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239手拉手,一起走

    白雅醒过来,已经是上午的十点了。

    顾凌擎不在旁边。

    她先起床,刷牙,洗了脸,出门。

    顾凌擎也不在客厅里。

    她想和他道别后再走,拨打了电话给顾凌擎。

    “你什么时候走?”顾凌擎先问她。

    “下午吧,现在都十点了,吃了饭后走,你回来吃饭吗?如果你回来吃饭,我就做饭给你吃。”白雅柔声道。

    “好,我一小时后到。”顾凌擎挂上了电话,看着手中的检验报告。

    白雅包中的两种药,一种是安眠药,一种是氯丙嗪。

    氯丙嗪的镇定剂中的主要成分,主要治疗狂躁症之类的精神病患者。

    白雅,怎么会随身携带这种药。

    他想起之前,白雅和他吵架的时候,好像说话她也有病之类的话。

    他以为她指的是她胸口受的伤,现在看来,白雅说的病,可能是精神类疾病。

    他以前究竟做过什么,伤他那么深。

    *

    顾凌擎到了公寓,闻到菜香。

    他去厨房。

    白雅正围着围裙忙碌。

    他上前,抱住纤瘦的她。

    白雅回头看他,“你回来啦。我这边好了,你先去餐桌前坐下,我把菜盛起来就可以吃了。”

    “小雅。”顾凌擎沉声喊道,看着她的明眸皓齿,眼中波光闪动,“我以后一定不会负你。”

    白雅心里涌动着潮湿的热潮,“我知道,你是一个说道做到的人,出去吃饭啦,尝尝我的手艺。”

    “我来端吧,烫的。”顾凌擎柔声道,松开了白雅。

    白雅看着顾凌擎端着菜走出,眼中红红的,莫名的,涩涩然。

    现在的顾凌擎虽然没有过去的记忆,但是她觉得,她一直爱着的那个男人,回来了。

    顾凌擎放了菜碗,又进厨房,看到她的眼泪,担心的握住她的手,心疼道:“怎么了?被烫到了吗?我让你不要端菜的。”

    他打开了水龙头,握着白雅的手放在水龙头下面用水冲洗。

    白雅反而更想哭,“我没有被烫到,只是想到了以前,以前的你,也是这样的。”

    顾凌擎关掉了水龙头,拿毛巾擦干了她的手,“可能是你唤醒了我的人性吧,你去美国的三年多里,我也觉得我是冷血的。”

    “曾经的我们答应唐小九要帮他找出凶手,将凶手绳之以法,如果不找出来,我们就不在一起,所以,我们一定要找出凶手。”白雅擦了擦眼泪说道。

    “好,我们一定找出凶手。”顾凌擎承诺道。

    白雅反而抱住了顾凌擎,把脸闷在他的怀里,感受着他的温度,感觉着他强有力的心跳。

    她经历了三年又三年,才最终和他在一起,以后,再也不要分开了。

    顾凌擎手搭在她的腰上,眸中闪过一道暗沉,“小雅,我以前是不是伤害你挺深。”

    “是我自己想不开吧,你回来了,就好。”白雅闷在他的怀里说道。

    “嗯。”顾凌擎没有追问下去,“我端菜,闻着味道就想吃了。”

    “对了,我做了你喜欢吃的梅菜扣肉,你尝尝。”白雅把蒸锅打开。

    “我来端。”顾凌擎用毛巾捂着,把梅菜扣肉端了出来。

    她还做了麻婆豆腐,宫保鸡丁,冬瓜排骨。

    顾凌擎尝了一口梅菜扣肉。

    白雅巴望着他,非常想知道他吃的感觉。

    顾凌擎点了点头,“很好吃,比之前在你学校附近吃的味道还好,我以前肯定很喜欢吃你做的菜。”

    白雅笑了,“你要是喜欢,我经常做给你吃。”

    “还有我们的孩子。”顾凌擎说道,扒了几口饭。

    说道孩子,白雅心里又咯噔一下,“你那边的人查的怎么样了?”

    “孩子应该不在苏桀然那里,但是我的人会二十四小时跟着苏桀然的,只要苏桀然去见我们的孩子,他们就会立即救援。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不动声色。”顾凌擎解释道。

    白雅点了点头,陪着顾凌擎一起吃饭。

    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周海兰的,她着顾凌擎的面接听了。

    “白雅,你好,我是周海兰,请问,你找到我的孩子了吗?”周海兰柔声问道。

    白雅想了一下,“不好意思,我暂时没有心思和时间,我要出差,大约三个月后回来。”“要三个月吗?”

    “嗯,需要三个月。抱歉。”白雅沉声道。

    “没有关系,我知道了,本来也是为难你。”周海兰挂了电话。

    她好声好气说话,白雅反而觉得她挺可怜,看向顾凌擎,“刚才打电话给我的是周海兰。”

    “她那边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找了一处地方让她在那里先修养,等我们三个月后回来,你再给她治疗,事情有分轻重缓急,她也能明白的,毕竟她的这个事情也急不来。”顾凌擎解释道。

    “我从苏桀然那里听来一个消息。”

    “他那的消息不用说,真真假假分不清楚,他不是省油的灯,我并不信任他。”顾凌擎插断了白雅的话。

    白雅低下了头,吃了两口饭,觉得还是应该说出来,“苏桀然说,周海兰有一个孩子,孩子是你的。”

    “不可能,我没有和周海兰发生过关系。”顾凌擎很确定的说道。

    “六年前,你强了我,是因为被敌人下了药,我晕过去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苏桀然说他们采了你的j子,让周海兰受孕了,好生出你的孩子,进而威胁你,孩子是不是你的,只要去进行dnA鉴定就可以了。”白雅说道,打量着顾凌擎的表情。

    顾凌擎握住了白雅的手,“不管这个孩子是谁的,在我心中你最终,我绝对不负你。”

    顾凌擎的这句话,她刚才听到了的。

    白雅反握住了顾凌擎的手,“我是你的妻子,那个是你的孩子,虽然来到人世间的方式有些特别,如果你决定把那个孩子放到身边,我会当成是自己的孩子,全心全意的对他。”

    “小雅。”顾凌擎喊了一声.

    他记得之前白雅说过,她的眼中容不下一粒沙子的。

    白雅微微一笑:“因为你包容了我,所以,我也应该包容你,反正现在什么都不能分开我们,未来的路,或许还是充满了荆棘,但是我们手牵手,一起走。”
Back to Top