的人呢,那该怎么办?”白雅现在除了顾凌擎,谁都不信任。

    “我吩咐的是暗影的头目,他不可能有问题的,这是秘密任务,不会传出发誓。”顾凌擎承诺道。

    白雅这才安心了一点。

    不过,躺到了床上后,她依旧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顾凌擎手轻轻的搭在了她的腰上,把她拉到了自己的怀中,“小雅,好好睡一觉,只有睡眠好了,才能打起百分之百的精神去战斗,你现在不睡觉,于事无补,对我们一点帮助都没有。”

    顾凌擎的声音沉沉的,带着夜的沙哑。

    她知道他说的是对的,她也这么劝服自己,可睡不着,就是睡不着。

    “我去下洗手间。”白雅起身,拿了自己的包包,走去了洗手间,倒出了一颗药。

    她把药吃了进去,看到镜子里面的顾凌擎。

    他担忧的看着她。

    白雅只是微微一笑,“安眠药。”

    “这种药长期服用会有依赖性的。”

    “嗯,我以后尽量控制,但是,今天不行,我的思绪有些乱,睡不着。”白雅经过顾凌擎,躺到了床上。

    顾凌擎在她身后躺下,搂住了她,“安眠药你吃了多久了?”

    “三年多。”白雅不想骗他,头很重,闭上了眼睛。

    顾凌擎紧紧的拧起了眉头,眼中暗沉,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以后别吃药了,如果你不想睡,我陪你不睡,慢慢的,会好的。”

    回答顾凌擎的,是她轻盈的呼吸中。

    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昏迷中。

    顾凌擎心疼,幽眸很深邃。

    他翻了她的包,把她包里的药都倒了一颗出来,放在了密封袋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